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邲之战

  荀林父率领着大队人马到了黄河。听说郑国投降了楚国,楚国人也已经退了,他就召集将士们商量办法。士会说:“郑国抵抗了三个月,总算不错,咱们不能早点去搭救,还能怪人家投降吗?楚国既然退了兵,咱们就回去吧!”荀林父根木就不打算跟楚国人交战,一听士会的话,他就下令退兵。没想到副将先垮不听这一套,他一定要跟楚国人打一打。他私底下带着自己的一队人马,渡过黄河,去追楚国人。赵同、赵括[两个人全是赵盾的异母兄弟]哥儿俩也带着一队人马一块儿跟着先垮去逞一逞能。他们三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将门之子,辈辈都立过大功,就算这回不听命令,谁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这么一想,他们就大胆地离开了大军去追楚国人。
  司马韩厥一听到这件事,赶快去跟中军大将荀林父说:“先垮他们过了河了!您知道吗?他们要是碰见楚国人,一定吃亏。您是中军大将,可脱不开这个‘丧师辱国’的罪名!”荀林父脸色都白了,嘴唇发紫,哆里哆嗦地说:“这这这怎么办呐?”韩厥说:“事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倒不如大军一齐过河去接应他们。能够打个胜仗,也是您的功劳;万一打败了,大家伙儿都在内,总比您一个人担那罪名强得多。”荀林父只好吩咐三军一齐过河。先垮瞧见了,得意洋洋地说:“我早就知道他不敢不依着我啊!”
  孙叔敖向来挺小心,一瞧晋国的大军过来,就对楚庄王说:“晋国人过了三个月才来救郑国,可见他们并不打算跟咱们打仗。咱们不如跟他们讲和,两方面全有好处。要是晋国人不答应,咱们就有理了,打起来,咱们也就能占上风。”楚庄王打发使臣到晋国兵营去说明要讲和的意思。荀林父巴不得不打仗,挺痛快地说:“能够这样,是大家的造化。”楚国的使臣挺满意地出来了。谁想到他一出来,就碰上了那个捣蛋鬼先垮,给他骂了个狗血喷头,最后还加了一句:“要是他答应跟你们讲和,我先垮也得把你们打个片甲不回!”楚国的使臣只好忍气吞声地出了晋国的营门。他出了营门,又给那两个捣蛋鬼赵同、赵括大骂了一顿。楚国的使臣只好笑嘻嘻地把这口气咽在肚子里。想不到末了又来了个赵旃。他拔出宝剑,指着楚国的使臣,说:“你们早晚得死在我手里。快去告诉你们的蛮子头儿,叫他多留点神。”
  楚国使臣差点气炸了肺,他回报了楚庄王。众人气得全够瞧的了,一个个摩拳擦掌,打算跟晋国人比个上下。可是楚庄王一声不言语。他还等着晋国人正式的回答。那边荀林父也派使臣去说和。没想到他派的是魏遄。他跟先垮、赵同一个鼻子眼儿出气。他奉了说和的使命到楚营里去,到了楚营,偏偏去叫战。他回到晋营跟荀林父说楚国人不打算讲和。把个中军大将弄成只有出人气的木头人。木头人正在那儿糊里糊涂,下不了决心的时候,赵旃已经跑到楚国兵营叫战去了。楚庄王大怒,下了个总攻击令。亲自打鼓,好比闷热的夏天忽然来个霹雳,人人透口气,非常痛快。大军一听见鼓声,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好比暴风雨似地冲到晋国兵营里来了。晋国人一点没有打算。荀林父可慌了,只好下令迎敌。两国军队就在?地[古地名,在河南省郑县东]大战了一场。晋国人这会儿碰到楚国人简直没法儿抵挡。荀林父下令退兵。这一来,败得更惨了。楚国人是有计划地进攻,晋国人是毫无秩序地逃跑。晋国人跑得快,还死伤了一半人马。下军大夫荀首的儿子荀?[ying一声;就是智?,也叫智伯,他是中军大将荀林父的侄孙]给楚国人逮了去。荀首率领下军赶上去,只一箭射死了襄老大将,又一箭射伤了楚庄王的儿子公子垮臣。将士们赶上去把襄老大将的尸首和受了伤的公子垮臣都抢过来,可是荀?已经夺不回来了。第一条“好汉”先垮满脸全是讨厌的血,挺丧气地挂了彩。赵同、赵括早就偷偷地渡过黄河,已经躲到安全的地带去了。那第四条“好汉”赵旃差点儿给楚国人逮住。他要真叫人家逮住,也就不算什么“好汉”了。他可真聪明,特意跳下兵车,跟小兵一块儿跑。跑到树林子里。他一瞧楚国人不追小兵,紧紧地追着他。他把盔甲全脱下来,挂在树上,绕了一个弯儿跑出树林子。他的脚趾头也破了,可是命不该绝,只瞧见前面有人驾着一辆晋国的车马。他大声嚷着说:“车上谁呀?带我一块儿跑吧!”车里有三个人,就是将军逄伯和他两个儿子。他们正拼命打着马。忽然听到后头有人叫喊,逄伯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赵旃。他吩咐他两个儿子说:“快向前跑!别往后瞧!”他们哥儿俩可不明白父亲是什么意思,不由得望后一瞧。赵旃瞧见了,说:“啊!逄公子,快带我去吧!”逄伯直气得翻白眼。两个傻小子还跟父亲说:“后面赵将军喊着呐。”老头子骂着说:“还提呐!你们既然给他瞧见了,就让他上来吧!懊死的东西!”两个儿子只好下去,让赵旃上了车。这哥儿俩给扔在后面,都死在乱军之中。
  赵旃赶着逄伯的车,逃到黄河边,就瞧见将士儿郎们正在那儿乱纷纷地抢着渡河。荀林父下令赶快过河,还说先渡过河的有赏。可是人多船少,没法分配。已经上了船的人不准别人再上去。船外边的人一定要上去。赶到船上满了人,船边还有不少人揪着,反倒把小船沉了不少只。船是越来越少,河里的人可是越来越多。这儿起来,那儿沉下。力气大的才能往船上爬。第一条“好汉”先垮可真机灵,一瞧他的船沿有人揪着,就吩咐手下的人拿刀砍他们的手指头。这个办法真管事,手指头给砍下来的人再也不能揪船了。别的船上的将士,像赵旃他们,虽说没有什么好计策,可是都会照样学。他们也砍起手指头来了。揪船的人也照样掉在水里。整批的手指头全掉在船里,多得可以用手捧。河边跟河里全是一片哭声。他们还怕楚国人来消灭他们。闹到末了,楚国人可没追上来。
  楚国的大军进了?城,大夫伍参请楚庄王再去追赶晋国人。楚庄王说:“楚国自从城濮失败以后,一直抬不起头来。这回?城打个胜仗已经把从前的羞耻擦去了。晋国灭不了咱们,咱们也灭不了晋国。两个大国总得讲和,才是道理。咱们何必多杀人呐?”他立刻下令安营下寨,让晋国人渡河回去。晋国人只怕“蛮子”追上来,乱哄哄地闹了一宵,直到大天大亮,这才把剩下的残兵败将渡过了河。
  郑襄公亲自到?城来犒劳楚国的将士,摆上酒席,庆祝胜利。有人对楚庄王说:“把晋国人的尸首堆起来,造成一座小山,一来可以留个纪念,二来也可以显显武功。”楚庄王说:“偶然打个胜仗,有什么值得纪念的?再说杀了这么多人,也不是什么露脸的事,还表什么武功?把尸首全埋了吧!”
  楚国打败了晋国,擦去了城濮的耻辱。可是楚庄王的儿子公子垮臣做了俘虏,襄老大将阵亡,连尸首也给晋国人抢去了。那位夏姬又犯了一道白裙子。屈巫这回可不能再错过好机会。他琢磨尽了方法,把夏姬弄到手。他们就偷偷地跑到晋国去了。晋景公正怕着楚国,巴不得有个熟悉楚国情形的人来帮助他。他见了屈巫,就拜他为大夫。
上一篇:061 我不骗你
下一篇:059 肉袒牵羊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