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上株林干么

  夏征舒的母亲夏姬,是郑穆公兰的女儿,陈国的大夫夏御叔的媳妇儿,所以叫夏姬。她挺早守了寡,娘儿俩住在株林[在河南省西华县西南夏亭镇北]。夏大夫在世的时候,有两个朋友,一个是矮胖子孔宁,一个是肉头鼻子仪行父。他们俩全是陈国的大夫,为了过去的朋友的交情,挺照顾夏家。娘儿俩当然是挺感激人家的。
  有一回,孔宁带着夏征舒到城外打猎,看着天色不早了,他就亲自把夏征舒送到株林。可巧下起大雨来了。又是雷、又是闪,没个完。那天,孔宁住在夏家。就和夏姬勾搭上了。后来,大个子仪行父和陈灵公也都半明半暗地和夏姬有了来往,君不像君,臣不像臣,好像压根儿不知道天底下还有“廉耻”两个字。
  有一天,陈灵公把孔宁和仪行父叫来聊天。说着说着,话头又扯到邪事儿上去了。三个人越说越不像话,还笑得前仰后合,差不多喘不过气来了。
  他们这么胡闹,气坏了一位大臣,叫?冶的。他听见了他们的下贱话,又瞧见他们那种下贱样,就跑去劝告陈灵公。孔宁和仪行父一见了他,就溜了。?冶对陈灵公说:“君臣应当有规矩,男女应当有体统。你们做了这种荒唐的事还在朝堂上对夸,请问还有廉耻没有?不守规矩,不顾体统,丧尽廉耻,照这么下去,国家还保的住吗?主公您得改过自新才是正理。”陈灵公连忙说:“你别再说了。我改过就是了。”
  ?冶走了以后,孔宁和仪行父又钻出来,对陈灵公说:“打这儿起,主公可别再上株林去了。”陈灵公说:“你们呐?”他们说:“我们又不是国君,为什么不能去呐?”陈灵公气着说:“我宁可得罪?冶,可不能不去株林。”孔宁说:“那怎么行呐??冶那个老碎嘴子叨唠起来,您受得了吗?有他,就不能上株林;要上株林,就不能有他。”陈灵公点了点头,说:“你们瞧着办吧!”他们得到了国君的许可,就偷偷地把?冶刺死了。
  ?冶一死,这君臣三个就老上株林去玩儿,什么惧怕也没有了。夏征舒一瞧见他们就生气,把他们当作畜类。每回瞧见这三个畜生进来,他只好躲开,不跟他们见面。他们也巴不得他不在家,省得碍眼。夏征舒到了十八岁上,身子长得顶结实,练了一身武艺。陈灵公为了讨好夏姬,叫夏征舒继承他父亲的地位,做了大夫。
  夏征舒为了感谢国君叫他继承他父亲的地位,乘他们三个人到株林来的时候,预备了酒席,请请他们。他们一边喝着酒,一边瞎聊天。反正“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他们老聊着下流的事。夏征舒听着他们的话,觉得再也忍不下去了。他先到里屋把他妈关起来,锁上,然后从后门跑出去,嘱咐家丁们把房子围住,不许走了昏君。他带了一班得力的家丁从大门杀了进去。陈灵公还在那儿不三不四地瞎聊着,倒是孔宁先听见了,说:“不好了,夏征舒杀进来了。快跑!”仪行父说:“大门有人,往后门跑吧!”三个人手忙脚乱地各自逃命。陈灵公还打算求夏姬帮个忙。跑去一瞧,门锁着!包慌了。急急忙忙地向后院跑去。后面夏征舒赶来,大叫一声:“昏君哪儿走!”一箭射去,穿透了陈灵公的胸膛。孔宁和仪行父从狗洞里钻了出去,知道是闯了大祸,也顾不得回家,一直逃到楚国去了。
上一篇:058 稻田夺牛
下一篇:056 食指跳动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