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有始有终

  燕昭王始终认为乐毅是知己,乐毅也真心实意地去报答他。可是燕国的大夫骑劫,为了自己有点武艺,又懂得点兵法,早想拿到兵权。就因为在他上面还有乐毅,他不能顶上去。
  骑劫和燕太子乐资一向亲密,就对他说:“齐王已经死了,齐国就剩了莒城跟即墨两处,其余的地界全在燕国军队的手里。乐毅能在半年之内打下了七十多个城,为什么费了好几年工夫还打不下这两座城来呐?这里头准有鬼。”太子点了点头。没言语。骑劫接着又说:“他要是成心打下这两个城,早就可以打下来了。听说他怕齐国人心不服,因此想拿恩德去感化他们。等到齐国人真正归附了他,他不就当上齐王了吗?他再要回燕国来当臣下才怪呐!”太子乐资把这话告诉了燕昭王。燕昭王一听,蹦了起来,怒气冲冲地打了太子二十板子,骂他是个忘恩负义的畜生。他说:“先王的仇是谁给咱们报的?昌国君的功劳简直没法儿说。咱们把他当做恩人还怕不够尊敬,你们还要给他说坏话?就是他真做了齐王,也是应该的呀!”
  燕昭王责打太子之后,打发使者拿了节杖上临淄去见乐毅,立他为齐王。乐毅非常感激燕昭王的心意,可是他对天起誓,情愿死,也不愿接受这封王的命令。使者回报燕昭王。燕昭王感动得直流眼泪。
  可是太子乐资为了乐毅挨了二十板子。这件事,虽说他不愿意计较,可也没法忘了。公元前279年(周赧王36年,燕昭王33年,齐襄王5年,楚顷襄王20年,赵惠文王20年,秦昭襄王28年),燕昭王死了。太子乐资即位,就是燕惠王。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燕惠王信任骑劫正像燕昭王信任乐毅一样,他还算顾全大局,没把乐毅当做仇人。可是燕国人已经上了齐国人的当,听信他们散布的谣言,三三两两地传着说:“乐毅本来早就当了齐王了,为了不愿辜负先王,就没敢做王。如今新王即位,乐毅可就要做齐王了。要是新王另外派个将军来,莒城跟即墨准得完了!”
  燕惠王听信了这种流言,就把乐毅调回来,派骑劫为大将去接替乐毅。
  乐毅倒是比伍子胥更有见识,他相信“善始者不必善终”,再说他和燕昭王的交情可以说已经是有始有终的了。要是他回到燕国,万一给新王杀了,丧了一条命倒不算什么,只是太对不起燕昭王了。末了他说:“我原本是赵国人,还是回老家去吧。”他就逃到赵国。赵惠文王封他为望诸君。
  骑劫当了大将,接收了乐毅的军队。他有他的一套。他把乐毅的命令全改了。燕军都有点不服气,可是大伙儿敢怒而不敢言。骑劫到了大营,休息了三天,就去围攻即墨,围了好几层,可是城里早就有了准备。守城的将军田单,把决战的步骤已经很周密地布置好了。
上一篇:147 火牛阵
下一篇:145 落难公子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