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的男宠冯小宝瑶光殿内暴死

  有人说,武则天包养男宠是心理需要,有人说是生理需要,有人说是二者兼顾。从历史年表看,唐高宗李治死于弘道元年(公元683年)。这一年,武则天61岁。事实上,在李治驾崩前的二圣临朝时期,武则天就没有正常的性生活了。
 武则天  李治人到中年,就患上了头痛病,发作时十分剧烈。这个病对肠胃系统也有很大的影响,吃睡不香,精神自然也焦虑。到后来,李治的视力也开始下降,终日只能躺在御榻上养神,看上去是一个颓唐、死期将至的老人。这种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既不能让自己产生房事冲动,也唤不醒武则天的情欲。
  按时间计算,李治当权的后期到垂拱初年,也就是公元685年,长达十年左右,武则天的性生活一片空白。她的精力都集中在平息叛乱、消除隐患、施行酷吏政治,追逐权力上面。因此,不能说武则天是“寡妇一有权,立刻就淫乱”。但,恰恰是对权力争斗的投入,使她容光焕发,精力充沛,重返青春。
  这说明,武则天是一个男性心理占上风的女人。于是,她的性爱方式也像男人一样具有进攻性。在她和李治的卧室里,四周都安装了很多铜镜子,在李治身体健康时,两人不分昼夜地娱乐,一边交欢,一边从镜子里欣赏自编自导自演的“枪战片”。
  有一次,名将刘仁轨来求见,一进李治和武则天的卧室,看见李治坐在镜间,吓得惊呼:天无二日,土无二王,臣独见四壁有数天子,不祥莫大焉。
  满房间到处都是皇帝,是够雷人的。说起来,这也是宫廷中闹的一个笑话。但这样颇具创意的房事欢乐并不长久。李治死后,武则天只是专心致志地干一件事情,就是追逐权力,这之中的兴奋和刺激,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武则天内心的孤寂感,她不是一般市井中的寡妇。
  但是,即便你再当真,再专注,对某一件事再投入,时间一长,不免都会感到厌倦和疲劳。很长一段时间,武则天的神经始终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在政治上取得优势今后,她猛然松弛下来,感到无比的空虚和倦怠。这时的她,盼望从年青貌美的男性那边追忆自己的芳华光阴,需要用性欢快来填补心灵的空虚。说直白一点,就是饱暖思淫欲。对武则天来说,饱暖就是至高无上的权利。
  无论男性或者女性,妄想和手动终究是隔层布如隔千里路,唯有实战方可解渴,曹操的望梅骗术不中用。
  作为皇帝,你需要什么,自然就有人为你奉献什么。这是皇帝的权利,朝臣的义务。献媚也罢,尽忠也罢,总之都是奉承。于是,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为母亲献上了一个帅哥,他的名字叫冯小宝。
  这个冯小宝,是洛阳街市卖假药的小货郎,终日走街串巷,沿途叫卖。干这行当,需要具备两个前提,能说会道,身体健壮,不然吃不了这碗饭。冯小宝行,天生就是卖的。一个偶尔的时机,冯小宝结识了太平公主。太平公主见冯小宝高大魁梧,肌肉发财,身段倍儿棒,立即有心留用他。留用就是留下来用,一用,果真很爽,这冯小宝能征惯战,经验丰硕,精神抖擞,肾切下来不加葱蒜也能炒一大盘。最经典的是,他的阳具比较稀有,可与嫪毐之物媲美。
  太平公主是个孝顺女儿,自己试用之后,确定效果好,就有心将这个玩物献给母亲武则天。
  于是,冯小宝相当于一盒永葆芳华的太太口服液,被一个孝顺的女儿,当礼品孝敬给了她的母亲。
  旧唐书《薛怀义》中纪录,太平公主在向武则天介绍冯小宝时说:“小宝有很是材,可以近侍。”这话已挑得很明确,“很是材”,“近侍”,你慢慢爽吧!
  礼是好礼,武则天一见也喜欢,可不敢伸手接。毕竟高宗尸骨未寒,就算寒了,作为太后怎么也得注意点影响,直接让这礼品进宫不大妥当。武则天想来想去,想出一个主意,让冯小宝先出家,然后入宫。因为在唐朝,和尚道士出入宫廷是很寻常的事。于是,武则天就令冯小宝出家为僧,还赏给他一个名字,叫怀义。这走的是“曲线偷情”路线,想当年武则天不也是削发为尼,待在感业寺里,后来才和李治搞上的么!
  但是,另有一个问题,这冯小宝的身世太低微了,一个江湖卖药郎,太不靠谱,就算出了家,身世仍是改不了,弄进宫来仍不像话。这时,武则天想到太平公主的老公,也就是自己的女婿薛绍,她让薛绍认冯小宝当叔叔。这么一搞,世上从此再没有了冯小宝,只有改装版的薛怀义。比如现在的艺人,讲究的也是一个包装。
  薛怀义这个“灰小伙”,童话般地当上了洛阳白马寺的住持,六根净了五根,就那一根不清净,频繁出入太后的寝宫。
上一篇:武则天的男宠
下一篇:歧路仓皇-金朝覆亡真相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