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拆散纵约

  赵王得着这个消息,就责备纵约长苏秦,说:“你倡导六国合纵,一齐抵抗秦国。如今还没到一年工夫,魏国和燕国就给秦国拉过去了。要是秦国来打赵国,这两国还能帮助咱们吗?合纵哪儿靠得住呐!”苏秦觉得这事有点难办。这些国家就好像一群野猴儿,不听管教,要叫他一个人去管,这哪儿行呐?他要是再不想法子,也许不能叫他好好地下台了。他说:“好吧,我先上燕国去一趟,然后再到魏国去,非把这两国的事办好不可。”赵王恨不得把这混乱的局面整顿一下,就让他去了。
  苏秦到了燕国的时候,燕文公已经死了,燕易王才即位,一见苏秦来了,就拜他为相国。这个相国可不容易当,您瞧,东边的齐国趁着燕国办丧事,就发兵来攻打,夺去了十座城。燕易王拜苏秦为相国,原来是让他为难。燕易王说:“当初先君听了您的话,合纵抗秦,希望六国和好,彼此帮助。先君的尸骨还没凉,齐国就夺去了我们十座城。洹水的盟约还有什么用?您是纵约长,总得想个法子呀。”苏秦本来是为赵国来责问燕国的,如今倒先得为燕国去责问齐国了。他只好对燕易王说:“我去跟齐国要回那十座城,好不好?”燕易王当然喜欢。
  苏秦到了齐国,对齐威王说:“燕王是大王的同盟,又是秦王的女婿。大王为了贪图十座城,跟两国结下冤仇。贪小失大,太不值得!要是大王照我的计策办,把十座城还给燕国,不但燕国感激大王,秦国也准喜欢。齐国得到了秦国和燕国的信任,大王还能够号召天下建立霸业呐!”这一番话,正说在齐威王的心坎上。他为什么攻打燕国,破坏盟约呐?齐国本来是个大国,离着秦国又远,照齐威王的打算,齐国加入合纵就可以借着合纵的名目来号召天下,建立霸业。没想到洹水会上,小小的赵国反倒当上了头儿,这哪儿能叫他服气!齐国和秦国的势力差不多,西方的秦国想并吞六国,东方的齐国也不是没有这个想法。他一听到苏秦的计策,就想要拿十座城做本钱去收买天下的人心。当时挺痛快地答应了苏秦,退还了燕国的土地。
  燕易王凭着苏秦的一张嘴,收回了十座城,当然是高兴的。可是因为苏秦跟他的母亲文公夫人有私情,燕易王对他就冷淡起来。苏秦瞧出来了。他想再上齐国去碰碰运气,就对燕易王说:“我在这儿对燕国没有多大用处,不如上齐国去,表面上做个齐国的臣下,背地里可替燕国打算。”燕易王说:“任凭先生吧。”苏秦假装得罪了燕易王,逃到齐国。齐威王还想利用他,拜他为客卿。
  苏秦正在齐国替燕国破坏齐国的财力和物力的时候,秦惠文王又向魏国进攻。有时候,他夺了土地又退还给他,还了又夺回来。他使的手段是:打一巴掌揉三揉,揉了再打,要叫魏惠王死心塌地地归顺秦国,听它的指挥。魏惠王可不吃这一套,他一心要搜罗有富国强兵的能耐的人。他这种急于征求人才的打算还真出了名。有个邹国人[就是春秋时代的邾国,也叫邾娄,“邾娄”合音为“邹”]叫孟轲[就是孟子;轲ke一声]得了这个消息,跑到魏国去见魏惠王[也就是梁惠王]。魏惠王亲自到城外去迎接他,把他当做贵宾看待。他一开口就说:“老先生不怕千里迢迢地到敝国来,对我们准能有很大的利益吧。”孟子说:“大王何必急着谈利益呐?顶要紧的是讲仁义。”魏惠王觉得这位先生太迂腐了,就对他冷淡起来。
  没有多少日子魏惠王死了,太子即位,就是魏襄王。孟子见了新君之后,退出来,说:“这个人看上去,简直不像个人君的样儿。”他只好离开魏国。他听说齐威王死了,儿子刚即位,就是齐宣王。孟子就上齐国去见齐宣王,劝他施行仁政。
  齐宣王有两个毛病:头一样是好色,第二样是贪财。苏秦就利用他这两个毛病叫他搜罗美人儿,起造宫殿和挺大的花园,加重捐税来充实库房。他还拿孝顺父亲的大帽子叫齐宣王耗费钱财和人工去安葬齐威王。苏秦知道要叫六国同心协力地抗秦,就得叫六国势力变得一样大。齐国比别国强大就破坏了这个均势。为了这个,他想法子叫齐国消耗人力和财力。他这种毒辣的手段虽然把齐宣王蒙住了,可是瞒不了那些机灵的大臣,尤其是老相国田婴的儿子田文。田婴一死,齐宣王重用田文。那些反对苏秦的人以为齐宣王既然重用田文,一定不再信任苏秦了。他们背地里派人去刺苏秦。匕首扎在苏秦的肚子里,他还挣扎着去告诉齐宣王。齐宣王叫人逮刺客,可是刺客早就跑了。苏秦小声地跟齐宣王说:“我死之后,请大王把我的脑袋割下来,挂在街上。再出个赏格,说,‘苏秦私通外国,替燕国来破坏齐国。如今已经把他杀了。有知道他的秘密来告发的,赏黄金一千两。’这么着,刺客准能拿住。”说完这话,他拔出匕首,就断了气。齐宣王照着苏秦的话做去,果然把那个刺客逮住了。
  那时候,楚威王死了,太子即位,就是楚怀王。楚怀王为了秦国拆散了六国的合纵,原来已经担心了,后来听说秦惠文王拜张仪为相国,他怕张仪为了当初“和氏璧”的碴儿来向楚国报仇,就打算采用苏秦的老办法去联络诸侯,重新订立合纵联盟。公元前318年(楚怀王11年),他做了纵约长,带领着楚、韩、赵、魏、燕五国的兵马向秦国的函谷关进攻。这是山东诸侯第一次联合起来出兵攻秦。秦军出了函谷关,首先打败了韩国的军队,接着五国的军队全都退回去了。
  楚怀王害怕了。第二年(公元前317年)韩、赵、魏、燕、齐五国再一次向秦国进攻,而且韩国和赵国领头借了匈奴的兵马去打秦国。这一次合纵军败得比上一次更惨,韩军和赵军死伤得最多。山东人和匈奴人被秦军一共杀了八万二千。
  六国合纵接连打了两个败仗,秦国不来打他们,已经是上上大吉了,谁还敢再向秦国进攻?恰巧秦国西南方的巴国[都城在重庆市]和蜀国[都城在四川省成都市]互相攻打,两国都向秦国求救兵。秦惠文王就派司马错率领大军到了巴、蜀,把这两个国家都灭了(公元前316年)。秦国一下子增加了大片的土地,又因为秦国对巴、蜀的居民特别照顾,这就大大得到了他们的拥护,秦国就更加强盛起来了。六国的合纵被秦国拆散,不必说了,他们还彼此攻打,抢夺地盘,这就给秦国一个进攻的好机会。
上一篇:128 六百里和六里
下一篇:126 纵约长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