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曾参杀人”

  张仪死了之后,秦武王反倒觉得他对秦国实在有功劳,又想起张仪早劝过他先去打韩国,接着去夺取成周。这是个大事业。他越想越觉得秦国应当有些特别的地方,不应该跟六国的诸侯一样。从这一点说起,他就想到六国都有相国,秦国也有相国,这还不是一样的吗?他就把“相国”改为“丞相”,拜甘茂为“左丞相”,樗里疾[樗chu一声;樗里,姓;疾,名]为“右丞相”。这才显出秦国高人一等。
  有一天,他跟左右两个丞相说:“我生长在西戎,从来没见过中原的教化。我总想上成周瞧瞧去。你们两位丞相,谁替我去打韩国?”右丞相樗里疾说:“大王要打韩国,为的是想把宜阳[韩国的大城,在河南省洛阳县西南]打通。可是宜阳这条道不大安全,道又远。咱们去打宜阳,魏国跟赵国发兵去救,可怎么办?”左丞相甘茂说:“让我先去访问魏国,约会魏国一同去打韩国,您瞧好不好?”樗里疾不言语。秦武王就打发甘茂去联络魏国。
  甘茂到了魏国,真得到了魏襄王的同意。可是他怕樗里疾从中破坏,就先派他的助手向寿回去报告秦武王,说:“魏王已经答应了,可是我劝大王还是别去打韩国。”秦武王起了疑,就亲自去迎接甘茂,问他个究竟。
  到了息壤[秦国的地名],君臣见了面。秦武王问他,说:“丞相答应我去打韩国,又仗着你的力量约定魏国一块儿发兵。一切事情都布置好了,怎么你反倒劝我不去打了?这是怎么回事?”甘茂说:“咱们去打韩国,要经过一千多里地。准得有好些麻烦。这且不说,要打败一个国家也不是几个月可以办得到的事。这当中难免发生别的变故。”秦武王犹疑了一会儿,可想不出有什么变故来。他说:“有你主持一切,还怕什么呐?”甘茂说:“从前有个跟孔子的门人曾参同名同姓的人,跟别人打架,杀了人。有人跑到曾参的母亲那儿,慌慌张张地跟她说,‘嗨!曾参杀了人啦!’曾参的母亲正在织绢,听见这话,一点也不动声色,说,‘我儿子不会杀人的。’说着,她仍旧像没有事似地照样织她的绢。不大一会儿工夫,又跑来了一个人,一边喘气,一边说,‘嗨!曾参杀了人啦!’他母亲拿着梭子,抬起头来,想了想,说,‘不能,我儿子不至于干出这种勾当。’说完了,挺镇静地还是织她的绢。又呆了一会儿,第三个人急急忙忙地跑来说,‘哎呀!曾参真杀了人啦!’曾参的母亲听了,扔了梭子,下了机子,哆里哆嗦地从后边的矮墙爬出去,逃到别的地方躲起来了。大王请想想:曾参是个贤人,他的母亲非常信任他,可是三个人连着说他杀了人,他母亲也不由得起了疑。这不过是个比方。我自己知道:我比不上曾参;大王也未见得准跟曾参的母亲相信她儿子那样地相信我;可是给我使坏的人也许不止三个。万一大王也扔了梭子,下了机子,可叫我怎么办呐。”秦武王是个爽快人,就说:“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不听别人的话就是了。好吧,给你立个字据行不行?”
  君臣俩就“歃血为盟”,把盟约藏在息壤,然后就拜甘茂为大将,向寿为副将,发了五万兵马,到了宜阳。没想到宜阳的将士把城守得挺紧。这边甘茂围住宜阳整整五个月还没打下来,那边右丞相对秦武王说:“甘茂去打宜阳差不多快半年了。要是不把他调回来,怕有变故。”秦武王也有点疑惑了,“怎么耗了这么些日子呐?”他就下道命令,叫甘茂撤兵回来。甘茂可没听令,就给秦武王写了一封信。秦武王拆开一看,上头只写着“息壤”两个字。秦武王一看,好像挨了个耳刮子给打醒了,就老老实实地说:“这是我的错,太对不起甘茂了。”他又派了五万士兵去帮甘茂。宜阳到了儿(公元前307年,周赧王8年)给甘茂打下来了。
上一篇:131 举鼎
下一篇:129 连横亲秦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