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讨厌的老头子

  晋鄙回答平原君,说:“魏王叫我驻扎在这儿,我不能自作主张。”平原君就给魏公子信陵君无忌写了一封信,写着说:“我为了佩服公子的侠义精神,才跟您结为亲戚,我觉得挺荣幸。如今邯郸万分危急,敝国眼瞧就要亡了。全城的人都眼巴巴地盼着救兵快点来。贵国的军队竟驻扎在邺下,说什么也不再往前进。我们在火里,他们倒挺坦然。您姐姐黑天白日地哭着,劝解她的话我都说尽了。公子即使不愿意帮我的忙,也该替您姐姐想一想啊。”信陵君接到这封信之后,心里就像有好几百条虫子咬他似的。他再三再四地央告魏安僖王叫晋鄙进兵。魏安僖王挺冷淡地对信陵君说:“你何必这么着急?他们自己不愿意尊秦王为帝,倒叫咱们去打仗?”信陵君知道再求也没用,就回家对门客们说:“大王不愿意进兵,怎么办?好罢!我自己上赵国去,要死我就跟他们死在一块儿。”他就预备了车马,上赵国去跟秦国的兵马拼命。有一千多个门客也愿意跟着他一块儿去。
  他们路过东门,信陵君下了车,去跟侯生辞别。这个侯生就是上回责备信陵君不收留虞卿和魏齐的那个老头子。他是看守大梁东门的一个小辟儿,已经七十多了,家里挺穷。别人就知道他是个看城门的,信陵君可知道他是个隐士,想着办法要把他收在自己的门下。可是那老头子不理他。
  有一天,信陵君亲自瞧他去,给他二十斤金子作为见面礼。侯生推辞着说:“我向来吃苦耐劳,安分守己,人家的就是一个小钱,我也不愿收。如今我已经老了,更犯不上改变主意。”信陵君只得请求他,说:“那么请先生指定一个日子,让我请一回客,也可以稍微表表尊敬先生的一点心意。无论如何,请先生赏个脸!”侯生不好再推辞,就答应了他。
  到了那天,信陵君大摆酒席,所有魏国的贵族、大臣和自己家里最体面的门客都请到了,乱哄哄地聚在大厅里。信陵君请他们坐下,官职大的坐在上手,官职小的坐在下手,留下一个最高的位子空着。他请客人们等一等,自己赶着车带了几个底下人,上东门去请侯生。侯生果然在那儿。他就上了车,坐在正座上。信陵君拿着鞭子坐在旁边给他赶车。他们过了一道街,侯生对他说:“我有个朋友叫朱亥,住在一家肉铺里。我想瞧瞧他去。公子能不能送我去一趟?”信陵君说:“成,成!我跟先生一块儿去。”
  他们到了肉铺门口,侯生说:“公子在车上等一会儿,我去跟朋友说几句话。”侯生下了车,见了朱亥,两个人就在柜台前坐下,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天来了。这两个人的屁股好像是江米做的,粘在那儿就老不起来。侯生回头瞧瞧信陵君,见他还是拿着马鞭子老老实实地坐在那儿。他想:“好在你也没有事,你不催我,我索性再坐一会儿。”可是那几个底下人等得不耐烦了,背地里骂着:“讨厌的老头子!总算咱们倒霉,饿着肚子在这儿死等!”这些人们嘟嘟嚷嚷地埋怨着,早就给侯生听见了,他也不跟他们计较。街上的人见了信陵君的车马和底下人在肉铺门口等着,还以为那个宰猪的出了什么乱子,都来看热闹。大伙儿一瞧铺子里的那两个人好像没事人似地闲谈着,不由得全纳起闷来了。后来他们听见这些人的骂声,才知道那个老头子实在太讨厌了。大伙儿都替信陵君不服气,就嘁嘁喳喳地说开了。侯生只当没瞧见,又坐了好久,才跟朱亥告辞出来,上了车跟着信陵君一块儿走了。
  等着的客人们眼瞧着太阳都偏西了,还不见信陵君回来,都有点厌烦了。有的东拉西扯地瞎聊天,有的打哈欠。可是谁也不敢离开。信陵君留着的是第一个座位,那还不是给大国的使臣留的吗?好容易大伙儿听见说:“公子接了客人回来了!”他们一齐站起来,低着脑袋塔拉着手,恭恭敬敬地站在那儿。赶到他们抬头一瞧,原来是个衣裳破烂的老头儿。他们还以为自己瞧花了眼,赶紧又眨巴眨巴眼睛,再细细一瞧,可不是个白胡子的糟老夫子吗?公子无忌给侯生引见了之后,请他坐在头一个位子上。侯生也不推让,一屁股就坐下。这时候,大伙儿才算连吃带喝地活动起来了。信陵君斟了一杯酒,端到侯生面前,祝他健康。侯生接过酒杯来,说:“我不过是个看守城门的小卒子,承蒙公子下顾,已经够荣幸的了。又叫公子在街上等了挺大的工夫,这实在太过份了。可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干呐?街上的人都替您不服气,说我不识抬举,还骂我是个讨厌的老废物。这就行了。他们越骂我,就越称赞公子;看公子这么待人,就越把公子当做了不起的人物。就拿今天在座的各位贵宾来说吧,哪一位不佩服公子殷勤好客的热心呐?”
  从这儿起,侯生就做了信陵君的贵宾。他又推荐了朱亥。信陵君也像请侯生一样地去请他。可是朱亥的架子比侯生还大,连一次也没回拜过他。
  这会儿信陵君带着一千多门客上赵国去,预备去跟秦国人拼命。他先上东门,向侯生说明他上赵国去的心意。侯生挺冷淡地说:“公子保重。我老了,不能跟您一块儿去。请别怪我!”信陵君向他拱了拱手,丢了魂儿似地看着他,等着他再说几句话。这是最后一回的见面了。侯生可没说什么。信陵君只好走了,还不断地左回头、右回头地瞧着侯生。侯生还是不动声色地站在那儿。
  信陵君在道上越想越难受,就自言自语地叹息着,说:“我这么对待他,拿他当做知心人,他倒眼瞧着我去送死,不但不替我出个主意,连一句挽留我的话或者一句送别的话都没有。唉,人情太薄了!”他越想越伤心,没精打彩地走了几里地,再也忍不住了!就叫门客们站住,自己再去跟侯生说句话。门客们都说:“这种半死不活的讨厌的老头子,还有什么用处,公子何必再去见他呐?”信陵君也不理他们,就回到侯生那儿去了。
  侯生还在门外站着!他见了信陵君,就笑着说:“我算计着公子准得回来!”信陵君说:“为什么?”侯生说:“公子这么对待我,我反倒挺冷淡地让您去送死,连句送别的话都没有。您还不恨我吗?我知道您准得回来。”信陵君向他拱了拱手,说:“是啊!我想我一定有得罪先生的地方,因此特地回来请先生指教。”侯生说:“公子收养了几十年的门客,吃饭的有三千多人,怎么没有一个替您想想办法的,反倒让您去跟秦国拼命?你们这么上秦国兵营里去,正像绵羊去跟狼拼命,不是白白去送死吗?”信陵君说:“我也知道没有什么用处,可是我这么一死,总算尽我的力量了!”侯生见他又可怜又可敬,就说:“公子进来坐一会儿,咱们商量商量吧。”
上一篇:163 盗兵符
下一篇:161 宁可跳东海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