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黄池大会

  公元前486年,夫差为了进攻齐国,动用了大量的人工挖掘运河,直通淮河,贯通了长江和淮河两大流域。这样就可以利用运河率领水军从水路进攻齐国了。公元前484年,就在艾陵[在山东省泰安县]大败齐军,逮住了齐国的大将国书。齐国的副将高无丕差点在这一仗里送了命。夫差打了胜仗,更使他相信水上进兵的方便。他就征发了比上回更多的民工继续挖掘运河,北面通到沂水[沂yi二声],西面通到济水。这一来,吴国的大军从吴都坐船出发,一路可以从运河直上北方,一路可以从长江到淮河,再从淮河通到泗水、沂水、济水三条大河。这么巨大的挖掘运河工程一完成,南北水上交通方便了,夫差要做霸主的心愿可以实现,可是吴国的人力、物力、财力差不多已经用完了,万一出个差错,就很难支持了。
  公元前482年(周敬王38年,吴王夫差14年,晋定公30年,齐简公3年,鲁哀公13年,卫出公11年),夫差同着鲁哀公、卫出公一块儿到了黄池[卫国的地方,在河南省封丘县西南],派人去请晋定公来开会。晋定公不想去。赵鞅说:“夫差这回亲自带着大队人马上中原来,声势非常强大。他成心跟咱们挑战。他派使者来请咱们去开会,这是‘先礼后兵’的意思。咱们要是不去,反倒中了他的诡计。我想咱们不如带着大队人马上黄池去,不管是会盟也好,开仗也好,到时候随机应变。”晋定公就带着赵鞅去会吴王。
  到了要订盟约的时候,为了次序先后这件事,闹了好几天。赵鞅的意见是晋国一向是诸侯的领袖,这回“歃血为盟”,晋国应当占先。夫差叫相礼王孙雄去对赵鞅说:“晋国的祖先叔虞是周成王的兄弟,吴国的祖先太伯是周武王的叔伯爷爷,辈分大小差了三代。吴国是长辈,应当占先。再说以前晋国和楚国订立盟约的时候,已经让楚国占了先,难道说吴国还不如给吴国打败了的楚国吗?”这次序的先后关系重大,谁也不肯让步,会议就成了僵局。
  就在大伙儿都僵着的时候,忽然吴国派人来见夫差,偷偷地报告,说:“越王勾践派范蠡为大将,亲自带领着大军攻打吴国。太子友、王孙弥庸已经阵亡了;大将王子地抵挡不住,退到城里去了。情况非常紧急。请大王赶紧回去。”夫差听了这个信儿,心里当然焦急,脸上可不慌张。他对王孙雄说:“咱们可不能再跟晋国罗嗦了。今儿晚上你把三万六千士兵准备好,明儿一黑早就向晋君进攻,非逼着他订立盟约不可。”王孙雄说:“咱们还是回去要紧哪。”夫差说:“不这么着,哪儿能回去呀?我想晋国决不敢跟咱们开仗。咱们要是不把会盟办完就这么撤兵,赵鞅那家伙准得来跟咱们为难。”王孙雄和伯嚭都很佩服吴王这种随机应变的本事。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吴王夫差亲自打着鼓,那三万六千人的兵营里头也都打起鼓来,震得会场就像天崩地裂似的,吓得各国诸侯直打哆嗦。赵鞅慌慌张张地赶紧打发人上吴国兵营去打听。夫差告诉他说:“天王有令,叫我主持会盟。晋侯要是不服,非要争先抢后地耽误日子不可,那你就去对他说,答应在今天,不答应也在今天。”那人回去,把夫差的话告诉了晋定公。同时鲁哀公和卫出公都在场,大伙儿急得说不出话来。赵鞅就请晋定公让步,可是夫差也得让步,中原诸侯才有面子。晋定公又打发人去对夫差说:“天王既然有命,我们哪儿敢不听呐!可是贵国既然尊重天王,也是天王的臣下。这吴王的称呼就不妥当。请把王号去了,改称‘吴公’,我们就听从吴公。”夫差觉得他说得有理,就用“吴公”的名义先“歃血”,然后晋侯第二个“歃血”,以下鲁侯、卫侯跟着“歃血”。黄池大会就这么“圆满而散”。夫差赶紧带着军队从江淮水路回去。
  吴王夫差回去的时候,还怕齐国跟宋国不服,就派使者上成周[在河南省洛阳市东北,公元前516年,就是周敬王4年,天王从洛阳迁都到成周]去朝见周敬王,说:“以前楚国不尊重天王,我先君阖闾就征伐楚国,把他打败了。最近齐国也不尊重天王,夫差只好出兵惩罚他。夫差托天王的洪福,打了胜仗,特向天王奉告。”天王连忙慰劳吴国的使者,叫他传话,对夫差说:“伯父能这样辅助王室,我就可以不担心了。”周敬王还赐给夫差一张大弓和一块祭肉,那就是承认他为霸主的意思。
  吴王到了半道上,一个跟着一个地接到了坏消息。士兵们知道国内打了败仗,加上这远道的劳累,不得歇息,已经没有打仗的心思了。越国的兵马又是经过好几年训练的。两边一交手,吴国的兵马就像秋天的树叶子经大风一刮,打得七零八落。夫差问伯嚭,说:“你不是说越国决不会背叛吗?如今这是怎么了?还不赶紧去跟越王讲和求饶,还傻呆着呐!”
  伯嚭带着好些贵重的礼物跑到越国兵营,跪在勾践面前,央告求和。范蠡对越王说:“吴国不是一下子就灭得了的,不如答应伯嚭,也算咱们报答他从前待咱们的那点好处。”勾践就答应吴国讲和,跟着退兵回去了。
  这回黄池大会不光给越国一个进攻的机会,而且还引起了卫国和楚国的内乱。
上一篇:101 帽缨系好
下一篇:099 皱眉捧心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