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泥盘龙

  第二次北伐来势汹汹,腹背受敌的张大帅又遭到了日本特使的讹诈。内忧外患之下,他可否保住“大清第一国宝”——
  一、 劫宝
  百姓当局“二次北伐”的各路雄师以排山倒海之势,自南向北席卷而来!张大帅顾此失彼,疲于应付。在关内的地皮儿,很快只剩下北京和天津一隅之地。好不轻易稳定战局与“北伐军”打成胶着僵持,居心不良的日本人又磨刀霍霍,十万关东军精锐全线开进了东三省!困守在北都城的张大帅,马上陷入背腹受敌之境!
  北都城内大帅府作战室,各地接二连三的败报如黑云压城,砸向张大帅的焦头烂额。张大帅正骂骂咧咧,一直负责与“北伐军”代表接会谈判的张少帅匆忙进来汇报:“父帅,日本天皇特使町野武马来了!”
  町野武马是张大帅的国际事务参谋,同张大帅有着多年的私交。但值此危急生死之际,日本人的情感往往分文不值。张大帅一甩烟袋锅儿:“叫他到议事厅相见!妈拉巴子的,我倒要看看日本人这次玩儿的什么猫腻!”
  “大帅别来无恙?”町野武马一走进大元帅府的议事厅,就向张大帅打趣道。见张大帅冷着脸,叼着尺八长的大烟杆儿没吱声,顿又颇感没趣,讪讪说道,“其实,町野是给张大帅送好消息来了。大日本帝国国会已达成共鸣,只要大帅承诺践行《五路公约》,帝国的十万关东军即是大元帅的左膀右臂。‘北伐军’一兵一卒也到不了关外!”
  面临町野武马的嚣张,东北军将领们敢怒不敢言。一旦日本人翻脸卡住东北军退往关外的流派,张大帅的全部家产势必赔个精光!
  而践行北洋时代同日本人签定的《满蒙五路公约》,无异同意日本人在东三省肮地插上五把钢刀。今后关外的白山黑水,更将到处受日本人控制。可眼下若不承诺日本人的要求又有什么措施?明知是饮鸩止渴,也要先把这碗毒药喝下去!于是张大帅猛地站起来,一拍他那亮亮的秃头,大笑道:“不就是修五条铁路么!你们日本人愿意修,修就是了!炳哈哈哈……”
  町野武马没想到事情办得这么顺利,高兴之余,深悔自己价码开得太低。这个贪婪的日本政客,顿时得寸进尺!
  町野武马了解张大帅的脾性。况且关于《五路公约》之外,他提前并无另外附约草案。于是町野武马想来点儿实惠的,可以顿时兑现的。
  “下个月,就是我们天皇陛下的诞辰了。天皇陛下一直喜欢中国文化,因此我想大帅府中那块‘澄泥盘龙砚’若呈现在贺礼之中,天皇陛下必是喜欢的……”
  张大帅双眼一翻,紧盯着町野武马:“我说老町野,‘澄泥盘龙’是康熙爷手制的国宝,我们老张家的命根子!怎么,你还真要掘了我老张家的家底儿不成?”
  町野武马一笑:“大帅保住麾下四十万东北军,怎么能说被掘了家底儿呢?况且我大日本帝国神勇无敌的关东军,莫非还抵不上大帅府的一块澄泥砚台吗?我天皇陛下一旦无力制约军方的蠢蠢欲动,大帅这次恐怕连关外家乡都回不去了!”
  这哪里是什么外攀谈判,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讹诈!张少帅和所有东北军高级将领都紧张地盯着张大帅那张铁青的脸,和他紧握着烟袋杆青筋袒露的手。议事厅内马上剑拔弩张,哑然无声!
  二、 渊源
  这“澄泥盘龙”是怎样落入张大帅手中的呢?说来话长。
  据传是在大清康熙四十八年,康熙帝王御驾亲征葛尔丹。告捷班师回朝途中经过山西汾水,偶得一车上好的澄泥。康熙帝王博学多才,素喜收藏文房四宝。兴之所至,便把澄泥带回京师。亲自把澄泥晾干、制坯、烧制,然后又请大内第一流的雕工整璞、镌刻、打磨,终于制成一块重逾百斤,三尺见方的巨砚“澄泥盘龙”。那“澄泥盘龙砚”色呈朱红,细腻滋润,九条雕龙活灵活现,势欲飞腾,为康熙帝王晚年最为喜爱之物。康熙驾崩之后,“澄泥盘龙砚”便深藏于清宫大内,被奉为“大清国第一国宝”。
  到了雍正十年,雍正帝王为表扬两朝宠臣大学士张廷玉忠心侍主,勤政为民,便把“大清第一国宝”“澄泥盘龙”赐予他收藏。
  后来到了乾隆年间。此时,张廷玉弟子故吏遍布全国,深为乾隆帝王所忌。乾隆十三年,乾隆帝王亲赐三朝老臣张廷玉御制诗。张廷玉一时失察,未亲至午门谢恩,被乾隆帝王抓住了把柄。乾隆帝王传旨查抄张家所有御赐之物,特别要抄回“大清第一国宝”“澄泥盘龙”。
  张廷玉深知“澄泥盘龙”于张家的象征意义,便拿出雍正帝王的遗旨以死相迫,与乾隆帝王匹敌。甘愿张家在都城无立锥之地,也不交出“澄泥盘龙”。乾隆帝王无奈,只好作罢。但张廷玉死后终未入大清朝的“凌烟阁”,恐怕也正因此事。
  再后来,张家便逐渐淡出政界,远离官场,回到江南庐州家乡。但那块象征张氏家族荣誉的巨砚“澄泥盘龙”,非但未给张家带来几许福祗,还使张家频频陷入江湖的腥风血雨。若不是“澄泥盘龙”名气实在太大,江湖豪强难以轻松吃下,张家恐怕早就因“大清第一国宝”而败落了。
  民国五年,张廷玉的后人、张家的当家人张雪翁至关外选焙药材,被关东巨匪“迟三彪子”绑架,“迟三彪子”单要“大清第一国宝”才肯放人。这“迟三彪子”够胆大,竟要用“澄泥盘龙”去换取俄国人的支持,扩充自己在东三省的势力。张家人谁也不敢作主,便求到与江南庐州张氏素有渊源的奉天海城张氏门下。这才引出已显露头角的一代枭雄奉天张大帅!
  张大帅很敬服同宗的庐州张氏族人,立即抽调了一个师的军力围剿巨匪“迟三彪子”。不到三天时间,“迟三彪子”的部队便被强行收编。张大帅救出了张雪翁。
  张雪翁苦于“大清第一国宝”成了张门第代之累,早有把“澄泥盘龙”献归国库之意。经此浩劫,更是明白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再加上他视张大帅是不世而出的英雄人物,便就势结纳。于是,江南庐州张和奉天海城张便续了辈,连了宗,成了一家人。“大清第一国宝”这才移到了张大帅府中。
  说来也怪,张大帅得意“澄泥盘龙”后,仗竟是越打越顺。几年光景,就打跑吉林和黑龙江督军,统一了东三省,并兼任蒙疆经略使,成了真正的“东北王”。再接下来,又难以想象地击败关内与他同样如日中天的吴大帅,当上了“安国军”大元帅……假如说《五路公约》是插在东三省白山黑水之上的五把刀,那町野武马讹诈“澄泥盘龙”,简直就是要挖掉张大帅心头的一块肉啊!
  沉思半晌,忽然,张大帅一拍虎皮座椅的扶手大喝一声:“为了四十万关东子弟,俺老张豁出去了!小六子,请康熙爷传下的国宝,‘澄泥盘龙’!”
  三、 玉碎
  大元帅府的密室被缓缓打开。一副巨幅“虎”字中堂之下,供桌上赫然摆放着张大帅动用了专列,用一个特务连押送来京的“大清国第一国宝”,巨砚“澄泥盘龙”!
  “什么狗屁‘大清第一国宝’!不就是一块泥疙瘩,土坷垃么!这么大的东西,你们天皇的桌子也放不下啊!我看,给你们天皇陛下当澡盆子洗满月澡还差不多!炳哈哈哈哈……”张大帅哈哈笑着打趣。
  町野武马再也粉饰不住脸上的得色。少帅和东北军的将领们谁也不敢说话。他们都明白,张大帅笑在脸上,苦在心里。此时谁要是找不自在,绝对军棍伺候!
  “还愣着干什么,小六子!快动手,把‘澄泥盘龙’请下来,给你町野老叔装箱!”见少帅迟迟不愿动手,张大帅不耐烦地挥手吩咐。
  看着张少帅和两名卫兵把“澄泥盘龙”缓缓移下供桌,町野武马脸上的笑纹更深了。
  忽然,环抱巨砚的九条盘龙之一向内一折——“澄泥盘龙”嘭然坠地,顿成碎片!
  东北军将领们脸上的惊愕,顿成碎片!町野武马脸上的笑纹,顿成碎片!
  大元帅府密室的空气犹如凝固一般。张少帅和那两名卫兵更是呆若木鸡!
  “妈拉个巴子!”张大帅忽然怒骂一声,伸手拔身世边一名将领腰间的手枪,抬手便向少帅扣动了扳机!身边的东北军将领们纷纷抢步向前,托起张大帅的手腕!
  “啪啪啪啪”连发的手枪子弹越过少帅头顶,射向了密室的屋顶!
  “拉出去军棍伺候!”大帅咆哮,大元帅府的密室内乱作一团。堂堂大日本天皇特使町野武马坐立不是,只好在纷乱中怏怏告别……
  入夜。张大帅孤身一人来到少帅的卧室,检察挨了四十军棍的少帅的伤势。“没事吧小六子?妈拉巴子!军法处的这帮王八羔子……下手怎么这么狠!”张大帅狠狠骂道。少帅忙扶床坐起:“我没事爸爸。只是……只是惋惜了我们的国宝‘澄泥盘龙’……”
  “惋惜什么!”张大帅道,“‘澄泥盘龙’上的九条盘龙按方位排列,当然要九个人抬能力受力匀称。那么繁重的泥块三个人去抬,哪有抬不破的?我本意就是让你把它摔了!”
  “为什么?莫非,那‘澄泥盘龙’……是假货?”少帅大吃一惊。
  “关外苦寒之地,一块澄泥都可贵,哪来什么假货?”张大帅哼道,“再说那么大的澄泥砚,就是赝品也他妈价钱连城!可老子我甘愿把它砸了,也不把它给日本人!不落千古骂名!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叫‘宁死不屈,不为瓦全’!”
  “澄泥盘龙”被摔成碎片后的第三天,张大帅回奉天的专列在皇姑屯被炸,张大帅不幸遭灾……
  但东北军并没有呈现日本关东军所等待的混乱。获得消息的少帅化妆成车夫,很快机密回到了奉天。并以闪电手段除去了东北军中亲日派将领杨霆宇和常荫槐,稳定了大势,没给日本关东军丝毫可乘之机。
  接下来,即是《五路公约》的再度搁浅,即是少帅以“宁死不屈,不为瓦全”的魄力,顶住镑方压力,断然公布“南北易帜”,结束了东三省长达二十多年的军阀割据。
  别的,听说1936年少帅同西北军杨虎成将军机密动员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的时候,少帅身边,就带着一片“澄泥盘龙”的碎片,那碎片里面,有少帅平生承袭的精神和睦魄,那就是“宁死不屈,不为瓦全”!
  注:澄泥砚,四大名砚之一。产于山西,至今已有1500年的历史。澄泥砚的制作先缝绢袋于汾水中,迎浪张开袋口,过滤水中泥沙,一年后袋内泥满,取出风干,制成砚坯,再烧制成质地似陶的砚台,最后路过整璞、镌刻、打磨等一系列工序,这样一只澄泥砚就问世了。澄泥砚石质细腻、光润,以朱砂色和鳝鱼黄色为上品。
上一篇:马步芳乌鞘岭藏宝之谜
下一篇:床头婴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