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绑架

  楚怀王一见齐、韩、魏三国的兵马来打楚国,只得打发太子横上秦国去做抵押,请秦国发兵来帮助。秦昭襄王还真发兵去帮楚国。三国的兵马就退了。没想到太子横在秦国受人欺负,末了秦国的一个大夫和太子横相斗,太子横把他杀了,接着就跑回楚国。秦国借着这个因头,接连来打楚国,夺去了好几座城,杀了好几万楚国人,把楚怀王逼得只好脱离秦国,重新加入“合纵”。他还打发太子横上齐国去求救,留在齐国作为抵押。齐国和楚国联合起来,当然对秦国不利,秦昭襄王就挺客气地给楚怀王写信,请他上武关[在陕西省商县东]相会,预备当面订立盟约,永远和好。
  楚怀王接到秦昭襄王的信,就对大臣们说:“秦王请我上武关去订盟约。不去呐,又要招他怨恨;去呐,又怕有危险。你们看应当怎么办呐?”大夫屈原从齐国回来的时候,劝楚怀王治死张仪,可是楚怀王终于把张仪放走了。这会儿屈原拦住楚怀王,说:“秦国强暴得同豺狼虎豹一样,咱们受了秦王的欺负已经不止一次了。大王一去,准上他的圈套。”令尹昭睢说:“屈大夫的话一点不错。咱们只要加紧防守就是了。大王可不能轻易上敌国去!”那个吊死鬼眼的靳尚可就说:“秦国不是咱们的亲戚吗?为了咱们把亲戚看做敌人,咱们才打了败仗,死了好些将士,丢了土地。如今秦国愿意跟咱们亲善,彼此帮助,咱们哪儿能推辞人家呐?万一秦王冒了火儿,来个大进攻,那不就更糟了吗?”楚怀王的小儿子公子兰也说:“我姐姐不是嫁给秦国的太子了吗?秦王的女儿不是嫁给我了吗?两国既然成了亲戚,理当亲善才对。”楚怀王是墙头草,随风倒。这回一连打了败仗,就想跟秦国求和,再加上靳尚跟公子兰一搭一和地说着,还有个上官大夫帮着公子兰说话,楚怀王就决定去跟秦昭襄王会见。
  楚怀王带着靳尚和几个随从人员到了武关。秦国的大臣出来迎接,说:“秦王已经在这儿等了三天了,请进去吧。”他们把楚怀王前呼后拥地接进了武关。到了一个地方,车马站住了。有一个大员,出来迎接,请他换车。楚怀王见他不像是秦王,心里有点起疑,打算不下车。那个人行个礼,说:“大王不必疑惑,我是秦王的兄弟泾阳君。因为秦王身子有点不舒服,不能出门,又怕大王见怪,特地派我来迎接。劳驾,请大王上咸阳去跟秦王见面吧。”楚怀王一听叫他上咸阳去,很不乐意。忽然瞧见一大队秦国士兵把他围起来,不由得变了颜色,问泾阳君,说:“我是来跟秦王开会的,为什么你们叫这么些士兵把我围起来呐?”泾阳君说:“哪儿?哪儿?他们是来保护大王的,请您别错怪了。”这时候,楚怀王不由自主地给他们拥上了车。泾阳君同他坐在一块儿。秦国的将军白起带领着大军,沿道上“保护着”。靳尚看着不对头,带着一对倒挂眼偷偷地跑回楚国去了。
  楚怀王被绑架到咸阳。秦昭襄王吩咐大臣们聚在朝堂上,自己挺威风地坐在那儿,叫楚怀王像部族酋长那样去朝见他。楚怀王哪儿受得了这号侮辱,就扯开了嗓子数落着说:“我把你当做亲戚,信了你的话,答应你的请求。亲自上武关来。你假装有病,诳我上咸阳来。如今见了我,不依照诸侯的礼来迎接我,这是什么道理?”秦昭襄王说:“当然有道理!你以前答应把黔中的土地让给秦国,这件事直到如今还没办。今天劳你的大驾,也就是为了这个。只要你把黔中土地交割清楚,我就送你回去!”楚怀王说:“你要土地,不是不能商量,何必弄这套诡计?”秦昭襄王说:“不这么着,你哪儿肯呐?”楚怀王没有法子,只好答应他的要求,说:“好吧!我就把黔中的土地让给你!咱们先订立盟约,秦国派一位将军跟我上楚国去接收,好不好?”秦昭襄王说:“像这种订盟约的把戏我都玩腻了,有什么用呐?这么着吧:你先打发个人回楚国去,把黔中的土地交割清楚,等我们接收完了之后,再送你回去。”秦国的大臣们都劝楚怀王答应,楚怀王破口大骂,说:“你使出这种欺负人的手段,把我骗到这儿来,还要逼着我割让土地,这……这简直太不像话了!我……我不答应,干脆说,我不认可!你就是把我弄死,我也不答应!”秦昭襄王知道蜡烛不点不亮,锣鼓不敲不响,就把楚怀王当做“肉票”押在咸阳,叫楚国拿地来赎。
  靳尚跑回楚国,向令尹昭睢报告了经过。昭睢说:“大王给他们留在秦国,一时回不来,太子又在齐国。要是齐国跟秦国联合起来。再把太子扣住,咱们楚国那就连个君王都没有了!”靳尚说:“咱们就另外立个王子,怎么样?”昭睢说:“太子是大王立的,哪儿能把他废了呐?要是大王回来,说你自作主张,违背他的命令,你担得起这个罪名吗?还是打发人上齐国去,就说大王归天,赶紧请太子回去即位。”靳尚说:“我没保护住大王,自己觉得有点亏欠,迎接太子这个差使派我去吧。”昭睢就打发靳尚上齐国去“报丧”。
  齐宣王前两年死了,新王即位,就是齐湣王[min三声]。齐湣王接见靳尚之后,对相国田文说:“如今楚国没有君王,我打算把太子横扣在这儿,叫楚国拿淮河以北的土地来赎,你看怎么样?”田文反对说:“这哪儿行!楚王的儿子有的是。要是他们另外立了一个当国君,咱们不但得不到好处,反倒落了个坏名声。还是好好地把楚太子送回去吧!”齐湣王一想,这话倒也有理,就把太子横送去了。
  太子横即位,就是楚顷襄王。楚国的大臣像昭睢、公子兰、靳尚、屈原等都照常办事。当时打发使臣去通知秦国,说:“楚国已经有了国王了!”秦王眼看这次绑架没有人来赎,又是羞愧,又是气,恼羞成怒,就派大将白起和蒙骜带领着十万人马,从武关出发去打楚国。这一仗楚国给秦国打得大败,死了五万多人,给秦国占了十六座城。这么一来,秦国就更威风了。
  被押着的楚怀王得到了这个信儿,背地里直掉眼泪。他在秦国押了一年多工夫,后来看守他的人瞧他挺可怜的,再说这种差事也干腻了,慢慢地懈怠起来。楚怀王得了个机会,换了一身衣裳,偷着跑出了咸阳。他本来打算逃回本国去。谁知道着守的人向秦王报告,秦王立刻派人去追。一边通知东面边界上的将士们,把秦国通往楚国的路堵住,又把楚国的西部也派人守住。楚怀王就像被猎狗追赶的兔子一样,全身都长着耳朵。一听说东边跑不了,就抄小道往北跑,居然给他跑到赵国的边界上。只等赵王放他过去可就有活命了。
上一篇:133 向胡人学习
下一篇:131 举鼎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