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羽宁可自刎也不过江东是为何

  项羽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代霸王,关于他的传说汗牛充栋,这其中又以他自刎乌江最为慷慨悲壮,在民间传播也最为普遍。关于他的死有两种截然区别的观点:一种是以南宋词人李清照为代表,她在《乌江》中写道:“生看成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愿过江东。”对项羽宁死不屈、不为瓦全的英雄气概做出高度评价和赞扬;一种是以晚唐诗人杜牧为代表,他在《题乌江亭》中写道:“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以为项羽缺乏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决心,对他自刎乌江的决定作出了可惜和失望的评价。几千年来这两种区别的观念一直在不断地延伸着,那么项羽当年为什么选择了自刎,而不是过江呢?
  按照最早的记实,项羽是因为无脸面见江东父老而自杀。据《史记·项羽本纪》纪录,楚汉战争中项羽被刘邦打败后,项羽率领八百人马突出重围,来到乌江江畔,这时乌江亭长劝项羽赶紧渡江,以图东山再起、报仇雪恨,但是项羽却笑着说:“天之亡我,我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心乎!”于是拔剑自刎而死。这种说法出自太史公司马迁之手,距项羽之死年月较为靠近,描写得很是慷慨激昂,因而传播最为普遍,后世关于项羽自刎的传说大多源于此。
  在这种说法中,虞姬之死起到了重要的推助作用。据《史记》(历史)纪录,项羽被汉军围困于垓下,夜闻四面楚歌,很是吃惊,便起身饮酒,此时“有佳丽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于是项王乃悲歌慷慨,自为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数阙,佳丽和之。”据汉初陆贾的《楚汉春秋》纪录,虞姬那时怆然拔剑起舞,并和歌曰:“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歌罢挥剑自刎。项羽是个争强好胜、死要体面的人,自己最心爱的侍妾被逼自杀,心中既伤心绝望,又十分羞愧,自尊心受到猛烈打击,再加上那时楚军伤亡惨重,“虞姬死而子弟散”,所以当项羽带着残兵败将逃至乌江畔时,顿觉耻辱难当,没有脸面去见江东父老,于是选择一死了之。
  另有一种说法以为项羽自杀是想结束战争,消除黎民因战乱带来的疾苦。据《史记》纪录,楚汉战争中刘邦和项羽对峙不下,“丁壮苦军旅,老弱罢鞍漕”,于是项羽对刘邦说:“全国匈奴长岁者,徒以吾两人耳,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毋徒苦全国之民父子为也。”意思是想通过两个人的决战一决雌雄,不要再让全国黎民跟着受苦,说明项羽的确有可怜全国苍生的情怀。当项羽率残兵败将突出重围来到乌江时,想到渡江今后还要卷土重来,从新进行一次楚汉战争,给黎民带来更大的劫难,于是选择牺牲人命来结束绵延数年的残杀,还全国一个太平世界。
  但这种说法带有太多的推测成分,也与项羽的好战暴虐性格不符。项羽当年曾经坑杀二十万秦兵,火烧阿房宫三个月,是一个很是残暴的人,不大大概为了免去黎民痛苦而至自杀身亡。他之所以要约刘邦单打独斗、一决胜负,很大概是出于一种计策,因为以项羽的个人才能,打败刘邦简直就是易如反掌,不过刘邦也没有被骗。当项羽失败逃至乌江时,万念俱灰、狼狈不堪,心中难免感触万千,此情此景下从新唤起他可怜全国苍生,愿意以一己之死来结束战争的动机也有大概,但这顶多是项羽走投无路又放不下脸面时的一种自我慰藉,将它视为项羽自杀的主要原由却是不当的。
  另有一种说法,以为项羽不是不想过江,而是基本没有时机过江。我国著名学者冯其庸在其文章《项羽不死于乌江考》中,具体论证了《史记》、《汉书》、《楚汉春秋》关于项羽之死的描述,指出《史记》有关项羽之死的全部文字,除《项羽本纪》中有“于是项王乃欲东渡乌江,乌江亭长。
  船待”两处涉及乌江外,其余无一处写到项羽乌江自刎。反倒是明了提到:项羽“身死东城”,“使骑将灌婴追杀项羽东城”等。他还通过《括地志》和《江表传》等篇章作了关于地理位置的考查,路过实地查勘考证,项羽确死于东城,即今天的安徽定远县,此地离乌江有120千米。至于《项羽本纪》中两处涉及乌江的记述,冯先生以为是司马迁记叙上的错误,并导致了今后的以谣传讹。
  这种看法获得了好多人的支持,计正山先生根据《史记》、《汉书》中的“灌婴传”,以为项羽并非在乌江“自刎而死”,而是在定远东城就被“搏杀而死”。垓下之围中项羽仓皇失措,率领八百戎马突出重围,往江东方向逃跑。长江以南是项羽的势力范围,是他起家崛起的地方,纵然在楚汉战争后期,衡山王吴芮、临江王共尉等依然听从项羽,服从项羽派遣,尤其是南楚临江王共氏,直到项羽死后仍忠于项王,抗拒刘邦。假如项羽顺利渡江,完全可以重整旗鼓、卷土重来,再一次击败刘邦。所以项羽的目的很是明了,就是度过乌江,但逃至东城时被汉军包围,混战中即被灌婴杀死,而乌江离东城另有120千米,所以项羽基本没有渡江的时机,也不是自刎而死。
  但这种说法同样布满了猜测和猜想,遭到很多学者的反对。按照《太平寰宇记》等资料纪录,两汉时期的东城县,是江淮之间的一个辖境辽阔的大县。从此刻定远东南的池河上中游地域,越过江淮分水岭,囊括今滁县西南境、肥东东境、全椒西南境,直到今和县乌江的沿江一带。晋太康六年在设东城县界设置单独的乌江县。章学诚在《和州志补沿革》曾指出:“秦为九江郡之历阳及东城乌江亭地……晋太康元年属淮郡,其历阳及东城乌江亭地如故。”也就是说,在楚汉战争时期,东城是一个范围辽阔的行政地区,乌江是囊括在东城县内的,因此司马迁所说的“身死东城”与“乌江自刎”并不矛盾,而是为避免同义重复而使用的描写方法。
  这样看来,项羽的确是死于乌江,司马迁所处的年月距离楚汉战争只有七十年左右,掌握了很多第一手资料,并且他治学严谨,在项羽之死这样的大问题上应该不会妄自推测。而项羽之所以不愿过江而选择自刎而死,实在是一个性格悲剧。骄傲孤傲、独断专行、刚愎自用,缺乏忍辱负重的坚固意志,是导致他失败的主要原由。他的死虽然显得慷慨壮烈,并为后人重复吟唱,但一代霸王就此了结平生却也让人扼腕叹惜。作者:文裁缝
上一篇:赤诚相待
下一篇:魏晋南北朝讲门当户对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