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渑池会

  过了两年,秦国又去侵略赵国,夺了一座城。又过了一年,秦国又去打赵国。可是这都不能算是大规模的开仗。秦昭襄王一想,老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索性跟赵国和好了吧。公元前279年(赵惠文王20年,秦昭襄王28年)他请赵惠文王上西河外渑池[旧县名,在河南省铁门县;渑mian三声]地方会面。赵惠文王怕像当初楚怀王似的当了秦国的“肉票”,不敢去。廉颇和蔺相如都认为要是不去反倒叫秦国看不起。赵惠文王准备硬着头皮去冒一趟险,叫蔺相如跟着他一块儿去,廉颇辅助太子,留在本国。平原君赵胜说:“最好挑选五千精兵作为随从,再把大队兵马驻扎在三十里外的地方,作为接应。”赵惠文王就叫大将李牧带领着五千人,叫平原君带领着几万大军一块儿去。廉颇还觉得不大妥当。他对赵惠文王说:“这回大王上秦国去,是凶是吉谁也不能断定。我想,在道上一去一来,加上两三天的会,至多也不过三十天工夫。要是过了三十天,大王还不回来,能不能仿照楚国的办法,把太子立为国王好叫秦国死了心,不能要挟大王。”赵惠文王也答应了。
  到了约会的日期,秦昭襄王和赵惠文王在渑池相会,挺高兴地一边喝酒,一边闲谈,彼此都觉得相见恨晚。秦昭襄王喝了几盅酒,醉模咕咚地对赵惠文王说:“听说赵王挺喜欢音乐,弹得一手好瑟。我这儿有个宝瑟,请赵王弹个曲儿,给大伙儿凑个热闹!”赵惠文王脸红了,可不敢推辞,就弹了个曲儿。秦昭襄王称赞了一番。没想到秦国的御史当场就把这件事记了下来,念着说:“某年某月某日,秦王和赵王在渑池相会,赵王给秦王弹瑟。”赵惠文王气得脸都紫了。赵国还没亡呐!秦王竟把赵王当做臣下看待,叫他弹就弹,还要把这种丢脸的事记在历史上,赵国的体面可丢尽了。可是赵惠文王没有反抗的能耐,只好忍受这件丢脸的事,把眼泪往肚子里咽。这时候,就见蔺相如拿着一个瓦盆,跪在秦昭襄王跟前,说:“赵王听说秦王挺能演奏秦国的音乐,我这儿有个瓦盆,请秦王赏脸敲敲吧。”秦昭襄王立刻变了颜色,不理他。蔺相如的眼睛射出了正义的光辉,好像母鸡保护着小鸡对抗老鹰似的。他说:“大王太欺负人了!秦国的兵力虽说强大,可是在这儿五步之内,我就可以把我的血溅到大王身上去!”秦王一见他逼得这么紧,不得不屈服,只好拿起筷子来在瓦盆上敲了一下。蔺相如回过头去叫赵国的御史也把这件事记下来,说:“某年某月某日,赵王和秦王在渑池相会,秦王给赵王敲瓦盆。”
  秦国的大臣眼瞧着蔺相如伤了秦王的体面,挺不服气,其中有几个大官站起来,说:“请赵王割让十五座城给秦王祝寿!”蔺相如也站起来对着秦王说:“请秦王割让咸阳给赵王祝寿!”这时候,秦昭襄王已经得到了密报,说赵国的大军驻扎在临近的地方,知道用武力也得不到便宜,就喝住秦国的大臣,又请蔺相如坐下,和颜悦色地说:“今天是两国君王欢聚的日子,诸位不必多言。”说着,他就给赵惠文王敬了一杯酒。赵惠文王也回敬了他一杯。两下里约定谁也不侵犯谁。
  秦昭襄王又叫太子安国君的儿子异人,上赵国去做抵押。这样,赵惠文王挺有面子地回到赵国去了。可是秦国的大臣们还不明白怎么还把王孙送去做抵押呐?秦昭襄王知道赵国目前有人才,有实力,一时不好欺负,索性跟他结为兄弟。要结为兄弟,就得叫人真正相信。他把自己的孙子去做抵押,就是叫赵国一心一意地跟秦国交好。这么一来,秦国就能够踏踏实实地去打别的国家了。
上一篇:150 将相和
下一篇:148 完璧归赵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