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收服中山

  “三晋”里头,顶强盛的要数魏国。魏文侯斯相当贤明。他知道要富国强兵,先得增加粮食生产。远在公元前412年(周威烈王14年,就是魏斯正式封为诸侯之前九年),他就重用当时很出名的一个法家[法家,注重刑名法术的一派学者,为后世法律家所尊崇]叫李悝[有人说就是李克;悝kui一声],采用他的计划,兴修水利,改进耕种的方法,实行“平籴[di二声]法”。李悝替魏斯仔细算了算土地的产量。他拿一百里的地界估计一下,除了山地、有水的洼地、还有城镇占的土地以外,能够耕种的土地只有六百万亩。耕种得好,每亩多生产三斗粮食,这是完全办得到的。耕种得不好,每亩少生产三斗粮食,这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一百里地方的粮食多点或者少点就相差一百八十万石,全国计算起来就差得远了。再说到粮食的价钱。李悝认为:粮价太高了,不种地的老百姓就难过日子;太低了,农民受不了。应该叫粮价不高不低,每年平平稳稳。他把熟年富余的粮食由公家照平价籴进。荒年所短少的粮食由公家照平价粜[tiao四声]出。这么一来,不管年成好不好,也不管碰到荒年不荒年,粮价总是平稳的。这种由公家统一掌管粮食和粮价的办法,叫“平籴法”。
  平籴法使商人地主不能任意操纵粮食,多少减轻了他们对农民的剥削。粮食由官家来调剂,老百姓的生活就比以前安定得多了。
  魏文侯一个劲儿地搜罗人才。当时各国的人才没有一国像魏国那么多的。可是魏文侯还想找一位有能耐的大将去收服中山[古国名,在河北省定县]。中山在魏国的东北边,原来由狄人占领,后来中山的狄人归附了晋国,中山就做了晋国的属国。自从三家分晋之后,中山向谁也没进贡过。魏文侯又怕韩国或是赵国把中山夺过去,再说中山国君荒淫无道,对待老百姓非常凶暴,魏文侯早就打算发兵去征伐中山。他老觉得还少个有能耐的大将。谋士翟璜[“翟”,原来和狄国的“狄”通用。翟璜以国为姓,念di二声,跟后来姓翟的“翟”念zhai二声不同]给他推荐了一个人。这人叫乐羊[乐yue四声]。他说:“乐羊文武全才,品行端正,道德高尚。”魏文侯说:“怎么见得?”翟璜说:“当初乐羊在道上拣了一块金子拿回家去。他的媳妇儿说:‘这块金子来历不明,你怎么就拿回来呐?’乐羊就把那块金子搁在原来的地方。之后,他上别的国去游学,过了一年多,他从外面回来。他媳妇儿正在织帛,见他回来了,就问他:‘你的学业完成了吗?’乐羊说:‘还没呐;我挺想念你,先回来一趟。’他媳妇儿拿起剪子来,把机子上的丝线剪断了,对他说:‘这就叫半途而废!’乐羊就又出外走了,一去就是七年,直到学业学成了才回到家里。这是说他一向就有志气。他现在正巧在本国。咱们国里有这样的人,为什么不用呐?”
  魏文侯听了翟璜的话,就打算把乐羊请来。有人反对,说:“乐羊的儿子乐舒,如今正在中山做大官。咱们哪儿能叫他去打中山呐?”翟璜说:“怎么不成呐?乐羊是个挺有见识的人,他儿子曾经奉了他们国君的命令去请他,他不但没去,反倒叫他儿子离开中山,说中山的国君荒淫无道,不能跟他一块儿自找灭亡。我说,主公只要吩咐乐羊去打中山,准能成功。”魏文侯就叫翟璜去请乐羊。
  过了几天,乐羊跟着翟璜来见魏文侯。魏文侯对他说:“我打算托你去征伐中山,只是你的儿子在那边,怎么办?”乐羊说:“大丈夫为国立功,哪儿能够为了父子的私情不顾公事呐?我要灭不了中山,情愿受您的处治!”魏文侯挺高兴,公元前408年(魏文侯17年),就派乐羊为大将,西门豹为先锋,率领着五万人马去打中山。
  中山的国君姬窟派大将鼓须去抵挡魏国的兵马,两边打了一个多月,也没见胜败。后来乐羊和他的助手西门豹拿火攻的法子把鼓须打败,一直追到中山城下。
  中山的大夫公孙焦对姬窟说:“乐羊是乐舒的父亲,主公不如叫乐舒去要求乐羊退兵。”姬窟就叫乐舒去办。乐舒推辞说:“早先我不是去请过他吗?他始终不干。如今我们父子俩各人为了各人的主人,他决不能答应我。”姬窟逼着他去说。他只好上了城门楼子,请他父亲跟他相见。乐羊一见他儿子,就骂他,说:“你就知道贪图富贵,不知道进退,真是没出息的东西。赶快去告诉你的国君投降,咱们还有见面的日子。要不然,我先把你杀了。”乐舒说:“投降不投降在乎国君,我不能作主。我只求父亲暂时别再攻打,让我们商量商量。”乐羊说:“这么着吧,为了父子的情义,给你一个月的期限,你们君臣早点打定主意。”乐羊就下令把中山围住,不许攻打。
  姬窟满以为乐羊心疼儿子,决不至再急着攻打。他仗着中山城结实,粮草又允足,不打算投降。一个月过去了,乐羊就准备攻城。姬窟又叫乐舒去求情,再宽限一个月。这么着,一连三回,三个月拖过去了。魏国朝廷里就有不少人议论纷纷,都说乐羊不好。魏文侯没言语,接连不断地打发人去慰劳乐羊,还告诉他国君正在盖房子,预备等他得胜回朝的时候,送给他住。乐羊非常感激,可就是按兵不动。西门豹也着急了。他说:“将军还打算不打算攻打中山?”乐羊说:“没有的话,咱们为了中山国君虐待老百姓才来征伐。要是咱们性子太急,老百姓也许会说咱们同样凶暴。我两次三番地答应他们,让他们两次三番地失信。为的是让老百姓知道谁是谁非。我可不是为了保全父子的情义,为的是要收服中山的民心。”西门豹听了,这才放心。
  又过了一个月,中山还不投降,乐羊可就开始总攻。姬窟眼瞧着再不能支持,就把乐舒捆在城门楼子上,准备杀他。乐舒嚷着说:“父亲救命!”乐羊骂他,说:“你当了大官,不能劝告国君改邪归正,又没法儿守城,投降又不能投降,抵御又不能抵御,还像个吃奶的孩子哭哭啼啼的干什么?”他拿起弓箭,打算射上去。公孙焦叫人把乐舒拉下来。他对姬窟说:“他父亲来打咱们,他也不能说没有罪。”姬窟就把乐舒杀了。公孙焦见乐舒死了,就想出一个主意来。他对姬窟说:“人最亲的莫过于父子。咱们把乐舒的肉做成肉羹去给乐羊送去。他一见儿子的肉羹,必定难受,也许难受得神魂颠倒,就没有心思再打仗了。”姬窟依了公孙焦的话,打发人把乐舒的肉羹给乐羊送去,还跟他说:“小将军不能退兵,我们把他杀了,作一碗肉羹送给你!”乐羊一时火儿上来了,指着瓦罐骂着说:“你一心伺奉无道昏君,早就该死!”他把瓦罐狠狠地往地下一摔,对来人说:“你们会做肉羹,我们的兵营里也有大锅,正候着你们的昏君呐!”乐羊好像受了伤的老虎,非把中山吞下去不可。魏兵加紧攻城,急得姬窟没有法子,只好自杀了。公孙焦开了城门。乐羊数说他的罪恶,把他杀了。接着,他安抚了中山人,叫西门豹带着五千人留在中山,自己带着大队人马回去了。
  他到了安邑城外,就瞧见魏文侯亲自在那儿等着他。魏文侯慰问他,说:“将军为了国家,舍了自己的儿子。这全是我的过错。”乐羊磕着头回答说:“公而忘私,原来是做臣下的本分。”魏文侯和大臣们到了朝堂,乐羊献上中山的地图和拿回来的东西。魏文侯请他到宫里去喝酒。乐羊因为立了大功,非常得意。宴会完了,魏文侯赏了他一只箱子,箱子上下封得挺严。乐羊一看,就知道不是黄金,就是白玉。他想,大概魏文侯怕别人见了引起嫉妒,才这么封着。他越想越得意,更显出骄傲的神气来了。当时就叫手下的人把箱子搬到家里去。
  乐羊赶紧回到家里,打开箱子,一瞧里面的东西,愣了。原来箱子里装的全是朝廷里大臣们的奏章!他随便拿起一个奏章来瞧瞧。上头写着:“乐羊连打胜仗,中山眼瞧就能攻下来了。可是为了乐舒的一句话,就不打了。父子之情,于此可见。”他又拿起一个奏章,上头写着:“……主公如不叫回乐羊,恐怕后患难防。”其余的奏章大都写着:“别想得到中山,怕是连五万大军也要送给敌人了”;“突然拜他为大将,已经错了主意”;“人情莫过于父子,他怎么能消灭自己的骨肉?”乐羊掉着眼泪,说:“想不到朝廷中有这么些人,鸡一嘴、鸭一嘴地毁谤我!要是主公不能坚决地信任我,我哪儿能成功呐?”
  第二天,乐羊上朝谢恩。魏文侯要封他,乐羊再三推辞,说:“中山能够打下来,全是主公的力量。我有什么功劳可说呐?”魏文侯说:“倒也是,除了我,没有人能够这么信任你;可是除了你,没有人能够这么收服中山。——你已经辛苦了。我封你为灵寿君。”魏文侯就把灵寿[中山国的地名,在河北省正定县北]封给乐羊,收回了他的兵权。
上一篇:109 河伯娶妇
下一篇:107 三家分晋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