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嬉笑怒骂

  晋景公把赤狄灭了,又打败了秦国,更威风起来了。又听说楚国的令尹孙叔敖也死了,就打算趁着这个机会真正当个霸主。
  原来孙叔敖在?城把晋国打败回来,得了重病。临死的时候,嘱咐他儿子孙安说:“我已经写好了一个奏章,你可以递上去。我死之后,你还是回到乡下去种地吧。千万可别再做官,也别受封。万一大王要封给你一块地的话,你就请求他把那块没有人要的寝丘[在河南省沈丘县东南]封给你。”他说完了,就咽了气了。孙安把他父亲的奏章递上去。楚庄王一看,上面写的大意是:
  承蒙大王提拔,像我这样一个乡下种地的人居然当了令尹。可惜我没有多大的功劳来报答大王的恩典。现在我能够在大王的保护之下死去,真是非常荣幸。我只有一个儿子,可是他的才学太差,不配在朝廷上伺候大王。请求大王让他回到乡下去。晋国历来当了中原诸侯的盟主,这回虽然打了败仗,天王可别小瞧它。连年的兵荒马乱,闹得老百娃难过日子。大王要爱护他们,让他们能够过太平的日子。临死忠言,请大王鉴察!
  楚庄王看完了奏章,流着眼泪,说:“孙叔敖至死不忘国家,真是难得。只是我没有那么大的洪福,老天爷把我的帮手夺了去。唉,多么可惜呀,多么可惜呀!”他就上孙叔敖家去,哭了一场。随从的大臣没有一个不掉眼泪的。
  楚庄王好几天吃不下饭去,也不爱说话。好几回一个人背地里叨念着孙叔敖。有时候,自言自语地叹着气,说:“老天爷夺去了我的帮手!”他不光少了一个帮手,简直掉了魂似的。他打算拜孙安为大夫,孙安一死儿推辞,非要回老家去不可。楚庄王弄得没法儿,只好随他去了。
  孙安回到了乡下,就靠种地过日子。他也不去看望官儿们,官儿们也不去过问他。他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好像他爸爸没做过大官似的。有一天,也真凑巧,孙安正打柴回家,给优孟碰见了。这个优孟,是楚庄王跟前唱歌、说笑话的一个小丑,平日说说笑笑,逗逗哏,专给国王解闷的。那天他瞧见孙安穿着一身破烂儿,简直像个要饭的。他问孙安:“你怎么混到这步田地?真的自个儿动手干活吗?”孙安说:“先父当了几年令尹,家里一点东西也没留下。如今他去世了,我要不这么干力气活儿怎么能活着呐?”优孟叹息了半天走了。他这回见了孙安,一面想起了孙叔敖,一面替孙安不服气。他做了一身像孙叔敖活着时候常穿着的衣帽,自己穿戴起来。天天在家里学孙叔敖的举动跟说话。居然给他学得一模一样。
  有一天,宫里摆席请客,楚庄王老是皱着眉头子,没精打采的,大家伙儿想叫他散散心,就叫优孟唱歌,说说笑话。优孟嬉皮笑脸地说:“今儿个我有个新鲜玩意儿,献给大王瞧瞧。”说着,他就退下去,赶紧打扮起来。另外他又找了个帮手,打扮成跟楚庄王一样,叫他先上台去。那个扮楚庄王的人就在台上演开了,做出想念孙叔敖的样子,叹着气,说:“孙叔敖,你至死不忘国家,真是难得!只是我没有那份儿洪福,老天爷夺去了我的帮手!唉,多么可惜呀!多么可惜呀!”楚庄王一听,心里像刀子挖似的,跟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台上的楚庄王又说:“孙叔敖,我想你想得厉害呀,你能叫我再瞧见你一回吗?”话刚说完,优孟扮着孙叔敖出来了。他刚走了几步,楚庄王疯了似地跑上台去,说:“你没死吗?可把我想坏了!”他揪着优孟的袖子不撒手。优孟说:“您别弄错了,我是假的!”楚庄王这才明白过来了,说:“不管你是真是假,我就拜你为大夫。”优孟说:“不干!要当就当个赃官!”楚庄王觉得奇怪,问他是什么意思。优孟说:“请大王听我唱一个歌,您就明白了。”他就脱下了孙叔敖的衣裳,唱着:
  贪官污吏多么荣耀!
  子孙不愁穷,
  有的是,民脂和民膏,
  公而忘私就糟糕,
  你只看——
  楚国令尹孙叔敖,
  苦了一生,
  身后萧条;
  子孙尤其苦,
  没着没落没依靠;
  劝你不必做清官,
  还是贪官污吏好!
  楚庄王听完了这个歌,心里非常难受。他没想到孙安会苦得不能过日子。他说:“令尹的功劳我哪儿能忘了呐!”他立刻打发优孟去找孙安。孙安跟着优孟来见楚庄王。楚庄王瞧见他一身破衣裳,两只烂草鞋,不由得鼻子一酸,问他:“你怎么混到这个样子?”优孟替他说:“不这么着,怎么能瞧出孙叔敖令尹的公而忘私呐?”楚庄王想叫孙安做官。孙安说什么也不答应。楚庄王说:“那么我封给你一座城吧。”孙安再三推辞。楚庄王说:“你要这么固执,叫我太难受了!”孙安只好央告说:“大王要是看在先父面上,非要封我一块地不可的话,就请把寝丘赏给我吧。”楚庄王说:“寝丘?这块不起眼的地要它干什么?”孙安说:“这是当初先父临死时候的意思,别的地方说什么也不敢要。”楚庄王只好答应了他,把寝丘封给孙安。就因为这块薄沙地谁也不想要,才让孙叔敖的子孙辈辈掌管着。
上一篇:064 戏弄使臣
下一篇:062 结草报恩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