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管鲍分金

  管至父的侄儿叫管仲,是那时数一数二的人才。他有个好密友叫鲍叔牙。他们两个人一块儿做过交易,打过仗。交易是合伙的,鲍叔牙的成本多,管仲的成本少。赚了钱呐,成本少的倒多拿一份。鲍叔牙的手下人不服,都说管仲“揩油”。鲍叔牙偏护着他,说:“没有的话,他家里艰巨,比我缺钱,等着使,我乐意多分点给他。”密友之间这么分派金钱,在我国有句成语叫“管鲍分金”就是这么来的。说起打仗更得把人笑坏了。一发兵,管仲老躲在后头,退兵呐,他就跑在前头。人家瞧见都笑,说他贪生怕死。鲍叔牙又给他争理儿,说:“他能贪生怕死吗?照实说吧,像他那么有勇气的人全国都少有。为的是他母亲老了,又多病,他不能不留着自个儿去养活她。你们当他真不敢打仗吗?”管仲听见了这些话,就说:“唉!生我的是爹妈;了解我的呐,只有鲍叔牙!”
  齐襄公道在荒淫残暴的时候,他的两个兄弟怕遭祸害,都跑到姥姥家去了。一个叫令郎纠,是鲁国的外甥;一个叫令郎小白,是莒国的外甥。令郎纠的师傅就是管仲,令郎小白的师傅就是鲍叔牙。这两个好密友各帮一个令郎,投奔了姥姥家。连称和管至父弄死齐襄公的时侯,令郎小白和鲍叔牙正在莒国,管仲和令郎更正在鲁国。公孙蒙昧派人上鲁国去召管仲,管仲一想:“他们连自己都保不住,还要牵连别人吗?”干脆谢绝了。不上一个月,他据说公孙蒙昧、连称、管至父都给齐国的大臣们杀了。待了几天,齐国的使臣也来了,说是大臣们派他来接令郎纠去即位的。鲁庄公亲自发兵,叫曹沫当上将,护送令郎纠和管仲回齐国去。管仲禀告鲁庄公,说:“令郎小白在莒国,离齐国不远。万一他先进去就麻烦了。请让我先率领一队人马去截住他吧。”鲁庄公依了他。
  管仲带着几十辆兵车赶快往前走。到了即墨,据说莒国的戎马在吃一顿饭的功夫之前就过去了。他就使劲地往前追。一气儿跑了三五十里,真追着了。两个师傅和两国的兵车碰上了。管仲瞧见令郎小白坐在车里,就跑过去,说:“令郎上哪儿去呀?”小白说:“回国办丧事去。”管仲说:“有您哥哥,您就别去了,免得叫人家说闲话。”鲍叔牙虽说是管仲的好密友,但是他为了护着自己的主人,就睁大了眼睛,说:“管仲,各人有各人的事,你管得着吗?”旁边的士兵们挺横地吆喝着,仿佛就要动手似的。管仲不敢多说,跟斗败的公鸡似地退下来,心里直不舒坦,总得想个办法不叫小白进去才好哇。他就偷偷地拿起弓箭,瞄准令郎小白,嗖地一箭射过去。令郎小白大叫一声,口吐鲜血,倒在车里,眼看活不成了。鲍叔牙赶快去救,也来不及了。大伙儿一见令郎给人害了,全哭了起来。管仲赶快带着人马逃跑。跑了一阵,想着令郎小白已经死了,令郎纠的君位稳了,就不慌不忙地庇护着令郎纠回到齐国去。
  谁知道管仲射中的是令郎小白的带钩。令郎小白吓了一大跳,又怕再来一箭,就存心大叫一声,咬破舌尖,摔在车里,连鼻子带门牙都摔出血来了。等大伙儿一哭,他才睁开眼睛,松了一口吻。鲍叔牙叫人抄小道使劲地跑。管仲他们还在道上,他们早到了临淄了。鲍叔牙跟大臣们争论着要立令郎小白。有的说:“已经派人上鲁国接令郎纠去了,怎么可以立别人呐?”有的说:“令郎纠大,照理应该立他。”鲍叔牙说:“齐国连着闹了两回内乱,这会儿非立一位有能耐的令郎不可。再说,要是让鲁国立令郎纠,他们准得要谢礼。从前郑国让宋国立了子突,把国库都闹空了。宋国年年向他们要谢礼,弄得老不太平。咱们还得学郑国的样儿吗?”他们听了这话,以为也有道理,就立令郎小白为国君,就是齐桓公。又打发人去对鲁国说,齐国已经有了国君,请他们别送令郎纠来了。但是鲁国的戎马已经到了齐国地界。齐国就出兵去抵御。鲁庄公就说是泥人儿,也有土性子,就跟齐国打起来了。没想到在乾时[齐地,在山东省临淄县西南]打了个败仗,上将曹沫差点丧了命。鲁国的戎马败退下来,连鲁国汶阳的土地也给齐国夺了去。
  鲁庄公道在气头上,齐国又打上来了。要鲁国杀了令郎纠,交出管仲。要不,就不退兵。齐国多强啊,鲁国没有办法,都依了,就逼死了令郎纠,拿住了管仲。谋士施伯说:“管仲本领大,别放他回去。咱们留下他,自己用吧。要不,就杀了他。”齐国的使者央告说:“他射过国君,国君非得把他亲手杀了不能解恨。”鲁庄公就把令郎纠的脑壳和活着的管仲交出去。管仲在囚市里想:“让我活着回去,准是鲍叔牙的主意。万一鲁侯懊悔,叫人追上来怎么办?”他就在路上编了个歌,教随从的人唱。他们一边唱,一边赶路,越走越带劲,两天的道儿一天半就走了啦。赶到鲁庄公懊悔了,再叫人追上去,他们早出了鲁国地界了。
  管仲到了齐国,好密友鲍叔牙先来接他,还把他介绍给齐桓公。齐桓公说:“他拿箭射过我,要我的命,你还叫我用他吗?”鲍叔牙说:“那会儿他帮着令郎纠,是他的忠心!论本事,他比我强得多。主公要是能够用他,他准能给您干出大事来。”齐桓公就依了他的话,拜管仲为相国。
上一篇:018 一鼓作气
下一篇:016 吃瓜调班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