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前季隗,后季隗

  周襄王在中年的时候,死了王后,打算再要一个。大夫颓叔和桃子都说:“狄国有个民谣,说:‘前季隗,后季隗,两颗明珠生光辉。’这是说从前有个季隗,后来又有了个季隗,她们是狄国最漂亮的姑娘。那个前季隗是狄君从外族掳来的美女,就是嫁给晋侯重耳的那一个。那个后季隗是狄君自己的女儿,年纪又轻,长得甭提多俊了,还没有婆家呐!天王不妨派人去求婚。”天主听了,就派那两个大夫去做媒。狄君当然答应了,就把季隗送到洛阳来。天王也不管大臣们的意见,就立她为王后,称为隗后。
  隗后原来是自由惯了的。现在做了王后,天天关在宫里,陪着个年过半百的天王,她老觉着像笼子里的小鸟,长着翅膀可没有飞的份儿。她有力气也使不出来,只能打个哈欠,仲伸懒腰。有一天,她皱着眉头子对周襄王说:“我从小苞着父亲骑马、打猎,身子挺舒服。这阵子在宫里享着清福,反倒觉着浑身酸懒。老这么下去,我怕会闹出病来。天王怎么不出去打打猎,也好让我活活血脉。”
  天王正想讨隗后的欢心,一听她要打猎,就择了一个好日子,举行一个打猎竞赛。地点就在北邙山[在河南省洛阳市北;邙mang二声]。山腰里搭了帐棚跟一座台。周襄王和隗后坐在台上观看。山上树木茂盛,隐隐约约露出一条一条的山路跟一片一片的平地,真是一个打猎的好地方。周襄王下了一道命令,说:“飞禽也好,走兽也好,只要拿到够三十只的,得头等赏;够二十只的,得二等赏;够十只的,得三等育;十只以下的没有赏。”一会儿工夫,王子、王孙、大将、小兵,个个奋勇,人人逞能,东奔西跑,追南逐北,把个北邙山闹得天翻地复。
  快到黄昏时分,天王传令,交上猎物。不大一会儿,王子、王孙、大小将士全来献功。也有交上十几只的,也有交上二十几只的,惟有太叔带交上了三十几只,还全是香獐子、野兔儿等顶不好逮的东西。他得了头等赏。隗后把太叔带一个劲儿地夸个没完。俗话说得好,“见猎心喜”,隗后不由得心里痒痒地要卖弄卖弄她的本领。她对周襄王说:“天还早着呐。我也想打一回猎,练练筋骨,天王可答应不答应啊?”天王一听隗后软声软气的要求,哪儿有不答应的道理?就吩咐将士儿郎们再来一回。隗后笑迷迷地脱去外衣,就露出全副武装来了。肩膀上背上一张弓,腰里插上几枝箭,手里提着不长不短的、跟她身量一般高的一枝戟,向周襄王行了一个礼,准备出发了。周襄王吩咐左右预备车马。隗后说:“骑马可比坐车方便,还是骑马吧!我从狄国带来的丫头们都会骑马,请在天王面前试试吧!”天王就叫人拉过几匹好马来,有七八个宫女立刻骑上去了。隗后挑了一匹白马,正打算跨上去,周襄王怕摔坏了她,就对王子、王孙们说:“谁是骑马的能手,保护王后去!”太叔带自告奋勇,说:“臣愿保架!”周襄王说:“兄弟你去,我可放心了。”隗后跨上马,领着宫女们先跑下去了。大叔带在后头跟着。隗后成心要在太叔带面前卖弄能耐,连着把马打上几鞭子,飞一般地跑了去。太叔带也要显显骑马的本事,把宫女们的马队全甩在后面。两匹马一前一后在山道上直跑。转过山腰,隗后把马缰绳勒住,夸奖太叔带,说:“早就听说叔叔的能耐,今天才看见了。”太叔带说:“臣下是刚学骑马的,哪儿比得上王后的万分之一!”俩人也没有别的话可说,默默楞楞地对瞧着。他们可不能老这么瞧下去,宫女们的马队也赶到了。正可巧山上的士兵赶下一群鹿来。太叔带连连射了两箭,射倒下两只大鹿。隗后故意挑了一只小鹿,一箭射去,那只小鹿蹦得半丈来高,摔下来又跑了几步就不动了。大家伙儿连声叫好。宫女们带着三只鹿回来。太叔带护着王后来见天王。周襄王乐得只会说:“王后可受累了!王后真有能耐!”
  第二天,太叔带上朝谢恩,回头就到母亲惠太后那儿去问安。隗后也在旁边呐!两个人免不了又是眉来眼去地打着暗号。他们跟太后敷衍了几句,一先一后地出来,找个清静的屋子,痛痛快快地聊了一阵子。郎才女貌,再也不想离开了。宫女们全知道太叔带是惠太后的宝贝儿,落得做个人情,谁也不管。再说多少也能有点好处。
  后来小叔子跟嫂子的事儿叫天王知道了,就把隗后打人冷宫,太叔带逃往狄国去了。惠太后一瞧鸡也飞了,蛋也打了,心里一别扭,害起病来了。颓叔、桃子两个大夫全是大媒呀,现在一瞧隗后打入冷宫,恐怕天王要跟他们过不去,也跟着太叔带逃到狄国。他们对狄君说:“当初我们是替太叔带求婚的,没想到天王瞧见了季隗,就自个儿留下了。后来隗后到太后那儿去请安,碰见了太叔带。两个人原来是夫妻,没想到中途出了漏子,不由得同病相怜,多说了几句话。哪儿知道人多嘴杂,鸡一嘴、鸭一嘴地说开了。天王不问青红皂自,把隗后打入冷宫,把太叔带轰出来了。他这一手不但对王后、太叔无情无义,简直把大王您也不放在眼皮底下了。我们特意来向贵国借兵打到洛阳去,大家伙儿救出王后,立太叔为天王。这可全是贵国的功劳。”狄君就利用这个机会,派两员大将率领五千骑兵打到洛阳去。
  天王听说狄人帮助太叔带来夺王位,就从原城把周朝的卿士原伯贯调来,叫他为大将,率领着三百辆兵车前去迎敌。没想到这批“王师”全是“老爷兵”,碰见了个儿高大的狄人,已经吓走了半条命,双方一开战,剩下的那半条命也保不住了。大将原伯贯做了俘虏。急得天王一点主意都没有,只好请出周公、召公管理朝政,自己带了十几个亲近的随从逃往郑国,也算是“打猎”去了。
上一篇:040 信用第一
下一篇:038 放火和寒食节的由来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