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马陵道上

  齐威王喜欢赛车跑马,老跟宗族里的公子们比赛,还赌挺大的输赢。田忌很有几匹好马,可是他的车马跟齐威王的车马比着跑,不是差了几尺,就是差了几丈。一场、二场、三场都是这么样。他老不敢多下注。孙膑看了一回之后,就对田忌说:“下回比赛的时候,我包你赢,只管多下点注。”田忌还不知道怎么赢法,可是他挺相信孙膑。到了比赛的时候,他对齐威王说:“每回赛马,老是我输。这回我要好好地跟大王赌个输赢。每场下注一千两金子,三场三千两,行不行?”齐威王笑着答应了他。到了比赛的那天,齐威王的赶车的驾着四匹马出来。孙膑就叫田忌的赶车的出去比赛。头一场跑下来,田忌的车马和齐威王的车马差得很远。田忌输了一千两金子。齐威王哈哈大笑。田忌说:“还有两场呐!”接着第二场跑下来,田忌赢了。第三场,齐威王又输了。末了,田忌还赢了一千两金子。齐威王真有点不明白怎么会连输两场。田忌就禀告说:“今天我赢了,并不是我的马好,这全是孙先生的计策好。”齐威王说:“这还有什么计策吗?”田忌说:“孙先生让我先把三等马跟大王的头等马比赛,头一场我当然输了。可是第二场,我的头等马跟大王的二等马比,第三场我的二等马跟大王的三等马比,这后两场我就全赢了。”齐威王赞叹着说:“从这种小事上就能看出孙先生的才能来了。”打这儿起,齐威王更加尊敬孙膑。
  公元前353年(周显王16年,魏惠王18年,齐威王26年,秦孝公9年),魏惠王派庞涓进攻赵国,围住了邯郸。赵国的国君赵成侯派使者上齐国去求救,情愿把中山送给齐国作为谢礼。齐威王知道孙膑的才能,要派他为大将去救赵国。孙膑推辞说:“不行。我是个带残疾的罪人,当了大将给敌人笑话。大王还是请田大夫为大将吧。”齐威王同意孙膑的话,拜田忌为大将,孙膑为军师,发兵去救赵国。孙膑对田忌说:“眼下魏国的兵马已经把邯郸围上了,赵国的将士又不是庞涓的对手,咱们去救邯郸已经晚了。咱们不如在半道上等着,就说去打襄陵[魏国地名,在河南省睢县西]。庞涓听到,准得往回跑。咱们迎头痛揍他一顿,准能把他打败。”田忌就按着他的计策做去。
  果然,邯郸敌不过庞涓,投降了。庞涓打发人去报告魏惠王。忽然听说齐国派田忌去打襄陵,他着急起来,立刻吩咐退兵。刚退到桂陵[在山东省菏泽县东北]地界,正碰上齐国的兵马。两下里一开仗,魏国就败了。庞涓正在心慌意乱的时候,忽然瞧见一面大旗,上面有个“孙”字!这一吓,差点把他从马上摔下来。幸亏庞英、庞葱两路兵马赶到,总算把他救了。庞涓逃了活命,可是损失了两万多士兵。齐国人大胜而归。
  齐威王重用田忌和孙膑,把齐国的兵权交给他们。有人在齐威王跟前说田忌的坏话,说他权力太大,也许自己要做王了。齐威王起了疑,天天派人暗中察看田忌的行动。田忌就告了病假,把兵权交了出去。孙膑也辞了军师的职位。
  庞涓听见了这个消息,又抖起精神来了,他说:“如今我可以横行天下了。”那时候,韩国早把郑国灭了(公元前375年),势力大了起来。赵国要报邯郸的仇,就跟韩国商量一块儿去打魏国。韩国答应了。庞涓得到了这个消息,就请魏惠王先发兵去打韩国。魏惠王仍旧叫庞涓为大将,把全国大部分的兵马都调出去去打韩国。
  这时候,齐威王知道了田忌的委屈,又把他和孙膑重用起来。庞涓可并不知道这事。他带领着兵马去攻打韩国,打了几回胜仗,眼瞧着要打到韩国的都城来了。韩国接连不断地向齐国求救。公元前343年(周显王26年)。齐威王派田忌为大将,田婴为副将,孙膑为军师,发兵去救韩国。孙膑又使出他的老办法来了,他不去救韩国,直接去打魏国。
  庞涓得到了本国告急的信儿,立刻退兵赶回去。赶到庞涓的大队到了魏国的边境,齐国的兵马已经过去了。庞涓一察看齐国军队扎过营的地方,发现了齐国的营盘占了挺大的地界,叫人数了一数地下做饭的炉灶,足够供十万人吃饭用的。庞涓吓得说不出话来。他想:“齐国有这么些兵马进了魏国的本土,怎么能把他们打出去呐?”第二天,他们又到了齐国军队第二回扎过营的地方,又数了一数炉灶,只有够供给五万来人用的了。第三天,他们追到了齐国军队第三回扎过营的地方,就算出大约也就剩了两三万人了。庞涓这才放了心,笑着说:“还好,还好!齐国人都是胆小的。十万大军到了魏国,才三天工夫,就逃了一大半。田忌呀,田忌!这回是你自个儿来送死。上回桂陵的仇,我这回可以报了。”他就吩咐大军整天整夜地按着齐国军队走的路线追上去。
  他们这一追,一直追到马陵[在河北省大名县东南],正是天快擦黑的时候。马陵道是在两座山的中间,山道旁边就是山涧,有点像当初孟明视全军覆没的殽山。这时候正是十月底,晚上没有月亮。庞涓恨不能一步追上齐国的军队。虽说是山道,反正是本国的地界,就吩咐大军顶着星星接着往下赶。忽然前面的士兵回来报告说:“前头山道给木头堵住了。”庞涓骂着说:“这也值得鸡猫子喊叫的吗?齐国人怕咱们今儿晚上追过去,就堵住了道儿。大伙儿一齐下手搬开木头不就结了吗。”庞涓亲自指挥着士兵,就见道旁边的树全砍倒了,只留着一棵最大的没砍。他奇怪为什么单单留着这一棵呐,细细一瞧,那棵树一面刮去了树皮,露着一条又光又白的树瓤来,上头影影绰绰的好像写着几个字,就是瞧不清楚。庞涓就叫小兵拿火来照。有几个小兵点起火把来。庞涓在火光之下,看得非常清楚,上面写的是:“庞涓死此树下。”庞涓心里一惊,说:“哎呀!上了瘸子的当了!”回头对将士们说:“快退!快……”第二个“退”字还没说出,也不知道有多少枝箭,就像下大雨似地冲他身上射来。庞涓自然就没了命。原来孙膑成心天天减少炉灶的数目,引诱庞涓追上来,早就算准庞涓到这儿的时辰,左右埋伏着五百名弓箭手,吩咐他们,说:“一见树下起了火光,就一齐放箭。”
  一会儿,山前山后,山左山右,全是齐国的士兵,把魏国的兵马杀得连山道都变成了血河。直闹到东方发白,才安静下来。魏国的士兵不是投降,就是跑了,那些没投降、没跑了的全都躺在地下,再也起不来了。齐国的军队带着俘虏和好些东西从原道回去。走了一程,碰见了魏国后队的兵马,领队的大将正是庞涓的侄儿庞葱。孙膑叫人挑着庞涓的脑袋给他瞧。庞葱只好跪下哀求饶命。孙膑对他说:“我给你一条活路,赶紧回去,叫魏王上表朝贡,要不然,魏国的宗庙也保不住啦!”庞葱连连磕头,抱着脑袋逃回去了。
  魏惠王打了败仗,只好打发使臣向齐国朝贡。韩国和赵国的国君更加感激齐国,都去朝贺。齐国的威名打这儿就大了起来了。相国邹忌告了病假,交出了相印。齐威王就拜田忌为相国,还要加封孙膑。孙膑不愿受封,亲手把兵法十三篇写出来,献给齐威王,辞了官职,隐居起来了。
上一篇:120 迁都大梁
下一篇:118 装疯忍辱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