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对漂亮女人是怎么意淫的

  “意淫”一词,由曹雪芹首创,是指异性之间因为爱慕对方而引起的一种性幻想和性关怀,是一种精神上的性爱,属于性心理学范畴。
《红楼梦》中,“意淫”一词最早出现在贾宝玉和警幻仙子的对话中。贾宝玉在秦可卿的房中午睡时,做了一个荒诞离奇而又浪漫诡怪的梦。在梦中,当警幻仙子称他为“天下古今第一淫人”时,贾宝玉“唬”了一跳,连忙为自己辩解。警幻仙子又解释说:“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滥淫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惟‘意淫’二字,可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能语达。” (《红楼梦》第五回)
  “意淫”中的“意”字,主要指的是思想意识、感情心理和观念形态;而“淫”字则是指与性有密切联系的男女关系。所以说,做为一个男人,贾宝玉“意淫”的对象,只能是他所爱慕的年轻漂亮女子。按照警幻仙子的评价,贾宝玉虽然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但只是属于精神领域中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淫”;虽然“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但与那些乐衷于“恨不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的“皮肤滥淫之蠢物”是有本质不同的。相比之下,贾宝玉的“意淫”要纯洁的多,高尚的多。
  那么,贾宝玉对他所喜欢的女人是怎么“意淫”的呢?小说中多次提到贾宝玉的这种“意淫”表现:
  贾宝玉和林黛玉同床共卧时,“闻得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时,便忍不住“一把便将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笼着何物”。(《红楼梦》第十九回)
  贾宝玉用史湘云洗过脸的水来洗脸,还故意说道:“站着,我趁势洗了就完了,省得过去费事。”(《红楼梦》第二十一回)
  贾宝玉最喜欢吃女孩子脸上和嘴上的胭脂,见到鸳鸯颈部的皮肤白皙,便“不住用手摩挲”,并猴上身去,涎皮笑道:“好姐姐,把你嘴上的胭脂赏我吃了罢。”(《红楼梦》第二十四回)
  贾宝玉见到薛宝钗“肌肤丰泽”,特别是看到她那“雪白的一段酥臂”时,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到:“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红楼梦》第二十八回)
  贾宝玉看到母亲的丫环金钏儿在打磕睡时,就上前“把她耳上戴的坠子一捏”,还把自己“荷包里带得香雪润津丹掏出来向金钏儿口里一送”(《红楼梦》第三十回)
  贾宝玉看到晴雯与芳官嬉闹时,忙上前笑说:“两个大的欺负一个小的,等我助力”,也上床来膈肢晴雯(《红楼梦》第七十回)……
  上述所提到的贾宝玉对女人的这种类型的行为,都属于“意淫”范畴,都是作为一个青年男性的贾宝玉,对年轻美丽女性的一种本能的爱悦和性意识的投射。
  “意淫”既不像西门庆那样贪得无厌的趴在女人身上发泄性欲,也不同于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它没有实现男女之间真正意义上的性接触,只是在身体和灵魂之间巧妙的找到了一个“平衡点”,使人们受压抑的性心理得到了某种满足。
  由于受到道德伦理和文化规范的约束,尤其是在封建社会后期实行的极其严厉的两性防范和男女隔离,使中国人的性欲本能遭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压抑和践踏。然而,人体内这种受压抑的欲望总是要以某种方式得以表现、释放和宣泄的,于是类似于贾宝玉对女人“意淫”的这种方式也就应运而生了。(刘秉光)
上一篇:贞节观淡薄开放的唐代婚姻
下一篇:赵氏孤儿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