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女婿

  有个扎纸匠王老头,生个闺女又白又苗条,那容貌俊得很,十里八乡找不出比她强的。眼看闺女十六岁了,王老头张罗着给闺女选蚌女婿。
  王老头选女婿挑得很,要有福像,最好是个白面墨客。
  这可忙坏了媒人子们,说了东村的不中,又说西庄的,被村的不行,再说南庄的,一旮旯都说遍了,王老头就是没挑着一个合心意的。
  媒人刘大嫂说:“王老头,世上的事哪有全都如心如意的!就是你扎纸,也扎有出差池的时候,况且人呢!”
  这一下子可提醒了王老头,他就动手扎了一个他最满足的纸人。这个纸人扎得活像真的。王老头把纸人往门口一摆,自己坐在旁边,有媒人来说媒,他先问:“那后生比得上这个纸人吗?比不上就别说了。”
  媒人都摇头说:“咱庄稼人的孩子,哪有这样白,这样风骚的嘛!”
  一天全国去,一年年过去,慢慢地,来说媒的人没有了。
  王老头看着闺女二十岁了还没个娘家,心里就着急,闺女心里也着急。她只想找个又周正又诚实的人就行了,她以为财主家礼仪多,婆婆难伺候,女婿都是三房四妾的,也看不起庄稼人家的孩子。她虽说有这么个想头,自己没有娘,也难把心思对爹爹说。有时候,口边口角的,也露出话风来,王老头也猜着八九分,而他心底里却嫌庄稼人。
  有一天,王老头像往常一样坐在纸人边,有一个令郎哥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就跑过来了,到了门前,跳下马来,指着纸人就骂:“你这个小兔崽子,我找了你三天!”说完,还动起手来,打了纸人一巴掌,把个纸人打坏了。
  王老头站立来说:“你看你这个人,怎么把我的纸人打碎了!”
  那令郎哥立即认错说:“对不住,实在对不住!这个纸人跟我弟弟一模一样,我赔礼了!他和俺娘为点小事负气,跑出来三天没见人,我适才心急才动了手。打碎了纸人,我给你赔钱好不?”
  王老头问:“你兄弟真的和这个纸人一样?”
  那令郎哥说:“千真万确,一模一样,再也没有那么像的。”
  王老头很兴奋,就把扎纸人选女婿的事跟他说了。
  那令郎哥听完也很兴奋,他说:“没有这么巧的,还真是缘分啊!我那兄弟也没结婚,一气说了好几年,没有一个姑娘他能看中的。”
  王老头把令郎哥引到屋里,让闺女出来给他看,那令郎哥看到后说:“这么俊的闺女,方圆几百里都难找,我兄弟保准同意!”
  王老头又问了生辰八字,找隔邻的瞎子一掐,大吉大利。没问闺女愿意不肯意,便做主把这门婚事给定了,连出阁的日子都一并选好了。
  本来,这人姓张,家里是一个地主。兄弟两个,骑马的令郎哥是老大,老大张获得还好;老二吃大烟,把原本一个俊容貌给吃没了,现在面皮又黄又瘦,另有一脸的疤子,斜斜眼,歪歪嘴,光头。在他家近处么有人愿意把闺女许配给他做媳妇,他哥哥据说了王老头选女婿的事,想出了这么个措施,骗了王老头的闺女。
  到了迎亲那天,几十人的部队吹吹打打来了,又热闹又派头,王老头很满足,但是老二没来,老大说犯了风寒,医生说不能出门。王老头虽然心里不是很乐意,可也没措施,就让女儿上了轿子走了。
  当天夜晚,家里人把灯都吹灭了,黑不寒冬的,老二才跑出来跟媳妇圆房,到了不天光就走了。还不让点灯,他说他娘屋里供着仙姑,仙姑不让点灯。
  就这么着有一个多月,一家人商量说,光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了局,总得想个措施。
  老大媳妇说:“等会儿叫俺兄弟装作一个卖杏的,叫兄弟媳妇去买杏,看她见到老二怎样。”
  商量完了,老二就挑着一担杏在街上喊:“卖杏了!卖杏了!”
  地主婆叫出老二的媳妇说:“街上来了卖杏的啦,给你钱,你去啊卖两斤杏回来吃!”
  不一会儿,她就买了一包杏回来,大家都吃,就她不吃,她婆婆问:“老二媳妇,你咋不吃呢?”
  老二媳妇说:“娘,你没有瞥见卖杏的人长得那个样,想想我就吃不下去!”
  一家人听了这话都犯愁。老大媳妇说:“我又想出了个措施,一定能行!”
  到了夜里,等老二到媳妇屋里去了,老大媳妇披头披发,身上披红挂绿的系着绳布,拿了个铜盆,骑在南屋的屋顶上,她把铜盆“当——当——”的敲了几下。
  老二媳妇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起来看,只见月亮下,南屋的屋脊上骑着个人不像人、兽不像兽,到像是魔鬼的这么个东西,吓得立即想关门往回退,可身后老二却把他盖住了。
  这时,屋脊上的那个东西阴阳怪气的叫着说:“我是黑狗妖,你们两个今夜都得死,你们自己说,哪一个先来送给我吃!”
  老二媳妇“妈呀”一声,吓得瘫倒在地上,对男性说:“咋办啦!”
  老二说:“媳妇别怕,有我呢,看我的。”说完就冲着南屋跑去。
  这时,南屋顶上的那东西又“当——当——”的响,还叫着:“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说着说着就不见了。
  然后,老二就倒在地上打滚,还一边喊:“哎呀!好痛啊!我的脸被魔鬼给毁了!”
  不多久,一家人都跑过来了,地主婆抱着老二哭:“儿啊,你的脸怎么都给妖精毁成这个样啦!”
  老二也哭:“娘啊,我要是不出手,今夜我媳妇就得喂魔鬼啊!”
  地主婆又问她:“老二媳妇,你男性为了你,给妖精害了,你不会嫌弃他吧!”
  老二媳妇想想也挺感动的,就说:“娘,这么好的男性,我咋会嫌弃呢!”
  一家人听了都很兴奋,暗暗夸赞老大媳妇好主意。
  第二天早上,老二媳妇看着他男性那个样,越看越以为像卖杏的人,越看越受不了,越看越惆怅。于是,趁人不注意,偷偷上吊死了。
  王老头听到噩耗,惆怅得几天起不来床。后来又打探明白了真相,以为闺女死得冤枉,想去衙门起诉,可又没得钱。又是气,又是悔,没过几个月,也死了。
上一篇:女大不中留
下一篇:能仁僧人传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