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括煮观音土

  沈括是北宋著名科学家,有一年,他搬到镇江梦溪园今后,据说城外银台山景色好,他就骑了一条毛驴,专程前往游览。
  快到银台山的时候,远远瞥见山脚下,蜂拥着黑糊糊的一群人,捧钵子的,挟麻袋的,跌跌冲冲往山上爬。这些人做什么呢?他就下了驴,跟着上山。到了山上,人更多。那些破衣烂衫的男女老小,蹲在地上,拿着铁铲、铁锨,用劲朝岩洞挖,挖出的是一块块发亮的土壤,还装在钵子里。沈括很希奇,问一位暮年人:“请问老人家,挖这个做什么?”
  “吃呗!”老头儿叹了一口吻,“唉!眼下春荒,还只有靠它度命呢!”
  沈括一愣,又间:“老人家,你们听谁说这泥好吃的?”
  老头儿四面看看,压低喉咙说:“不能讲!要是被观音菩萨晓得了,吃下去恶心是小事,还要有大难临头哩!这是僧人传的仙方!”
  啊,会有这种事情!沈括直摇头。晓得挡不住,他也不作声,借了把短锹,亲自挖了两块观音土,放到袋子里带回家。倒到锅里放水煮开了,拿筷子一搅,化不开来,捞一团一上来捏捏,倒有一股粘性。他想:观音土不化,又有粘性,一准不能吃,要想个办法启发启发他们才行。
  第二天早上,沈括带了两个小伙,拎了一口小锅,又到了银台山。山脚下仍是挤满了来挖观音土的人。沈括使劲挤到人堆子里一看:呀,有个伢子蹲在地上,双手托住头喊“头昏”,另有一个小伙子爬在草地上,嘴里不住地呕,黄胆水都呕出来了。旁边有个暮年人却在叽哩咕噜说:“这两个人准是心不诚,冒犯了观音菩萨了,要不,怎么会呕吐呢?”
  沈括看到这景象,上前说了:“诸位,这两个人头香、作呕,是吃观音土吃坏了!”大家见是个读书人,想必有些见地,便问:“先生,观音土是仙方咧,吃了怎的头昏作呕呢?”
  沈括笑嘻嘻地说:“这不是什么仙方,是僧人哄人的!这观音土烧不化,另有粘性,人吃下肚怎么不头昏、作呕?怕连大便都解不出来呢。”
  这时沈括也不多说,就叫两个跟他去的小伙支起小锅,把一块观音土贴在炉子后头,一块观音土倒到锅里,放水把锅烧开了,用筷子一搅,捞一团上来捏捏,比粘面圆子还要粘。就地对众人说:“五谷下肚,消化了能力养生。这种土壤,粘性又大,水开了半天,它在锅里一点不化,人吃下肚,肠胃怎么受得了呢?”
  这么一说,在场的人都省悟过来了。
  沈括蛮兴奋,又说:“这观音上虽然不能当饭,可有一桩大用处。”说着就把炉边的硬土剥下来。高高托在手里说;“你们看:这块泥坯,是用观音土烤的,它比平凡的砖硬实得多。用这种粘土来烧成耐火砖头,砌炼铁炉子,再大的火力,它也不怕。真是个宝贝啊!假如把它装到外路去卖钱换粮食,不是就不愁没得吃了吗?”
  这下子,在场的人都轰起来了,适才还担忧春荒难度,此刻据说它能烧砖砌炉,卖钱换米,真是绝处逢生了。贫民们个个都欢天喜地地上山来挖观音土,用车子推,拿箩抬,忙得热热闹闹的。回去又找窑工师傅商量,东处借几文,西处凑个份子做成本。造窑烧砖,装到外路炼铁的地方卖钱、换粮。这样,不多日子,春荒就渡过去了。
  一传十,十传百,远近百里方圆的老窑工,贫民们都来学用观音土烧耐火砖的办法。沈括还亲自到窑上去,和窑工们琢磨,把窑加高加固,又改成方的。路过他悔改的窑,烧出来的耐火砖,身骨愈加坚固,用它砌成的炼铁炉,耐火的效力式强,又中用,又划算。打这时候起,镇江城就有了专烧耐火砖的窑了。
上一篇:元宵节的传说
下一篇:贺兰山大金库的传说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