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镇守西河

  魏文侯听说翟璜心目中又有个大将能够镇守西河,就问他是谁。翟璜说:“他原本是卫国人,做过鲁国的大将,如今正在咱们这儿。要是再晚一步,他也许就上别国去了。”魏文侯说:“你说的是不是吴起?”翟璜说:“就是他。”魏文侯摇了摇头,说:“这种人,我有点看不上。听说他为了要当鲁国的将军,把他自己的媳妇儿杀了。这么狠心的人哪儿能成大事?”翟璜说:“这是反对他的人说的话,不能信。咱们眼前正需要这样的人去防备秦国,我才推荐他。”魏文侯说:“你就请他来吧。”
  吴起喜欢比剑,爱名不爱利。他为了要出名,想做大官,把千金家产都花光了。有一回,他妈狠狠地骂了他一顿。他赌着气把自己的胳膊咬了一口,起着誓,说:“得不到功名,决不回家!”他就这么离开卫国,到了鲁国。
  吴起到了鲁国,拜在孔子的弟子曾参[shen一声]门下做学生,没黑日带白天地研究学问,居然成了曾参的好学生,已经有点小名望了。有一天,他碰见齐国的大夫田居,两个人谈起天来,挺投缘。田居佩服他刻苦用功的精神,又挺喜爱他的学问,就把女儿许配给他。这个鲁国的学生就当了齐国田家的姑爷了。呆了五六年,他的老师曾参对他说:“你在这儿念书已经好些年了,怎么不回趟家去看看你母亲呐?”吴起说:“我在母亲跟前发过愿,混不上功名,决不回家。”曾参数落他一顿,说:“做儿子的哪儿能跟母亲起誓发愿的?”打这儿,他老师就有点瞧不起他了。不多日子,吴起接着一封家信,说他母亲死了。他就冲天大哭三声,擦去眼泪,把心一横,仍旧跟平日一样地念书。这回曾参可火儿了,骂他:“你母亲死了,还不回去奔丧,你简直是个逆子。我提倡孝道一辈子,哪儿能收你这种人当学生呐?”他就把吴起开除了,还嘱咐别的学生以后不许跟他来往。
  吴起被开除之后,索性扔了文的,专门研究武的。研究了三年兵法,很得着点能耐。到了鲁国,见到了相国公仪休,跟他谈论兵法。公仪休倒挺赞赏他的才能,就在鲁穆公跟前推荐他,鲁穆公拜他为大夫,可并不叫他做将军。
  那时候(公元前412年,周威烈王14年),齐国的相国田和打算篡位,又怕邻国去打他。他就用了两种手法:对那势力大的邻国,像“三晋”,用交好的手法;对那软弱无能的小柄,像鲁国,用强硬欺压的手法。田和先发兵去打鲁国,说鲁国从前跟着吴国来打过齐国,这个仇得报一报。公仪休对鲁穆公说:“要打退齐国,非用吴起不可。”鲁穆公有口无心地答应着,可不把兵权交给吴起。没有几天工夫,鲁国的一座城给齐国占了。公仪休又说:“主公怎么不派吴起去抵御呐?”鲁穆公说:“我也知道吴起能够当大将,可是他是齐国田家的姑爷呀!你放心不放心?”公仪休也不敢担保,就出来了。吴起跑过去对他说:“齐国的军队攻得挺紧,主公怎么还不去抵御呐?不是我吴起在相国跟前夸口,要是我当大将,准能把齐国的军队打回去!”公仪休就把鲁穆公的话告诉了他。吴起说:“我当是什么难事,原来是为了我的媳妇儿!哪个国家没有别国的女婿?要这么说,谁都不能信任了。”刚巧他媳妇儿害病死了,反对他的人就说他是为了要做将军才把她杀了的。
  田氏死了以后,吴起对鲁穆公说:“我立志为主公出力,主公为了我的妻子起了疑。如今她已经死了,主公总可以放心了吧。”鲁穆公对吴起说:“请大夫先退下去吧。”他问公仪休怎么办。公仪休说:“他如今只图功名。主公不如利用他先把齐国打退了再说。真要是齐国用了他,那就更糟了。”鲁穆公就拜吴起为大将,叫他带领着两万人马去抵抗齐国。
  吴起当上了大将,天天咬紧了牙,非要争口气不可。只要能够打败齐国,什么苦他都受得了。他和士兵们整天在一块儿,小兵吃什么,他也吃什么;小兵在地下睡,他也在地下睡;小兵步行,他也不坐车;小兵扛着粮草,他也帮着他们扛。有人病了,他给他煎药;有人长了疙瘩,他给他挤脓上药。弄得士兵们一个个都把他当做父亲一样看待,死心塌地地情愿为他卖命。
  吴起把军队驻扎下来,嘱咐士兵们守住阵线,不跟齐国开仗。田和可不愿意老这样耗下去,就打发张邱去侦察鲁国的兵营,假意说是来求和的。吴起得了信儿,把精锐的兵马隐藏起来,让那些上了年纪的和瘦弱的士兵守着中军。吴起挺恭敬地招待着张邱。张邱说:“听说将军杀了夫人,真有这回事吗?”吴起说:“我虽说品德不好,到底也当过曾子的门生,学习过孔子的教训,哪儿敢做出这种狠心的事呐?我在动身之前,媳妇儿可巧得病死了,也许有人把这两档子事搀到一块儿造的谣言。”张邱说:“这么一说,将军还是齐国的亲戚,能不能为了这点情份,两下里和好如初?”吴起拱着手,说:“大家伙儿能够说和,那要比什么都强。”张邱临走的时候,吴起又再三托付他,请他帮忙,总得成全这回事。
  张邱回去之后,报告了田和,说鲁国兵马怎么怎么软弱无能,吴起又怎么怎么胆小。田和就打算第三天来个总攻击。到了第二天,他们两个人正在高高兴兴地说着这回事,忽然听见咚咚的鼓声,响得惊天动地,鲁国的兵马紧跟着就打过来了。那些个年老的和瘦弱的士兵全不见了,一个个全是粗壮的大汉和不怕死的小伙子,见了齐国人乱杀乱砍,吓得田和来不及上车,张邱也没工夫上马。其余的将官们还没穿上盔甲呐!转眼的工夫,军营大乱,都拣着没有鲁国兵的地方跑。有给鲁国人杀了的,有给自己人踩死的,也有投降的。这一下子,田和的士兵逃回本国,已经死伤了不少人马。
  田和打了败仗,见着张邱骂了他一顿,说他误了大事。张邱说:“我是照我亲眼见到的报告出来。谁知道上了他的当呐?”田和叹着气,说:“吴起用兵简直跟孙武、穰苴一样。他要是留在鲁国,咱们可就别打算过大平的日子了。”张邱说:“我再去跟吴起商量商量,以后谁也不许侵犯谁。我要把这事办到了,也能将功折罪。”田和就嘱咐他看事行事,留神去办。
  张邱带着不少金子,打扮成做买卖的样子,上鲁国去见吴起,把礼物送给了他,央告他别再向齐国进攻。吴起对张邱说:“只要齐国不来侵犯鲁国,我决不叫鲁国去打齐国。”张邱从吴起那儿出来,故意把这私自送礼的事吵嚷出去。鲁国人知道了这事,可就一传十,十传百地传扬开了,还加上好些不中听的话。鲁穆公就要查办吴起。
  吴起逃到魏国,住在翟璜家里。可巧魏文侯和翟璜说起派人镇守西河的事,翟璜把吴起推荐出来。魏文侯就派吴起去做西河太守。
  吴起到了西河,又拿出他那苦干的精神来了。他立刻修理城门、城墙,训练兵马。为了防备秦国,还修了一座挺重要的城叫吴城。他不但挡住了秦国,而且转守为攻,打到秦国去。秦国连着打了败仗,被魏国夺去了河西的五座城,吓得秦人不敢往河西这边来。这一来魏国的名声可就大了。韩国、赵国、齐国都派使者来朝贺,尤其是齐国的相国田和,特别奉承魏文侯,把他当做新起来的霸主。
  那时候,相国的地位挺重要,各国都求取有本领的人当相国。吴起也想做相国。他有个手下人,打断他的想头,向他报告一件轰动一时的凶杀案。那被害的就是韩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
上一篇:111 姐姐和兄弟
下一篇:109 河伯娶妇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