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一觉扬州梦 美女瘦马不相逢

  历史上的扬州,赫赫有名,它是一个让文人丧志、武人忘胆的销魂窟。从隋、唐一直到今天的几百年中间,说到扬州,多数人立即的反应都是:“噢,好地方,出美女呢!”但实际走访,不仅没看到什么美女,甚至发现扬州人正在企图摆脱“扬州出美女”的形象。

  此外,针对“扬州出美女”这句话,一九三零年代也有一个作家易君左发过牢骚,说“比如在绍兴吃不到顶好的花雕酒,在西湖喝不到顶好的龙井茶,一样的,在扬州也看不 到顶好的姑娘”。
  显然,寻幽者在扬州找不到美女的历史,也已经将近百年。
  在解释为什么扬州不再“出美女”的原因时,一个扬州友人揣测说,可能是清兵入关时的“扬州十日”,把过去的优良品种完全消灭了。但扬州知名作家韦明铧则提出一个惊 人的解释,他认为,自古以来,扬州其实出的并不是“美女”,而是“商女”,即凭出售色艺为生的女子。
  韦明铧认为,古今对“美女”的认知差异,是造成误解的主要原因。他说,所谓“扬州美女”,要从实质上去理解,它和古代艳称的“秦淮粉黛”、“燕赵佳人”、“吴越娇娃”一样,实际上专指歌妓、舞妓、饮妓等操持特殊职业的女性。
  为了说明自己的独特见解,韦明铧出版了《扬州瘦马》一书,书中包含“扬州美女评议”、“扬州风月透视”、“扬州瘦马考释”、“扬州娼家生涯”、“扬州青楼文化”、 “扬州妓帮兴衰”等章节,把扬州的“商女”文化说了个透彻。
  对于“扬州瘦马”那段历史,多数扬州人已经不愿再提起。据了解,明朝时取妾成风,而明人娶妾的首选地就是扬州,当时还流传着“要娶小,扬州讨”的谚语。那时扬州有一批人专门购买贫穷人家的幼女,根据娶妾者的需求加以调教,以便卖得好价钱,这样,就在扬州形成一个买卖女性人口的市场,那些被卖为人妾的女子,就被称 为“扬州瘦马”。
  根据扬州地方人士的说法,“瘦马”要从七、八岁开始“养”起,比较聪明清秀的,有专门的老师教她琴棋书画,学到一定程度,又有专门的女教师教她画妆,到十四、五岁 ,又有人根据《春宫图》教她练习各种娇态等等。
  当然,除了嫁人为妾,“扬州瘦马”也有“外放”的,而“外放”最多的地方,就是南京秦淮河畔。
  根据史书记载,秦淮河妓女中,十之八、九是扬州一带的人,这些“扬州瘦马”们还聚集成帮,统称为“扬帮”。无怪乎古代文人墨客都对扬州趋之若鹜,期待着“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或者是来个“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尽管对“扬州出美女”觉得莫名其妙,但把扬州的“美女”说成“商女”,又因“商女”问题,再度揭开扬州过去那段被刻意掩藏的历史,韦明铧《扬州瘦马》这本书,无疑 “严重伤害扬州人民的感情”。
  因侮蔑扬州人而遭到反击的最有名例子,是易君左一本名为《闲话扬州》的书。易君左因为出版这本书而挨告,最终,他不但因为被各地扬州人声讨而不得不辞去原有官职,所有出版的书籍被销毁,还被迫在报纸上刊登广告公开道歉,说自己见闻不周、 观察疏略、下笔轻率等等。
  韦明铧的《扬州瘦马》才刚出书,就被视为《闲话扬州》的姐妹作,诸多亲朋好友都为他这本书担心。果不其然,日前到扬州的书店去找这本书时,得知该书已经被宣传部门定为“禁书”,到北京的书店去寻找时,也已经遍寻不着。
  事实上,韦明铧写作《扬州瘦马》的初衷,并不在揭露扬州历史的黑暗面,只是把“瘦马”视为扬州历史文化一环,并从中探讨扬州的地方文化,但他的这种企图,与急欲摆 脱“出美女”形象的扬州官员来说无疑是冲突的。
上一篇:名将韩信之死
下一篇:努尔哈赤宠妃阿巴亥殉葬之謎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