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时期最无人性的诸侯江都王刘建

  西汉有两个重口味的藩王值得一提。所谓值得一提,不是说他们对历史有多大的影响,他们真没啥影响;而是可以看看人类的淫行、或者暴虐,到底可以抵达一个怎么样的边界。
  一个是江都王刘建。刘建还在太子时,有邯郸人给刘建的父亲江都易王刘非献了一个美女,刘建就把这个美女抢了过来,再把这个邯郸人杀掉;此事虽被立案了,却不了了之。易王死了还没下葬的时候,刘建就把父亲生平所爱的姬妾淖姬等十个人召过来一起淫乱;刘建的亲妹妹徵臣已经嫁人了,回家来奔丧,又被他强奸了。
  刘建在章台宫游玩的时候,让四个女性乘小船,他就用脚去把船蹬翻,看着她们在水里挣扎,死了两个,以此取乐。后来还用这种方法让两名郎在小船上毙命,他兴奋得大笑。宫人或者姬妾有过错,刘建就让她们光着身子击鼓,或晾在树上,有时三十天才给她们穿衣服;有时把她们的头发剃掉戴上镣铐、举着铅杵来舂米;有时放狼狗来咬死这些女性,他在一边看着大笑;有时把她们关起来,让她们活活饿死。这样杀的无辜者达三十五人。
  以杀人取乐,也就而已,刘建的邪恶,另有独树一帜之处:他强行把宫女裸露着,四肢绑起来,让羝羊及狗和她交媾,看看人与禽兽生下的孩子是怎样的。
  写到这里,我都将近吐了。你觉得刘建就不知道这种行为该下地狱么?他也知道的。他老是怕被人起诉,怕得要死,于是,便和他的王后成光一起祝祖帝王。与此同时,他又和淮南王、衡山王一起阴谋,作武器;又与越繇王闽侯相勾通。直到淮南王事发,治党羽的时候,他才自杀。
  对这样的人道德指责是没什么意思的。他这不但仅是人格问题,并且是精神疾病问题。他的症状,搁此刻,得关进神经病院里;搁以前,治不了,也得与人类隔绝,还不行,就应该人道毁灭。
  对他的描述同样属于限制级的另一位王,是广川王刘去。怯弱者慎看。
  原来,广川缪王因为有罪,已国除,后来帝王不忍心,便以其子刘去为广川王。刘去痛爱昭信,有一次,刘去发现他以前宠过的妃子王地馀袖中有刀,就鞭打她;屈打成招之下,地馀称准备与另一位宠姬昭平一起杀昭信。刘去把列位姬妾都召过来,他和昭信把地馀和昭平都杀死了,还杀死了两个从婢。后来,又把二人的尸体挖出来,烧成灰。
  刘去立了昭信为王后之后,昭信诬蔑一位姬妾望卿与人私通,刘去便和昭信一起殴打她,又让大家用烧铁去灼她。望卿受不了了,投井而死。刘去把她的尸体捞出来,割鼻割唇又断舌,“椓杙其阴中”;又把她肢解了,放在大镬中,取桃灰毒药一起煮,让列位姬妾一起观摩,煮了几天几夜。
  按下来,昭信又诬陷另一个姬妾荣爱。荣爱怕了,投井,未死,受不住刑,就自诬与人私通。刘去把她绑在柱上,烧热了刀子灼烂她的双眼,生割她的股肉,把烧熔的热铅灌进她的口中。荣爱死了之后,还把她肢解了和刺棘埋在一起。
  凡是刘去痛爱过的,昭信一律诬陷并杀死,一共杀了十四人,都埋在太后的长命宫里。昭信还让刘去把列位姬妾的门全都封上,把广川的后宫变成了牢狱。
  我仍是那个观点:刘去和昭信的大手笔,不是人类能做出来的。他们都
是严重的精神障碍的患者。我都不提《西京杂记》里纪录刘去“好聚恶棍少年游猎,游弋无度,国内冢藏,一皆发掘”的漏洞了。一个国王,喜欢挖坟,这是什么病。在这种非凡情形下,我以为,可以率先使用《发条橙》里的洗脑法,哪怕我也以为这种洗脑法是反人类的。
  刘去的死,是因为他除了后宫外,还杀了自己的师父和师父的儿子,以及望卿的妹妹和母亲,事情败露。即便在这时,帝王仍旧不忍诛,只是废了了事。幸好,最后刘去自杀了;王后昭信被弃市。
  历史上,这么重口胃的故事还时有发生,最著名的当属北齐帝王高洋。总而言之,北齐的建国君主高洋是一个以杀人取乐的帝王,其暴虐和无聊带来的惊悚,简直让读者的心脏都难以蒙受。他的臣下李集直言说,高洋连桀、纣都不如。因为说了真话,李集直接被腰斩了。
  这个高洋,我也以为是属于间歇性的神经病,并且是严重的神经病。
  把这些史上最暴虐的非人类归于精神疾病,对一部分可怜又无害的病人来说是不公正的。但更不公正在于,为什么让这些神经病患者手中拥有至高无上的职权,让他们可以生杀予夺?刘建和刘非的罪证如此昭着,要惩戒处理的时候,还常常“上不忍”;但是,刘建手里的三十五条性命呢,刘去手里的十六条性命呢?
  我知道,当今世界上好多国家都破除死刑了,中国的一部分知识界也开始讨论中国是否应该破除死刑了;我也知道,从终极的人道主义来说,死刑也雷同于以暴制暴,仍旧不够文明。但对于有些残酷的生物,我真没措施接受,它们也配按人的待遇来看待。呸。

  文/侯虹斌
上一篇:西施失踪-功成名就后被杀人灭口
下一篇:诸葛亮的丑老婆黄月英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