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帽缨系好

  这回黄池大会夫差当了盟主以后,列国就得向他进贡,晋国的君臣觉得不但损失了利益,而且在中原诸侯面前威望可算丢尽了,打算在那些个软弱无能的诸侯里头找一两个做文章,好争回点面子。晋定公就想起当初他帮着卫太子蒯瞶当了国君,他有两年多没来朝见进贡。这倒是个名目,就打发赵鞅带着大军去打卫国(公元前477年)。
  提起卫太子蒯瞶,他也是个宝贝。他当初眼见他父亲卫灵公睁个眼闭个眼,让南子[蒯瞶的母亲]去跟公子朝来往,闹得全国人都知道了。太子蒯瞶听见外边的议论,非常生气。他就跟一个家臣商量,叫他去把南子刺死。没想到那个家臣见了南子,不敢下手,反倒给南子瞧破了底细,就大声嚷着说:“太子杀我!”卫灵公可火儿了,立刻要把太子弄死,吓得太子偷着跑到宋国去。后来又从宋国跑到晋国,央告赵鞅帮他的忙。谁知道卫灵公死了以后,南子和大臣们为了卫灵公已经废了太子蒯瞶就把蒯瞶的儿子立为国君,就是卫出公。可是晋国这方面,赵鞅叫那个从鲁国跑出来的阳虎护送着蒯瞶,去跟卫出公争夺君位。卫国的大臣还真帮着儿子打爸爸。蒯瞶不能回国,就和阳虎占领了卫国的戚城[在河北省濮阳县北]暂且住下。一面请赵鞅再想办法。
  卫出公虽说当了国君,可是卫国的大权全在大夫孔悝[kui一声]手里。孔悝的母亲孔姬是蒯瞶的姐姐,她向着她的兄弟,不喜欢她的侄儿。可是孔悝跟他妈并不是一条心,他是帮着卫出公的,娘儿俩就分成两派。
  这位孔姬也是个怪物。按说儿子当了大夫,执掌着国家大权,她应当是个老夫人了。哪儿知道满不是那么回事。她爱上了一个小伙子叫浑良夫,他是孔家的家臣。浑良夫对孔姬是百依百顺,孔姬叫他怎么着他就怎么着。孔姬叫他上戚城去探望她兄弟蒯瞶,还想把蒯瞶接回来。
  浑良夫到了戚城,见了蒯瞶,刚要下拜,蒯瞶一把拉住他,挺亲热地跟他说:“你要是能帮我当上国君,我准请你执掌大权。将来万一你犯了死罪,我饶你三回不死。”浑良夫满口答应,回来就跟孔姬商量。孔姬叫他带了两套女人的衣裳,再上戚城去接蒯瞶,又派了两个武士打扮成赶车的。浑良夫和蒯瞶扮做女人坐在车里混进城来。孔姬把他们当做丫头,收在家里。
  第二天,孔悝上朝回来。孔姬问他:“你妈一家最亲的是谁?”孔悝说:“当然是舅舅喽。”孔姬说:“你既然知道舅舅顶亲,为什么不立他为国君呐?”孔悝说:“废太子,立国君,全是先君的命令。我哪儿敢不照着办呐?”说着,他装着解手的样儿,上厕所去了。孔姬早就安下了两个武士,左右一挤,把孔悝夹在中间,说:“太子叫您去!”不由分说,把他拥到一个高台上来。孔姬站在蒯瞶旁边,大声地说:“太子在这儿,孔悝还不赶紧拜见!”孔悝只好拜见了蒯瞶。孔姬挺着身子,瞪着眼睛对她儿子说:“你今天愿意不愿意归顺舅舅?”孔悝说:“随娘的便。”孔姬立刻吩咐手下的人宰了一口猪,叫太子蒯瞶和大夫孔悝“歃血为盟”。一边留住那两个武士看住孔悝,一边就叫浑良夫打着孔悝的旗号传下命令,召集家丁,前去逼宫。
  卫出公听说有人造**,慌里慌张地打发左右去请孔悝来。左右回报说:“孔大夫早就给他们扣起来了。”卫出公吓得迷里迷糊地好像在做梦。末了,他就忙忙叨叨地开了库房,把值钱的东西都搬上车,上鲁国去了。有些不愿意归顺蒯瞶的大臣,五零四散地躲开了。
  孔子的门生子羔和子路都是孔悝的家臣。子羔听说主人给人家围困住了,就从城里逃出去。他到了城外,可巧碰见子路要进城去救孔悝。子羔对他说:“城门已经关了,这又不是你的事,干么去自投罗网?”子路不听他的劝。他说:“我拿了孔家的俸禄,就不能贪生怕死地不去救他!”他就一个人一气跑到城门口。城门早就关了。守城的人认得子路,对他说:“国君早就跑了,你还来干么?”子路犯起傻劲来了。他说:“我顶恨那些没皮没脸的人,吃了人家的饭,不管一点事。刚一听说主人有难,头一个就先跑了。我特地赶了来,给他们瞧瞧!”谁知道守城的人不管子路怎么说,就是不开城。正巧城里有人出来,子路趁着城门一开,就挤了进去。一气跑到孔家,在台底下大声嚷着说:“我子路在这儿,请孔大夫下来吧!”孔悝给左右看着,不敢言语。子路说:“你们不下来,我把这台烧了。”太子蒯瞶叫那两个武士下去跟子路打个明白。子路拿着宝剑,跟这两个人打上了。打了一会,武士们占了上风。这儿一戟扎过去,把子路的胸口扎通了。接着那儿一刀,又把子路的帽缨砍下来了。他们一瞧子路活不了啦,就回到台上去。子路躺在地下,正要断气的时候,忽然想起帽缨折了,帽子也歪了。一个挺讲究礼节的孔子的门生,怎么能这样衣冠不整地死去呐?他强挣扎着把帽子戴正了,帽缨系好了,说:“君子死了,不应该不戴帽子的。”说着,他就安心地咽了气。
上一篇:102 三不死
下一篇:100 黄池大会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