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家书感动司马相如

  卓文君,西汉临邛(今四川邛崃)人,卓王孙之女,善于鼓琴,貌美非常。十七岁时由父母包办嫁与董家,婚后不久丧夫,回到母家。
  有一天,文君闻得其父宴请贵客,不觉心动,便出来窃看。见司马相如人品清秀,举止闲雅,心中爱慕不已。一时看得忘情,不觉露出自己容貌,却被相如早已瞧见。相如见文君貌美非常,十分倾慕,便将心事弹入琴中以挑引文君,曲名《凤求凰》。其辞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有一艳女在此堂,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由交接为鸳鸯?
  凤兮凤兮从凰楼,得托子尾永为妃。交情通体必和谐,中夜相从别有谁?”
  文君素谙音乐,深知所弹词意,暗自想道,似此风流儒雅男子能得几个?我正宜托以终身,不能当面错过。但又想到他与我素昧平生,怎知他对我有意,自己想法又如何让他知道。沉思苦久,便着侍儿暗中打听,没料到相如早已派家童来找侍儿,托侍儿密向娘子道达倾慕之意,并告知其主人家住成都,家中并无妻室等情……几经周折,相如终与文君回到成都。
  不久,武帝下诏来召,相如与文君依依暂别。岁月如流,不觉过了五年。多情的文君朝思暮想,盼望丈夫的家书。万没料到盼来的却是写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十三个数字的家书。文君反复看信,明白丈夫的意思。数字中无“亿”,表明已对她无“意”,只不过不好明说罢了。卓文君既悲痛又愤恨,当即复信叫来人带回。信的内容是这样写的:
  “一别之后,两地相思,说的是三四月,却谁知是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般怨,千般念,万般无奈把郎怨。
  万语千言道不尽,百无聊赖十凭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榴花如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黄,我欲对镜心意乱,三月桃花随流水,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司马相如拆开文君的信一看,原来是用数字连成的一首诗。司马相如一连看了好几遍,越看越感到惭愧,越觉得对不起对自己一片痴情的妻子。终于用驷马高车,亲自回乡,把文君接往长安(今陕西西安)。
上一篇:敢把皇帝卖给敌人的太监王振
下一篇:文盛武衰-北宋覆亡真相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