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其人其事(2)

  从8月下旬开始,恼羞成怒到极点的法国政府命令20余艘法舰封锁了台湾海峡,妄图困死台湾。当时清守军的处境也确实很艰难。经过两个月的血战,“能战者不足三千人”,加上天热疫疠流行,“军士日有死亡”。但刘铭传决心战斗到底,表示一定要“同将士惟拼死守,保一日是一日”。为了抵御入侵,他组织将士筑长墙,挖巨洞,做好持久固守的准备。同时还激发当地绅士和民众的爱国热情,主动出钱出力,设法自救。结果,反倒使孤拔陷于进退维谷的困境。1885年3月,法军在镇南关大败。随着战局的逆转,孤拔只得率法舰撤退。刘铭传成为抗法保台的英雄。
  台湾的近代化之父台湾原来隶属福建省,是福建省的一个道。1885年10月12日,清政府根据几位大臣的“奏议”,下诏将台湾道改为中国的第二十个行省———台湾省。大臣们建议把“福建巡抚改为台湾巡抚”的理由是:“台湾为南洋枢要,廷袤千余里,民物繁富……宜有大员驻扎控制”。正值督办台湾军务且有福建巡抚头衔的刘铭传,遂被任命为第一任台湾省巡抚。尽避刘铭传在台湾建省时间上有自己独到的思考,认为应该“缓办”几年,但这个忠于职守的大员在台湾巡抚任上呕心沥血,一干就是6年,直到1891年因病退休回乡。
  若干年后,人们用这样的言论来评价刘铭传在台湾的政绩:
  ———“刘铭传是台湾近代化建设的先驱”;
  ———刘铭传在台湾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奠定了台湾近代化的基础,他是“近代台湾资本主义开发的先驱者”。
  ———直到现在,海峡两岸的人民仍在怀念这位第一任台湾省巡抚,今天的台湾岛上还有许多刘铭传的纪念设施。
  的确,刘铭传在任期间,为台湾做了许多好事。他是台湾的近代化之父。
  刘铭传曾这样坦言道:要以“一隅之设施为全国之范,以一岛基国之富强”。
  他在台湾的近代化建设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个方面。这些改革,使台湾的局面为之一新。
  清初,台湾仅一府三县。刘铭传按照省的设置,在台湾设三府一州十一县五厅,将台湾分为南、中、北和后山四路。中路为台湾府,下设台湾、云林、苗粟、彰化四县及埔里社厅。南路为台南府,下设安平、嘉义、凤山、恒春四县及澎湖厅。北路设台北府,下设淡水、宜兰、新竹三县和基隆厅。后山设台东直隶州,下设卑南、花莲两厅。这一套行政设置,奠定了今日台湾省行政区划的基础。
  抗法保台的实践,使刘铭传深深意识到加强台湾防御能力的重要性。他在上奏朝廷的折子中这样写道:“台湾为东南七省门户,各国无不垂涎,一有衅端,辄欲攘为根据。今大局虽云粗定,而前车可鉴,后患方殷。一切设防、练兵、抚番、清赋诸大端,均须次第筹办”。基于这种考虑,他在基隆、沪尾、澎湖等地修筑了10座“铁水泥”结构的新式炮台。
  同时向英国购买了阿马士顿后膛炮31尊和一批水雷,布设在海港入口处。还定制了几艘国外炮舰,并在台北创办了机器局、军械所、火药局,自己制造枪支弹药。
  在军队建设上,刘铭传提出了“辟全台自有之利,养全台自守之兵”的思想。
  他很注意学习西方军事技术,要求部队做到“严肃营规,认真操练,挽回积习,以备捍乱保邦”。为此,他对全台国防军进行了整编,将原来40营兵整编为35营。
  所编士兵一律更新装备,练洋操,习洋枪,学习军事理论。所有这些,极大地提高了台湾的防御能力。
  刘铭传上任时,台湾的财政入不敷出。原因是田赋紊乱,税收虚糜。为了减轻政府的负担,刘铭传大胆提出了“以台之财,供台之用”的主张。1887年,他下令在台南、台北分设“清赋总局”,由30名得力官兵,分赴各县,丈量土地。经过3年清丈,台湾田赋混乱的状况得以扭转。台湾田地面积从赋前7万余甲,增加了4倍,共约30万甲,税收也增加大约3倍。原来每年征收的田赋额银仅有18万两,清丈田地以后,年征银达到67万两。为了整顿税收,还在台北设立了“厘金总局”,对各种厘金进行清理,竭力堵塞漏洞,以求涓滴归公。整顿以后,台湾全省年财政总收入从原来的90万两,激增到300万两,高时达到450万两。
  刘铭传看到台湾资源丰富,可开发和利用的资源很多,于是“通商惠工”,首先设立了煤务局,采用官督商办的方式,投资40余万两银,购买新式掘煤机,日产煤100余吨。到1891年,台湾煤产量达到7.7万吨。1886年,又在台北设立磺务局,在沪尾开办硫磺厂。自1886年至1890年,共产硫磺122万斤,年收纯利约4000两白银。此外,还陆续设立了煤油局、伐木局、蚕桑局、抚垦总局、樟脑总局等一批新式企业。
  早在1880年,刘铭传就上奏清廷,建议在国内修建铁路。因守旧者反对而未果。1887年,经清廷批准,他在台北成立了铁路总局,到1891年建成了一条北起台北,南抵新竹,全长68公里的铁路。
  这条铁路的开通,不仅改善了台湾北部地区的交通状况,还极大地促进了北部地区的经济发展。这是我国自筹资金、享有主权的第一条铁路。
  刘铭传还大力发展台湾的通信事业。1886年,他在台北设立了电报总局,先后在省内架设陆地电报线500公里。
  当时的主要城市,如嘉义、台南、彰化、新竹、基隆等都设有电报分局。同时筹办铺设了两条海底电报线路,一条从沪尾到福州,全长217公里;一条从安平到澎湖,全长98公里。这样,台湾水陆电线衔接,不仅省内信息畅通无阻,而且与中国大陆的联系也极为便捷。1887年底,刘铭传还撤除了旧式驿站,在台北创设邮政总局,总局下设43个分局,并自行设计台湾邮票,根据邮件轻重及远近收取邮费。
  对于台湾的教育改革和人才培养,刘铭传也非常重视。执政期间,他举办了在台湾本岛进行的首次科举考试(乡试),为台湾培养和造就了大批人才。他下令创办的台北大稻埕六馆街西学堂,除教授中国经史文字外,还包括英、法、德文以及史地、测算、数学等,这是台湾第一个新式学堂。他还进山“抚番”,安定民心,并单独为中部山区的少数民族山民办了学校。
  可悲的是,刘铭传在台湾的一系列改革也招来一些顽固人士的非议。“内外臣工多所嫉忌,而台湾绅士亦肆为蜚语”。1891年,他被迫辞官还乡。甲午战争后,台湾据《马关条约》割让给日本,刘铭传闻讯悲愤至极。1896年1月12日凌晨,积郁沉疴的他停止了呼吸,享年60岁。
上一篇:古代考生落榜后如何生存
下一篇:史上无耻的性交易-献妾夺媳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