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考生落榜后如何生存

  作者:李志刚
  自唐开科取士以来,考中进士才有官做,而进士的录用率很低。据统计,中国1300多年的科举制度,共录用10万余名进士,均匀每年录用进士76人。杜佑在《通典·选举六》说:“开元时每年录用的进士,在一百人上下。”据《文献通考》:“玄宗时期每年录用的进士均匀不到二十七人。”能考中进士的,大抵相当于此刻各省斑考前三名。被录用进士的人,自然不为吃穿发愁,而那些名落孙山者,或做了官又被贬或辞职的念书人,一无体力,二无专业,他们是怎么生存的呢?
  名落孙山者,比较面子、相对有保障的职业当属师爷。师爷的身份不是考取进士后的朝廷命官,既没有当局编制,更不占领导职数,无正常上升空间,是地方官员自己出钱聘任的幕后顾问,职责是配合官员顾问处置政务。能干上师爷,当属落榜群体中的佼佼者。假如你是书虫,没有在江湖上摸爬滚打的实践经验,没哪个官员愿意出钱聘你。只管师爷属于当局的“三无”职员,但毕竟属于官员聘任,有稳定的工资收入,且仍有“继续加入科举”或“有重大建功表现”得以转正的时机,纵然不再想博取宝名,也可以活得很润泽。好比历史上的绍兴师爷,“无绍不成衙”不但说明绍昌盛产师爷,也反应出师爷也确实算是香饽饽职业!
  一般而言,州县官员礼聘的大多是有江湖经验的秀才,各省道台以上的官所聘的师爷是高级师爷,至少是个举人。师爷名义上是“佐官而治”,实际往往是“代官出治”,手中掌握了相当一部分官府的实权。高级师爷由于包揽事务,威风得很。当年左宗棠“三试不第”,本计划“长为农民没世”,但经不住老密友郭嵩焘等人的劝勉,应湖南巡抚张亮基之聘出山,所有军政大事皆由他一手专断。晚清大学问家樊增祥的父切身为正二品总兵,只因冒犯了师爷左宗棠,一句话就让总兵大人的乌纱帽丢了。李鸿章在曾国藩幕内,在与太平军打仗的奏折中,将“屡战屡败”改为“屡败屡战”,在战败之余,一字之差,精神和睦韵完全区别,使店主转危为安,深得曾国藩欣赏,传播至今犹称佳话。后来,两位师爷富丽回身,左宗棠靠的是镇压太平天国的重雄师功,李鸿章是凭本领考中了进士,从此逐步成为晚清帝王的股肱大臣。
  在落榜的念书人中,能被地方官礼聘为师爷的比例,比“考中进士为官者”高不了几许,大多半人不得不走上“著述都为稻粱谋”这条路。好比卢照邻、孟浩然、贾岛等一批极具声望的才子,既“屡试不第”,又没地当师爷,只好沦为无业游民。他们大多靠写营生,有的因此过上了小康生活,甚至成为百万大亨,但有的依然穷困落魄。
  另有弃官为民的念书人,只管文笔一流,但不屑为五斗米折腰,乃至生活难觉得继。公元759年,杜甫抛官弃职,举家西行,居无定所,过着“生涯似众人”的生活。770年,杜甫因无钱治病,病死在湘江的一只小船中。这段岁月,他只管也写下了大量的文字,但多是反应“先全国之忧而忧”或“居庙堂之远则忧其君”的文章,好比《茅舍为秋风所破歌》、《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等,“为稻粮谋”的文章一篇也没有。
  落榜者有好多具备真才实学,失败的原由大概是发挥失常,也大概是科举舞弊的牺牲品。他们中的有些人成了“知本家”,只管孔夫子不属落榜之列,可是这职业的开山鼻祖,他门生三千,贤人七十,个个都收学费,收益不菲。自开科取士以来,落榜而有真才实学者纷纷效仿,也有人为偷懒,无需招三千门生,选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教,就可丰衣足食。
  有的人念书不行,干脆学做生意。明朝沈万三、清朝伍秉鉴,家族殷实,虽有钱念书,但科举无望,追随父辈学做生意,成为那时的贸易巨子。伍秉鉴事业巅峰时拥有财产2600万两(那时美国最富有的人也只有700万两),是名副其实的世界首富。美国《华尔街日报》统计了1000年来世界上最富有的50人,有6名中国人入选,伍秉鉴就是其中之一。
  当然,也有些落榜的念书人,屡考屡败,屡败屡考,好比范进,最后沦为神经病。别的另有一类,好比李自成、洪秀全,屡试不中,不得功名,干脆一气之下走上造**的道路,做了起义首脑,不过这两类落榜念书人的选择,几百年才出一个,没有代表性。
上一篇:古代百姓为何鄙视役隶
下一篇: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其人其事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