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的男宠冯小宝瑶光殿内暴死(2)


  60多岁的武则天,久旱逢甘露,精力很是旺盛,与薛怀义欢度了无数个销魂的夜晚。这既焕发她的芳华,又满意她的欲望,心理生理双重快慰。在这种景象下,一个风姿犹存权势显赫的寡妇,和一个身世卑微的午夜牛郎之间,会产生传说中的恋爱吗?这是一个问题。
  精确地说,两个人的情感是过失等的。怎么过失等呢?因为,武则天对薛怀义没有恋爱,只有爱慕;薛怀义对武则天也没有恋爱,只有仰慕。这两种区别的感情搅在一块儿,就形成了一种含混的爱恋状态。
  薛怀义从一个街市小商贩,变成武则天的首席男宠,这是一个真实的历史版“灰小伙”童话。当他飞黄腾达今后,在街市中养成的恶习就袒露出来了洗洁净了的番茄,最多叫西红柿,不大概是红宝石。《资治通鉴》中有一段记实:说这薛怀义出入宫禁时,乘坐的是天子的车马,身边有十几个阉人侍奉伴随,黎民碰到了,都奔走逃避,假如有人胆敢接近马车,就被打得头破血流,打完丢弃在地,基本不管人的死活。
  由于他是僧人,所以看不惯道士,比如市集里卖灰面的见不得卖石灰的。因此,薛怀义在路上碰见道士,就无故殴打,把道士的头发剃光才罢休。有人红就有人捧,有人捧人就更红,薛怀义嚣张至极,以至于那些朝廷权贵都跪地爬行,向他敬星期,就连武承嗣、武三思都以童仆的礼仪来侍奉他,为他拉缰绳赶马车。可薛怀义压根儿没把这些人放眼里。而且,他还纠集了一批街市恶棍少年,把这些小地痞都剃发为僧,纵容他们为非作歹。那时没人敢言语,只有右台御史冯思勖站出来主张公理,以国家法令来处置违法行为。薛怀义从此记恨在心,在路上碰到冯思勖,便下令随从殴打,几乎将冯思勖打死。
  这样的货色谁不痛恨呢?可你没辙,人家是当权者的小恋人,纵使有罪过,枕边一缠绵,净肉一互搏,什么都烟消云散了。你不服也无济于事,所谓世道,就是好坏颠倒,不然就不叫世道,就不叫众生。
  那么,薛怀义是仅凭床上工夫和殷勤的侍奉,就博取武则天的欢心,从而飞黄腾达成为朝廷重臣了吗?
  当然不是。首先,我们知道,薛怀义和武则天不是纯真的肉体关系,也不是手手清刀刀断,玩一次给一次钱。他们之间,是彼此爱恋的。既是爱恋,在很大程度就是心贴心。这薛怀义还真是武则天的贴心人,太后喜他喜,太后愁他愁,太后的事业就是他的事业。
  其次,还得知道,这是什么时期,正是武则天为称帝准备的一段时期。李显被废,放逐房州当庐陵王。李旦被软禁东宫。这朝廷政务一大摊子事儿,全由武则天一手掌管筹办。这时候,谁最可信任?谁最可分忧?当然是枕边男宠,得叫他干事,不干事没有提拔底子。升官得有政绩,这是政界规则之一。于是,武则天给薛怀义安排了一个白日干的活,别光在半夜折腾了,到阳光下干点透明工程。什么工程呢?修建明堂。
  明堂是儒教的宗教建筑。古代文化的中心在宗教,而明堂则是以宗教为中心,集宗教、政事、教养为一体的所在,是古代最高统治者的“大本营”。无论哪种说法,明堂都是一个神圣的地方,一个神圣的建筑。武则天很反叛,她居然让一个男宠去主管修建工程。
  可武则天的优势就在于善用人。不到一年时间,薛怀义就修建起一座崭新雄伟的明堂,这座明堂高二百九十四尺,三百尺见方,共分三层,基层仿照四时,中层仿照十二时辰;上层是园盖,有九只龙拱捧着,设有铁制的凤鸟,高有一丈,外表用黄金涂饰。是历代明堂中最为壮观的,号称“万象神宫”。允许黎民进入鉴赏。接着,又在明堂的北面造了一座天堂,更为宏伟,一共五层,到第三层就可以俯看明堂了,这个天堂专门用来供奉佛像,佛像超大,他的一根小指里就能容纳几十个人。
  武则天以为很风光,在明堂祭拜,各种珍禽异兽、宝物排列在祭坛前,文物车骑众多,派头十足。在唐朝是史无前例的。
  派头归派头,可真是劳民伤财,天堂初建的时候,被风吹坏了,又再建造,每日要用上万的工人,到长山河区去采办木料。耗时几年,费用上亿。国库险些都空了。薛怀义花钱如流水,颇有视钱财如粪土的架势,武则天也不干涉,由着他折腾。武则天为什么要这么不惜代价这么干呢?这里面有两个情结。一是薛怀义是僧人,她有宗教情结;二是武则天想利用佛教来为自己服务的情结。
  薛怀义在建筑业方面的成功,使他官拜正三品的左威卫上将军、梁国公。既然是上将军,势必就要创立战功。于是,武则天又给她的这个小恋人派了一个差事伐罪突厥。薛怀义原本是个小商贩,花钱搞建筑尚可胜任,叫他带兵去打仗,真有点儿让人匪夷所思。武则天怎么想的呢?原由只有一个,这一年是永昌元年(公元689年),是武则天称帝的前一年,她正忙着改朝换代,北部的突厥不开眼,时常来骚扰边疆,这个很是时期,她对武将是不大信任的,再加上有心让小恋人立战功,于是就派了薛怀义前往伐罪。
  平行道行军大总管薛怀义,内瓤就是个卖药的混混儿冯小宝。他哪儿会打仗呀,可他胆儿肥,还真就带兵去了。到火线一看,没有突厥的一兵一卒。怎么回事?这突厥是游牧民族,有个特点,擅长游击作战,草上飞似的,来无影去无踪。冯小宝像韦小宝一样有狗屎运,他带兵到的时候,突厥部队恰好不在,不知游到什么地方去了。得了,我没打着你,你也没打着我,我好歹还来你的地皮走了一遭,这就算赢了。于是,凯旋而归。见到武则天,口吻那叫一个大。说那些突厥,听到我名字就闻风丧胆,一下跑没了影儿。武则天乐,好,有才,你太有才了。一兴奋,又给薛怀义升官,封他为二品辅国上将军。
上一篇:武则天的男宠
下一篇:歧路仓皇-金朝覆亡真相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