函可案、火神庙案连击

  顺治四年的年底,在南京发生了一件事,影响很大。
  明朝的礼部尚书韩日缵早年曾经是洪承畴会试的房师,他有一个儿子出家为僧,法号叫做“函可”。顺治二年正月,函可从广东到江宁来印制佛经,正遇到清兵南下,交通隔绝,羁留在江宁。到了顺治四年的十一月,函可准备南下,找到洪承畴,要了一块护身印牌。
  出城的时候清军盘查,从函可的书箱里搜出福王写给阮大铖的书稿,又有《变记》一书,内容涉及敏感的时事。函可因此被拘押,饱受酷刑,却没有查出谋反的明确证据。
  此事牵连到洪承畴,因此惊动了朝廷。洪承畴极力为自己辩解,声称这两年没有与函可见过面,这一次自己给函可发放印牌,完全是看在房师的情面上,而且曾经严厉约束函可的行为。现在却出了这样的问题,自己有失察之责,请求朝廷处置。
  朝廷回复,认为洪承畴的做法不合理,要求把函可和几位随员押往北京。吏部审议之后,认为洪承畴属于徇情,应予革职。顺治皇帝认为洪承畴劳苦功高,免予追究。
  种种事件叠加在一起,虽然洪承畴没有被严厉追究,毕竟让朝廷对他生出越来越多的疑惑,到了顺治五年的四月,洪承畴终于回到了北京。
  此时江南的局势基本安定下来,洪承畴功不可没。
  以后的几年间,洪承畴遭到摄政王多尔衮的冷落,无所事事。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种冷落却是值得庆幸的。
  转机出现在顺治八年,前一年的年底,多尔衮突然死去,顺治皇帝亲政。短短两个月之后,顺治皇帝开始清算多尔衮,诛杀其党羽多人。
  闰二月,洪承畴出任都察院左都御史,负责考核各位御史,这个职务很容易得罪人。五月,被降职的御史张煊指责吏部汉尚书陈名夏结党营私,考核官员的时候有种种的不公平。同时被指责的还有洪承畴、陈之遴等人,张煊揭发说,他们曾经在火神庙中秘密聚会,屏退左右,密商叛逃之事。
  此事关系重大,当时顺治皇帝在外狩猎,北京的政事由和硕巽亲王满达海主持。满达海召集诸王和大臣们审核,同时把陈名夏、洪承畴等人羁押起来,派兵守卫。
  吏部另一位满尚书谭泰出面袒护陈名夏,认为张煊被贬职之后心怀妒忌,诬蔑大臣,最终,张煊被判死罪。
  顺治皇帝在肃清多尔衮势力的过程中,发现谭泰以前曾经是多尔衮的亲信,当年秋天把谭泰处死,并且下令重新审议张煊当初指控的陈名夏、洪承畴等人。
  洪承畴老实招对,说当初在火神庙中,大家只是商议怎么样评定各位御史,没有其它的勾当。最终顺治皇帝认定,火神庙议事虽然可疑,并无实据,所以洪承畴仍留原任,以责后效。陈名夏被革职,同时为死去的张煊平反。
  火神庙一案,洪承畴两次接受审查,吃惊不小,好在最终有惊无险。危机之后,西南的险恶形势又为洪承畴提供了施展才能的良机。
上一篇:历史上有几个花蕊夫人
下一篇:明朝历代皇帝为何苦寻张三丰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