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为何对洋人满怀仇恨(2)

  老佛爷痛恨洋人,这恐怕是不足为怪的。在光绪即位以前,外国使者从来没有被邀请进入皇宫,除了外交上的任务,如呈递国书、传达他们当局的汇报、凝听帝王的圣训等等。从进入到脱离,一般不跨越五分钟就能完成所有的任务。纵然这样,也曾多次呈现外国使者直接或间接轻礼慢待中国帝王的表现。其中的原由主要在于中西思想观念区别,而西方使者的思想和眼界十分狭隘,他们无法理解适合中国国情的礼节。事实上,千百年来,中国一直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强盛的国家。
  中国历史如此之悠久,而那些新兴国家尚未离开襁褓,他们就妄想支配这位堪称大清帝国最伟大的女性!天经地义,老佛爷无法容忍洋人的所作所为。更令她大怒的是他们那祸害人心的宗教教义居然突破重重障碍到达了帝王身边,翁同龢竟敢向光绪传授基督教教义!这种情形一直连续到20世纪前夕,老佛爷废黜光绪的时候。
  “另有别的一件事情也必需痛斥这帮外国蛮子传教士,他们竟然抓走我们内陆的穷孩子去做药品试验。听说,他们还把小孩子的眼睛挖出来制药!倘若我们把中医派到英祥瑞、美利坚、德意志,把中医知识强加于这些国家。试问,这些国家可否同意?显然不能,可以说果断不会同意!让大家各从其俗,各制其药,我以为此为上善之策;他们可以宣教弘法,可是必需是对那些愿意接受的人。而我们恰恰不肯意从其意,可是他们诡计强加于我们!洋人今日已成我中华帝国之祸端,何时天降良方让他们永远脱离中华帝国?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一定会赞颂洪福齐天!”
  太后的一番话将我带回了曾经在紫禁城里渡过的光阴,宫中的切身经历让我对太后的怨怼靶同身受。当时候,我担当太后的一等贴身侍官,她委派我负责管理照看宫中的所有金银器物,以防被居心不良的外国古董贩子拐走。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洋人确实十分粗暴,简直可以说是无法无天。当然,并非所有的洋人都是这样。因为我也有很多洋人密友,他们是堂堂正正的外交官,他们乐意生活在中国,也准许在中国生活;由于一些害群之马,使得老佛爷把厌恶憎恨之情扩展到所有的洋人——不过,有时候害群之马真是为数不少。
  有些入宫的外国女性,一看到宫娥贵妃们的华贵衣着,就不可一世地品头论足,推测衣服的价格,甚至肆无顾忌地用手去抚摸那些华贵的料子,却丝毫不理会主人的身份与职位。她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与身边同样庸俗不堪的密友热火朝天地议论不休。这对她们来说,就是一件稀松寻常的事。有一次,一个蒙昧的外国妇女突然从老佛爷身边不辞而别,直奔前面的大殿而去。本来,那边站着一位端庄秀丽的贵妇人。蒙昧无礼的外国妇人抓起面前这位贵妇的围巾,对她身后的密友们狂呼乱叫:
  “啊,你们快来看这一个女性呀,她是何等美丽啊!”好像,站在她眼前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女性,更不是一个尊贵的皇家女子。
  我急忙遇上前往,希望能排遣一下这个令人尴尬的局面,以免她这种极端卤莽的行为引起老佛爷的注意。我轻轻碰了一下这位外国女性——我简直无法称她为女士,“对不起,夫人请尊重一点,这位是我们的皇后!”
  自然,老佛爷也目击了这一切,也听到了那位妇女在我告诫之后的呵呵傻笑。等这帮所谓的代表团脱离之后,老佛爷让我把适才的事情原原本本讲给她听。的确,我一点都不怪罪老佛爷讨厌洋人。
  当然,这好像是题外之话。
  怨怼已久的老佛爷,依然言辞猛烈、滔滔不绝地表达她的不满:
  “再说洋人男女之间的接触。对我们来说,男女授受不亲。我们的女性讲究贞操,节烈教化始自垂髫,妇女之辈视贞节为无价之宝。但是,看看那些洋人!女流之辈常抛头露面,男男女女出入成双成对;男女共舞,执手揽腰,大感冒化;女性共舞,无可厚非。非夫非妻的男女亲昵共舞,我永远不能理解。对于洋人的生活,我所知多矣!我不会相信,一个女性与老公之外的男性贴胸揽背地跳舞,男性莫非还能如柳下惠那般坐怀不乱?纵然那女孩重视操守贞洁,她也不大概坚持恒久。天地之间的万事万物,都要遵循一定的发展规律。男女两性持久重复接触,譬如跳舞,对男性大概无甚大碍,对女性肯定会有不良影响。这在我的国家千万不行!岂能让外国陋俗恶流乱我中华,我果断反对!”
  上文所述慈禧太后的这段独白,有些内容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可是它们与后来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关系密切。这些言辞说明确老佛爷对洋人的成见根深蒂固,这种成见至少在东方人是能够理解的。如果允许我再说几句离题的话,那么我要说,自从大清帝国溃散、*成立以来,欧洲的思想大举涌进了中华大地。老佛爷上述言辞中的好多内容表达得是十分贴切的。此刻,中国的妇女或多或少获得了解放,她们正沿着西方妇女的道路大步前进——所区别的是她们走得更快,正在把被束缚了千百年的情感释放出来;于是,几许不幸开始在中国呈现,因为离婚已经成为十分寻常的事。而且,男女之间也被准许自由来往。
  自然,不论采纳什么样的手段,只要能挫败洋人,就会当即引起老佛爷的乐趣。对义和团运动的支持就充分说明确这一点。不过,对于义和团运动我们不能把所有的脏水都往她身上泼。在那些日子里,在中国横行蛮横的洋人确实是使中国人无法容忍。表面上,他们是希望根据他们所谓的文明方式革新中国,实际上他们刚愎自用,并不与中国方面进行任何磋商,也不管中国人民自己是否愿意接受他们的革新。
  前文所提孙逸仙这个人的事,又是使老佛爷加倍厌恶洋人的另一个原由。
  “他们怎么可以蓄意窝藏孙逸仙这样一个罪犯呢?”有一次,她说,“他是这个国家的通缉犯,但是英祥瑞以致于欧洲、美利坚都张开双臂接纳他。这些国家让他在远处肆意抨击我中华帝国,其实也就是这些国家在肆意抨击中华!对此,莫非他们还希望得到我们的尊重吗?”
  不难看出,在义和团运动迅猛发展的过程中,老佛爷在初期的立场是对其纵容的。义和团运动并不是一件完全偶尔的事情,虽然发生在一定的后台下,却是由某种根深蒂固、历史长远的事情引起的——是路过几十年时间孕育的“高康大”,只是等候着老佛爷代表朝廷表明对洋人的立场。一旦老佛爷同意,大屠杀随时都会迅速发作。而老佛爷本人,虽然她那时对义和团的方方面面并没有了解备至,可是她根本上已经做好了随时发出信号的准备。她实在对被洋人愚蠢无礼的粗暴干预强迫得忍无可忍了。
上一篇:历史上最著名的性贿赂
下一篇:慈禧墓被毁棺抛尸之劫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