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后主的最后愿望

  天下,男女各半,女性在绵延数千年的文化进程中,自有其不容漠视的地位与贡献。而谈到以女性为表现主题的艺术作品,也确实与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史,同等地源远流长、品类丰富。祇不过,在一般人的刻板印象中,听到“女性的艺术”,总习惯把它跟与美人画,或者美女雕像联想在一块儿。事实上,女性艺术所包含的内容,又何止如此狭隘?诚如现实生活中的女性一般,女性艺术既可以描写为持家、育儿的贤内助天京天王府左殿内,养着一只青羽鹦鹉,住在银质笼中,每见幼天王走过身边,便振羽高唱:“亚父山河,永永崽坐!永永阔阔扶崽坐!”只是,“亚父”洪秀全的残山剩水,幼天王没“坐”多久(不过半年),便都被清军收复,幼天王自己也被湘军捉住。太平天国覆亡,几个“扑克牌”上的大头目都被捉住。其中,英王陈玉成、干王洪仁玕最有视死如归的英雄气魄,杀身成仁,流芳后世;忠王李秀成写下洋洋数万言供状,中有露怯的文字(也有说这算“诈降”的),晚节不保,有愧于忠王的封号;而在审讯时痛陈今是昨非、亟欲洗心革面的,只有幼天王洪天贵福一人。
  同其他俘虏一样,幼天王也写了一份供词,开头是自我介绍:“现年十六岁,老天王是我父亲,他有八十八个母后(啧啧,咸丰只有十八个妃嫔,比天王差远了),在我九岁时就给了我四个妻子,不准我与母亲姊妹见面(此即洪秀全推行的‘严别男女、整肃后宫’政策)。”可见,幼天王尽避有丰富的物质享受,但对母子、姊弟间的亲情感受不深,不能不说是一种缺憾。
  洪秀全自宗奉“拜上帝教”后,便禁止军民阅读儒家书籍(称为“妖书”),幼天王却不爱那些宗教书,而从书库里偷出《史记》之类的书,私下里看得津津有味。小孩子的成长史,几乎就是一部对长辈的各项禁令的反抗史,贾宝玉偷看《西厢记》,幼天王偷看《史记》,看的书不一样,其标示的意义却差不多。但是,贾宝玉从“淫书”里学会了不少恋爱的花招,幼天王却没有从儒书中学到“士可杀不可辱”的骨气;讲完逃亡、被俘的经过,他笔头一转,写道:“那打江山的事都是老天王做的,与我无干。就是我登基后,也都是干王、忠王他们做的。广东地方不好,我也不愿回去了,我只愿跟唐老爷(唐家桐,抓获幼天王的军官)到湖南读书,想考秀才。”末了,他还赋诗三首表明心迹,其一云:“如今我不做长毛,一心一德辅清朝。清朝皇帝万万岁,乱臣贼子总难跑。”
  蜀后主刘禅一句“此间乐,不思蜀”,被后人责骂千余年;幼天王如此表态,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刘禅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四十多岁;幼天王只是十六岁的花季少年,对他求全责备,是否过于苛刻?随后,幼天王被“寸磔”,并未如刘禅那样安享余生,他的哀求只让他显得更加可怜,而非可恨。
上一篇:太原奇案-清末四大奇案
下一篇:太监郑和为何会有后裔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