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蝴蝶梦

  苏秦打算利用的那个人叫张仪,他是魏国人,也跟当初的苏秦一样,是个穷困潦倒的政客。他求见过魏惠王,魏惠王没用他。他就带着家小上楚国去求见楚威王。楚威王也像魏惠王那样,以为只要找到一个特别有本领的人拜为相国,就能够把楚国治理得像秦国那样富强了。张仪还没到楚国的时候,楚威王早就听见说有个挺了不起的名人,叫庄周,就打发使者去请他来做相国。
  说起庄周来,他也是中国挺出名的一个思想家。他像孔子、孟子、墨子一样有不少门生。人们都把庄周称为庄子。庄子是宋人,因为宋国一部分的土地给楚国兼并了,所以他也算是楚人。他是老子一派的道家的中心人物。他亲眼看到列国的君王和贵族只知道你欺我诈地争权夺利,心里非常厌恶,尤其反对人们虚伪的行为和“成则为王、败则为寇”的是非标准。他说:“做了升、斗,量东西,人家连升、斗也偷了去;做了秤,称东西,人家连秤也偷了去;做了符、做了印,作为凭信,人家连符和印都偷了去;提倡仁义来纠正人们的行为,人家连仁义也偷了去。偷一只钩子的,逮住了就定死罪;偷了一个国家的,倒做了诸侯。诸侯家里有的是仁义!”
  庄子因为厌恶列国诸侯和贵族们你欺我诈的行为,就反对虚伪的道德标准,这在乱哄哄的时代原来也是对统治者的一种反抗。可是他走上了消极的道路,否定一切,连做人的意义和人类的生存都否定了。他认为人生不过是一场梦。有一天,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变成了一只蝴蝶,在树林子里飞着。他醒来一想:“原来我庄周在梦里变成了一只蝴蝶。”这也没有什么太奇怪的。可是他幻想起来了:“我到底是庄周呐,还是蝴蝶呐?是庄周在梦里变成蝴蝶了呐,还是蝴蝶在梦里变成庄周了呐?反正人生是梦,庄周做梦也好,蝴蝶做梦也好,没有多大的关系。”这种颓唐的想法使他越来越悲观了。
  他有个朋友叫惠施,宋国人,人们都称他为惠子。他跟孟子也是同时代人,都见过魏惠王[就是梁惠王]和齐宣王。惠施官运亨通,做了魏惠王的相国。有一次,庄子上魏国去看他。有人对惠施说:“庄子名声大,本领高,他一来,我说句您不爱听的话,您这相国的职位可就保不住了。”惠施就害怕了,他下了一道命令,在国内搜查庄周,搜了三天三夜。庄周自己去了,见了惠施,对他说:“南方有种鸟叫凤凰,你知道吗?凤凰从南海出发,飞到北海去。累了,不是梧桐树不停下来;饿了,不是竹实不吃;渴了,不是甘泉不喝。这时候,有只夜猫子[就是猫头鹰],抓着一只腐烂的死耗子,看到凤凰过来,抬起头来盯着凤凰嚷着说:”晦!不准抢我的死耗子!“现在你也抓住魏国来‘嗨’我吗?”惠施红了脸,向庄子赔了不是。
  惠施还请庄子出去玩儿。他们在濠水[在安徽省]桥上走,庄子看到桥下的鱼儿从从容容地游来游去,不由得说了声:“这是鱼的快乐啊!”惠施喜爱辩论,就说:“您不是鱼,怎么知道鱼的快乐呐?”庄子反问说:“您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呐?”惠施说:“照这么说来,我不是您,就不能知道您;那么,同样的道理,您不是鱼,就不能知道鱼的快乐。”庄子很正经地说:“要这么兜来兜去地套着说,谁都没法知道谁了。我只是说:因为我在桥上自由自在地走,觉得很快乐,就推想到鱼在桥下从从容容地游,也一定很快乐。”惠施才没话说了。
  庄子和惠施虽然是朋友,可是究竟因为两个人思想和脾气都不一样,合不到一块儿去。尤其是惠施做了大官,威风得很。庄子呐,看他越是威风,越瞧不起他。
  楚威王只知道庄子很有学问,他可不知道这种学问有什么用,也不知道庄子的脾气。他这才派使者带着一千斤黄金作为礼物去见庄子,请他去做相国。庄子笑着对使者说:“一千斤黄金,这份礼够重了;一国的相国,这地位够高了。可是您看见过祭祀用的牛吗?养了几年,够肥了,可以用了。牛身上披着绣花的彩衣,牵到太庙里去。到了这时候[指宰牛的时候],它想做只小猪,办得到吗?”他又对使者说:“礼物请带回去,别来害我。我宁可做个老百姓在泥土中吃口苦饭过日子。”
  庄子一辈子不愿意做官。楚威王终究没能把他请了去。
上一篇:124 和氏璧
下一篇:122 合纵抗秦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