163 盗兵符

  侯生支开了旁人,对信陵君说:“听说咱们大王在宫里最宠爱的是如姬[如,姓],对不对?”信陵君连连点头说:“对,对。”侯生接着说:“当初如姬的父亲给人害死,她请大王给她报仇,大王派人去找那个仇人,找了三年也没找着。后来还是公子叫门客去给如姬报的仇,把仇人的脑袋给她送了去。有这么回事没有?”信陵君说:“有,有。”侯生说:“如姬为了这件事非常感激公子,她就是替公子死,也是甘心情愿的。因此,只要公子请她把兵符[把兵符做成老虎的形状,也叫虎符]偷出来,咱们拿了兵符去夺取晋鄙的军队,就能够率领着大军去跟秦国打了。这比空手去送死不是强得多吗?”信陵君一听侯生的话,就好像从梦里醒过来一样。当时拜谢了侯生,叫门客们暂且在城外等着,自己回到家里,托了一个一向跟他有交情的内侍叫颜恩,去替他跟如姬商量。如姬说:“公子的命令我决不推辞,水里火里也去。”
  当天晚上,如姬服事魏安僖王睡下。到了半夜,乘着他正睡得香的时候把兵符偷出来,交给颜恩。颜恩立刻送给信陵君。信陵君拿到了兵符,再上东门去跟侯生辞别。侯生说:“万一晋鄙验过了兵符,不把兵权交出来,怎么办?”信陵君突然觉得脊梁上浇了一桶凉水,皱着眉头子,说:“这……这怎么办呐?”侯生接着说:“我的朋友朱亥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勇士,公子可以请他出点力。要是晋鄙能够痛痛快快地把兵权交出来,最好。要是他不答应,就叫朱亥杀了他。”信陵君鼻子一酸,眼泪快掉下来了。侯生说:“公子怕死吗?”信陵君说:“晋鄙老将并没做错了事。他不答应我,也是应当的。我要是把他杀了,这……这怎么不叫我痛心呐?”侯生说:“死一个人,救了一国的危急,还不值吗?咱们应当从大处着想,婆婆妈妈的怎么行呐?”
  他们到了朱亥的家里,信陵君跟他说明来意。朱亥说:“我是个宰猪的下贱人,承蒙公子屡次下顾,我一次也没回拜过。公子也许怪我不懂人情世故吧。可是我有我的脾气,我不喜欢浮面上的‘礼尚往来’。如今国家有了急难,这正是我报答公子的时候。好,咱们去吧。”侯生说:“照理,我也应当一块儿去,可是我老了,跟着你们反倒叫你们多一份麻烦。祝你们马到成功!”信陵君不敢再耽误,立刻带着朱亥上车走了。
  信陵君带着宰猪的朱亥和一千多个门客到了邺下,见了晋鄙,说:“大王为了将军在外头辛苦了好几个月,特地派无忌来接替。”说着,奉上兵符,请他验过。晋鄙把兵符接过来,再跟自己带着的那一半兵符一合,果然,合成了一个老虎形的信物。虎符完全符合。可是他又想了一想,说:“请公子暂缓几天,我把将士们的名册整理出来,把军队里的事务结束一下,然后才能够清清楚楚地交出来。”信陵君说:“邯郸十分紧急,我想连夜进兵去救,哪儿能耽误日子呐?”晋鄙说:“不瞒公子说,这是军机大事,我还得奏明大王,才能照办,再说……”他的话还没跳完,朱亥大喝一声,说:“晋鄙,你不听王命,就是反叛!”晋鄙问他:“你是谁?”朱亥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四十斤重的大铁锤,冲着晋鄙的脑袋一砸,说:“我就是大铁锤!”
  信陵君拿着兵符对将士们说:“大王有令,叫我接替晋鄙去救邯郸。晋鄙不听命令,已经治死了。你们不用害怕。好好地服从命令,一心一意去杀敌人,将来都有重赏!”兵营里静悄悄的连个咳嗽的声音都没有。大伙儿就等着进军的命令。
  信陵君下了一道命令:“父亲和儿子都在军队里的,父亲可以回去;哥哥和弟弟都在军队里的,哥哥可以回去;独子可以回去养活老人;有病的或者身子不结实的,都可以回去。”大概十成里有二成的士兵请求回去。信陵君就打发他们回家,重新编排队伍。这新编的队伍全是经过挑选的精兵,总共有八万人。公元前257年(周赧王58年,秦昭襄王50年,魏安僖王20年,韩桓惠王16年,赵孝成王9年,楚考烈王6年,燕孝王元年,齐王建8年),信陵君亲自出马跑到最前面,指挥着将士们向秦国兵营冲过去。秦国的将军王龁没想到魏国的军队突然会来攻打,手忙脚乱地抵挡一阵。平原君开了城门,带着赵国的军队杀出来。两边夹攻,秦国的军队就像山崩似地倒了下来。多少年来秦国没打过这么一个大败仗。秦昭襄王赶紧下令退兵,人马已经死伤了一半。郑安平的两万人给魏国军队切断退路,变成一队孤军。他叹了一口气,说:“我本来是魏国人,还是回到本乡本土去吧。”他就带领着两万人马投降了信陵君。
  赵孝成王亲自上魏国兵营来给信陵君道谢,说:“这回赵国没亡国,全仗公子大力!”平原君更是感激他,在前面替他领路,把他迎接到城里来。信陵君免不了得意洋洋,挺有点劳苦功高的神气劲儿。朱亥偷偷地对他说:“人家对公子有好处,公子不应当忘了;公子对人家有好处,可不能老记在心里!再说,公子假传大王的命令,夺取晋鄙的军队。公子对于赵国虽说有点功劳,可是对于魏国还背着大罪,哪儿还能得意洋洋呐?”信陵君红了脸,说:“谢谢您的指教!”
  信陵君进了邯郸城,赵孝成王亲自打扫宫殿,特别恭敬地招待他,又封给他五座城。信陵君已经接受了朱亥的劝告,挺虚心地推让着,说:“我对于贵国没有多大的功劳,对于本国还背着大罪呐。大王肯收留我这个罪人,我就够知足了,哪儿还敢受封?”赵孝成王再三请他接受,又叫平原君劝他,他只好接受了赵王的赏赐。他自己不敢回国,把兵符和军队交给魏国的将军带回去。自己只好留在赵国。赵孝成王又要封鲁仲连,鲁仲连说什么也不接受,他说:“替人家消除患难,排解纠纷,还有点意思;要是为了报酬,那还不如去做买卖。”他辞别了赵王和平原君,自由自在地走了。
  楚公子春申君黄歇听见秦国打了败仗跑了,就从武关带着没出过一点力气的八万大军回到楚国去了。
上一篇:164 避债台
下一篇:162 讨厌的老头子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