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牢山土司藏宝之谜

  在哀牢山区,一直传播着这样一个古老而神秘的故事:从明代就世袭土司官位的李家到最末一位土司在1950年而亡的时候,积敛了万贯家财。据本地人说,他家是靠贩大烟、设卡收费、造大洋、开工场等发的财,至于他家有几许金银财宝谁也说不清,但财产从保留至今的豪华派头的土司府便可窥见一斑。
  李家宝藏
  袁牢山土司府设立于宋代(公元985年),坐落在云南新平县耀南村的半山腰上,占地4.2亩,由大院、花圃、马厩三大建筑群构成,共有房间65间,结构新颖,造型奇特,有着丰硕的历史人文底蕴。更为独特的是在哀牢山大山深处的这座土司府,大门的设计是中西结合的样式,为防火灾,建于宋代的土司府还想到了在院中建造消防水池,为取暖而建了取暖通道等。
  关于李家宝藏藏在哪边,今朝在哀牢山区传播着三种说法。李家最后一个土司李润之的随从说,李死前已将大批宝藏藏进了隧道,至于说隧道的机关在哪里还是个谜。李润之的一个随从保镖说,李死前的一个夜晚,曾有人亲眼所见他用20多匹骡马将宝藏驮到了一个叫南达的地方。另有一种说法以为,金银财宝就在他家土司府地下藏着,因为在他家的大院子里还存有一些奇特的图案,这大概就是开启宝藏的批示图。
  摸索答案
  近况一:强盗“惠顾”,李家祖坟屡次被盗
  李家祖坟坐落在哀牢山半山腰的关东岭赛马场,此刻坟墓还在,但只能从残破的守墓人石雕和坟山上那根高5米的石柱感觉到曾经的派头。据本地的老辈人回想,李家祖坟本来是用石块镶砌,石碑和坟前都精雕着各种图案,旁边另有守墓人石雕以及石狮等,险些占据了一个小山头。可是,后来因为大祖传言李家的宝藏不知去处,有些人就将眼光转移到了他家的祖坟上,盗墓人频频“惠顾”,一度将李家祖坟挖得千疮百孔,听说也没盗得什么宝藏,而守墓人石雕和石狮子却不知去处。
  近况二:旅客惠顾,土司府探谜游很火
  坐落在耀南村的土司府,原貌仍保存得完好,只是门前的十二生肖石棹和墙上的图案已破坏。哀牢山国家自然庇护区新平管理局负责人罗忠俊说:“近年来在嘎洒除传统的花腰傣民族风情游以外,在哀牢山新开拓了原始丛林游、石门峡探险游、寻访茶马古道游、追忆土法冶炼窑和参观瀑布游等,旅行有逐年升温的趋势,其中,最为火爆的当数土司府的探谜游,大家除了寻古觅踪之余,就是为了探访那神秘的宝藏,旅客来了一波又一波,却没有谁能够揭开这个千古之谜,更使这栋古宅增添了神秘的色彩。”
  罗忠俊说:“来参观的人,当听了导游说起这段宝藏的故事和看到了那刻在地板上的标记时,有的付之一笑,而有的马上心潮汹涌,在古宅中留连来回,将古宅中的每一个墙角都瞅个仔细,特别是古宅中藏枪的秘室、水牢的地下室、土司夫人为藏宝物而设的暗室、土司为正房设的取暖暗道以及为防偷袭而设的枪眼。另有人从正院转到侧院的花圃,又从花圃转到土司府背后的山上观整个古宅的全景,力求从中能发现蛛丝马迹。”
  千古之迷
  迷团一:奇特的标记代表什么?
  看过美国大片《国家宝藏》电影的人大概还会记得有这样一个情节:主人翁凭着一个像五角星的东西对上了那个宝藏之门的机关,最终开启了那扇财产之门。在这个神秘故事里,好像跟那部电影也有点相似之处,这就是在土司府正厅四合院里,也有一些这样的奇特符,号。一块块正方形的青石板地砖,它们分别被安顿在四合院的四个角落,院落右侧一块石板上刻着一个不法则的五角星图案;左侧一块石板上刻着的是像椭圆又像音符的图案,其余两块与此相似。这些标记到底象征什么意义谁也说不清,要说是点缀,它又因为描画得极不法则,与那些极其工整、精美的雕梁画栋很过失称;说它是开启宝藏的批示图,那它批示的又是哪个方向,那扇“阿里巴巴”之门究竟在何方呢?这个谜团至今仍未能揭开。
  迷团二:马帮驮的是财宝吗?
  因历史的原由,在哀牢山已找不到一位李家的后裔,但有一位幸存的李家保镖有大概知道宝藏的机密,他就是住在耀南村张家寨84岁老人谢林安。保镖谢林安喜欢一面抽着老草烟,一面断断续续地回想七十多年前的旧事:在十多岁时,为了逃避抓壮丁,他就去给李家放马,后来因为土司看到他既诚实又能干且个子高大身体强健,就叫他到自己身边当了一名贴身保镖,土司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还为交易上的事跟土司去过缅甸、老挝以及英国等地,那时确实风光了好兀,年,一家人的吃穿也不用愁。
  谢林安老人回想说:“只是后来解放了,破除土司制,记得仿佛是在一个夜晚,我看到了一个由20多匹马构成的马帮来驮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就不知道了。”此刻还住在南达的罗恒聪说:“那时土司有一个女儿是嫁到了南达。有一个夜晚,我亲眼看到了有一个马帮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到过南达,里面预计就是财宝。”
  谜团三:李家财宝究竟有几许
  本地人另有一种传闻,宝藏就藏在土司府所在的这座山中的暗道里,只是进暗道的机关在哪里谁也不知道。据新平哀牢山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郑宏文说:“我爷爷奶奶与李家最后一个土司有过来往,小时候听爷爷奶奶讲过李家的一些事。李润之年青时候好赌博,一次赌赢了钱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一伙土匪打劫,他机警地将钱撒在地上,说要钱你们都拿去,当土匪忙着去争抢地上的钱时,他顺手操起了木棒将土匪打翻在地。从此他恨透了土匪,就向他哥哥要了兵,自己带队剿匪,费了4年工夫将横行在哀牢山一带的土匪清剿。”
  郑宏文说:“后来李润之当上了李家最后一位土司,开设机器织(染)布厂、机器厂冶炼厂、铸锅厂和造币厂等,还贩大烟、设卡收费、收租赋、把持官盐、处处设商号等等,管辖着双柏、景东、镇沅、墨江和新平5个县,聚敛了大量的财产,他家的财宝有几许谁也说不清,听我爷爷奶奶说过,他还兴办了一所学校,此刻这所学校还在。他为了保健身体发明确牛奶煮鸡,另有鸡装鸽子、鸽子又装小鸟炖鸡法。后来据说他家的财宝都藏在地下暗道里了,暗道一直通往土司府后的这座山中,只是这暗道究竟在哪里?开启暗道的机关在哪里?谁也说不清。”
上一篇:臭秦桧
下一篇:藏獒杀主奇案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