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建造虎牢关

  晋厉公杀了嘤遄、嘤?、嘤至之后,晋国的大臣像栾书、荀偃[荀林父的孙子]他们惟恐“三嘤”的命运临到他们身上,大家伙儿联合起来,杀了晋厉公。他们又联络了韩厥、屠岸贾、荀?、范?[就是范宣子,他是士会的孙子,士会封在范,就拿封地为姓,也叫范会;所以士?也叫范?;?gai四声]这些个人,共同立孙周当国君,就是晋悼公。晋悼公倒是一个有才干的国君,当时就查办乱臣,起用好人。他非常信任韩厥,拜他为中军大将。韩厥抓住机会提起当初赵衰、赵盾的功劳,和后来赵家遭受到的冤屈。晋悼公正担心屠岸贾的势力太大,就打算借着替赵家申冤的名目把他压下去。他说:“我也想到过这回事,可不知道赵家还有没有后辈?”韩厥说:“当初屠岸贾搜寻孤儿,非常紧急,赵家的家臣公孙杵臼和程婴俩人想一个法子把孤儿赵武救出去了。现在赵武已经十五岁了。”晋悼公说:“哦,原来他也长大了!快去把他找来。”韩厥亲自去接赵武和程婴。晋悼公把他们藏在宫里,自己装病不去临朝。大臣们听说国君不舒服,都上宫里去看望,屠岸贾也在里头。晋悼公一见大臣们都来齐了,就说:“你们也许不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吧?我为了有一件事情不明白,心里非常难受。当初赵衰、赵盾,为了国家立过大功。谁都知道他们一家忠良。怎么忠良的大臣会没有一个接代的人呐?”大伙儿听了,都叹着气,说:“赵家在十多年前已经灭了族了,哪儿还有后辈呐?”晋悼公就叫赵武出来,向大臣们行礼。大伙儿就问:“这位少年是谁?”韩厥回答说:“他就是赵家的孤儿赵武。当初那个被害的小孩儿是赵家的家臣程婴的儿子。”屠岸贾听了,吓得魂儿都没了,瘫痪在地下,直打哆嗦。晋悼公说:“不把屠岸贾杀了,怎么对得起赵家的冤魂呐?”他立刻吩咐武士们把屠岸贾砍了,又吩咐韩厥跟赵武带着士兵抄斩屠岸贾全家。赵武把屠岸贾的脑袋拿去祭奠他父亲赵朔。
  晋国的人听说国君把屠岸贾治了罪,起用了赵武,都说新君是位贤明的君主。说真的,晋悼公孙周不光替赵家申了冤,报了仇,他对国家大事还真加劲地整顿。他为了叫老百姓听他的命令出去打仗,再兴霸业,就对老百姓作了一些让步。他下令减少劳役,减轻税赋,免去老百姓欠公家的债,救济穷人,释放大批的囚犯。同时开发富源,操练兵马。这些事都做得挺好。临近的诸侯全都归顺了他。这么一来,晋国就又强盛起来了。
  这时候,中原诸侯国当中只有郑国和陈国因为离着晋国太远,仍旧跟楚国联在一块儿。楚国打算利用郑国作为进攻中原的跳板。晋国呐,正想拿郑国作为抵挡楚国的头一道防线。郑国就这么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公元前571年(周简王的儿子周灵王元年,鲁襄公2年,晋悼公2年,齐灵公11年,郑成公14年,卫献公6年,楚共王20年,吴寿梦15年),晋悼公派荀?会合宋、齐、鲁、卫、曹、莒、邾、滕[在山东省滕县]、薛[在山东省滕县西南]这些个国家的大夫,收服了郑国。鲁国的大夫仲孙蔑说:“郑国顶要紧的关口是虎牢关。咱们要是能够在那儿建立起碉堡,驻扎些精锐的士兵把守关口,不光能够防止郑国的叛变,还能够对付楚国的侵犯。”申公巫臣[就是带着夏姬逃到晋国去的屈巫]接着说:“我还有个法子。吴国[吴国开始的时候是在江苏省无锡县梅里,后来强大起来,占领了淮泗以南到浙江嘉兴、湖州一带地方]挨着楚国,咱们去联络吴国,叫他们去扰乱楚国的边疆,叫楚国不能过太平的日子。这么着,楚国管保不能再来跟咱们争夺郑国了。”晋国人认为这两个大夫的主意都不错,就一边抽调各国诸侯的士兵建造虎牢关,一边打发使臣去跟吴国交往。
  这时候晋国的中军尉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大爷,叫祁奚。他看到晋国的军队强大了,自已又这么老了,就向晋悼公要求,让他告老。晋悼公同意了,可就问他:“谁接替您最合适呐?”祁奚说:“要依我说呐,解狐最合适。”晋悼公好像吓了一跳似地说:“哦?您说他吗?听说解狐跟您有仇恨,您怎么反倒推荐他?”祁奚说:“主公问我谁最合适,可并不是问我谁是我的仇人。”晋悼公点了点头,就下了命令,召解狐上朝。没想到解狐害着病,还没拜官就死了。晋悼公叹息了一会儿,又问祁奚:“解狐以外,还有谁最合适?”祁奚说:“除了解狐,要数午儿了。”晋悼公张大了嘴和眼睛,挺纳闷地说:“祁午不是您的儿子吗?”祁奚说:“是啊,主公问我谁最合适,可并不是问我谁是我的儿子。”晋悼公从心坎里称赞祁奚,就拜祁午为中军尉。
  刚巧中军尉的副手羊舌职[羊舌,姓]死了。晋悼公又对祁奚说:“您再推荐一个副手吧。”祁奚说:“羊舌大夫的儿子就很不错。”晋悼公就叫羊舌赤做祁午的副手。大臣们全都很钦佩祁老先生,说他推荐仇人不是为了奉承,推荐自己的儿子不是为了自私,推荐自己手下的人不是为了拉拢私人,像他这样的大臣真可称为大公无私了。
  那个上吴国去的使臣,过了长江到了吴国,见了吴国的君主寿梦[寿梦原来是子爵,就是第四等的诸侯,但是他也像楚子一样自称为王]。那时候,吴国远在东南方旷野荒郊的地界,向来没跟中原诸侯有过什么来往,寿梦恨不得能够跟晋国交往,好抬高本国的地位。他立刻答应了晋国,发兵去扰乱楚国的边疆。楚共王派令尹婴齐去打吴国,没想到打了个败仗。婴齐又害臊,又气恨,还没回到郢都就得病死了。楚共王拜壬夫为今尹,预备再去攻打吴国。不料这位新令尹原来是个赃官。他一执掌了大权,头一桩大事就是叫属国给他送礼。属国没有法子,只好依他。他一见陈国送来的礼物太少,就大骂陈国的使臣,还叫陈国的国君留点神。陈成公[陈灵公的儿子]气了个半死,索性跟楚国裂了盟,去归附晋国。晋悼公趁这个机会,叫陈成公跟吴寿梦一同加入了联盟。中原诸侯的声势由这儿就更大了。
  楚共王听说为了令尹壬夫贪图贿赂,连陈国也脱离了楚国,就杀了壬夫,又把陈国拉了回来,打算再由陈国去打郑国。郑伯召集了大臣们商议。大臣们都说:“咱们归附晋国,楚国就来攻打;归附楚国,晋国又来攻打。这两个大国都为了自己的势力,彼此争夺,害得咱们在里头受夹板儿气。咱们以后只有预备礼物,瞧着谁来,就跟谁讲和。‘天下老鸹一般黑’,反正一样要咱们纳税进贡。”这么一来郑国就又归附了楚国。
  郑国归附了楚国,果然晋悼公派荀?带领各国诸侯的兵车到了虎牢关。郑国连思索都不思索地跟荀?订了盟约。赶到荀?一回去,楚共王亲自带着兵车来打郑国,郑国又连思索都不思索地跟楚国订了盟约。晋悼公这回可火儿了。他对大臣们说:“郑国反复无常,可怎么办呐?”荀?说:“这不能完全怪郑国。咱们要打算收服郑国,一定得先把楚国弄得筋疲力尽,人困马乏,才能有办法。我想咱们从后每回出兵,不必动用各国的兵马。倒不如把中原诸侯的军队分成三个军。每回出兵,出动一个军,来回轮流。楚国军队一到,咱们就退兵,赶到他们一走,咱们就派第二军去。要是楚国军队再来的话,咱们的第二军再退回来。赶到他们走了,咱们把第三军派出去。这么着,咱们只要用三分之一的兵马就能够牵动楚国的全军,把他们弄得跑来跑去不能够休息,他们就不敢再侵犯中原了。”晋悼公照着这个法子把十国的军队分别编成三个军,你来我去,你去我来,可不跟楚国开仗。
  这时候,韩厥告老了,荀?接着他做了中军大将。荀?和荀偃两个人都是将军,如果他们的旗号都用“荀”字就容易混同。因为荀?的父亲封在智,他就拿地名为姓,叫智?。荀偃呐,因为他的祖父荀林父做过中行[hang二声]将军,他就拿官衔为姓,叫中行偃;这么着,“智氏”、“中行氏”有了区别,军中标志就不乱了。
  智?把“三军”分配好了之后,正要去打郑国,宋国打发人来报告,说楚国和郑国从?阳[子爵诸侯国,在山东省峄县南边;?fu二声]那边来侵犯宋国。晋悼公就叫智?带着第一军,这里头也有鲁国的兵马,先去攻打?阳。
  ?阳城的将士故意让鲁国的军队进城。鲁国的军队正陆续往城里头走的时候,冷不防地哗啦一声,放下了千斤闸,可巧正朝着鲁国的大将叔梁纥[叔梁纥,姓孔,名纥,字叔梁,所以也叫叔梁纥,是孔子的父亲;纥he二声]的脑袋上落下来。叔梁纥赶紧扔了兵器,两只手把那千斤闸托住。后头跟着就打开锣了,前头的将士们一听见锣声,急忙向后转,退出城来。?阳的士兵一见有个大汉两只手托住千斤闸,早就吓得不敢动弹了。叔梁纥把本国的军队放出来之后,大声嚷着说:“要打仗的赶紧出来,趁着我还没撒手呐!”城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没有一个人敢搭茬儿。忽然有个?阳大夫拿起弓箭,对准了叔梁纥就射。叔梁纥眼快,立时两只手一撒,那闸就掉下来了。
  ?阳城的士兵们从这儿起就再也不敢出来了,可是他们架不住四国的兵马没黑天带白日地攻打。不到一个月工夫,?阳城就落在晋国人的手里了。
  晋悼公灭了?阳(公元前563年),把那块土地交给宋国管理,作为抵御楚国的一个前哨。跟着就叫智?带领着第二军,去打郑国。郑国自然又来投降。哪儿知道晋国的兵马刚退出来,楚国的兵马又进去了。郑国跟楚国又订立了盟约。
  转过年(公元前562年,周灵王10年),晋悼公叫赵武带着第三军,又去打郑国。郑国当然又归附了晋国。楚国气得什么似的,联合了秦国,又把郑国拉过去了。晋国这头哪儿能完呐?晋悼公说:“这回又该轮到第一军了。”智?说:“楚国向秦国借兵,已经露出他们累得够瞧的了。这回咱们索性把全部的军队都带了去,叫郑国瞧瞧咱们的实力,也许能够一心一意地归顺了。”晋悼公就集合了宋、鲁、卫、齐、曹、邾、滕、薛、杞、小邾[在山东省滕县地方],一共十一国的军队,一块儿去打郑国。楚国三番五次地跑来跑去,已经累得够瞧的了。这回听说中原军队声势挺大,果然不来救郑国。郑国打了个败仗,许多人做了俘虏。郑简公[郑僖公的儿子,郑成公的孙子]亲自到晋国的兵营里向晋悼公求和,愿意再歃血为盟。晋悼公对他说:“过去已经订过盟约,不必再歃血了。”他立刻传令下去,把郑国的俘虏一概放回郑国,又把驻扎在虎牢关的别国的兵马撤去,叫郑国人自己去把守。晋悼公对郑简公说:“我也知道你的难处。从今以后,你们或是归顺晋国或是归顺楚国,随你们的便,我不来勉强你。”郑简公流着眼泪,说:“您这么实心实意地对待我,我就是禽兽,也得有个知恩报恩的心。我要是再三心二意,叫老天爷重重地罚我。”这么一来,十一国的兵马全撤回去了。楚国因为这几年来确实疲劳了,也不愿跟晋国相争。打这儿起郑国真就一心一意地加入了中原的联盟。晋国又想办法去跟秦国交好。这更叫郑国死心塌地地归附了晋国。
上一篇:068 师徒的情分
下一篇:066 忍辱偷生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