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哈赤宠妃阿巴亥殉葬之謎

  清太祖努尔哈赤特别宠爱大妃阿巴亥,把她当成掌上明珠,但在死后却要她陪葬,这在满族历史上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有人说大妃与努尔哈赤的第二子代善关系不同寻常,两人之间眉来眼去,她的殉葬是这个原因吗?抑或还是有其他更深层次的问题?
  清太祖努尔哈赤共有后妃14位,最宠爱的有二位。一位是皇后,她是叶赫部酋长杨吉努的女儿,皇太极的母亲。1603年,她年仅29岁就病死了。另一位是大妃纳喇氏,名阿巴亥,乌喇贝勒满泰女,出生于1590年,12岁时就嫁给努尔哈赤。
  阿巴亥嫁给努尔哈赤极富戏剧性。明朝末年,东北地区女真各部先后崛起,互争雄长。海西女真的乌喇部地广人众、兵强马壮,势力尤为强大,与努尔哈赤势不两立。万历二十年(1592),包括乌喇部参与其中的九部联军,以3万之众攻打努尔哈赤的根据地赫图阿拉,企图把刚刚兴起的建州扼杀在摇篮之中。然而,努尔哈赤以少胜多,奇迹般地取得了胜利。乌喇部首领满泰被活捉,表示愿意永远臣服建州。努尔哈赤念其归顺之意,收为额驸,先后以三女妻之,盟誓和好,软禁3年后释放。满泰兵败回归后,为了取悦建州,感激努尔哈赤的再生之恩,在万历二十九年(1601)将年仅12岁的侄女阿巴亥亲自送到赫图阿拉,就这样,阿巴亥嫁给了大她30岁的努尔哈赤。开始了自己不平凡的妃殡生活。
  这位来自乌喇部的稚嫩公主,既要博得丈夫的欢心,又要周旋于努尔哈赤众多的妻妾之间,难度很大,然而阿巴亥是一位非同一般的少女,不仅仪态大方、楚楚动人,而且天性颖悟、礼数周到,很快博得努尔哈赤的欢心。43岁的努尔哈赤对这位善解人意的妃子,爱如掌上明珠。孝慈皇后死后,努尔哈赤便将幼小而聪明的阿巴亥立为大妃,独占众妃之首。阿巴亥为努尔哈赤生了三个儿子,即十二子阿济格、十四子多尔衮和十五子多铎,另外又收养了努尔哈赤之弟舒尔哈赤的第四子多罗恪喜贝勒之女。然而,1626年努尔哈赤死,大妃在本人并不愿意的情况下,被迫殉葬。如此漂亮年轻的妃子,按理说努尔哈赤是不会残忍到让她活殉的,那么大妃到底为什么要殉葬呢?
  许多人认为大妃殉葬的原因是出于努尔哈赤的遗嘱,因为此前大妃的一些作为,引起了努尔哈赤的强烈反感。努尔哈赤在立大妃以后的年月里,南征北战,一方面和明朝作战,一方面统一东北各部,无暇顾及宫内事务。这时的大妃乌喇纳喇氏正当青春年华,不甘宫中寂寞,与比她大六岁的努尔哈赤第二子代善产生了爱情,私下来往甚密,有时甚至深夜二人仍眷恋不归。这件事后来被努尔哈赤的一个叫代因紮的妃子告发。据《满文老档》记载,代因紮的告发内容有:“大妃曾两次备饭送给大贝勒(代善),大贝勒接受后吃了。另外,大妃有时一天会二、三次派人到大贝勒家,自己在黑夜里也有数次外出。”如此这般一说,也引起了各贝勒和大臣们的共鸣,纷纷说道:“每次我们在大汗家里商量国事时,大妃总是盛装打扮,披金挂银,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大贝勒,两人互送秋波。这事除了大汗以外,众贝勒都发现了,感到实在不成体统,想如实对大汗说,又害怕大贝勒、大妃报复,所以就谁也没说。这些情况现在只好向大汗如实报告。”努尔哈赤听后,十分恼怒,对大妃的不安分十分反感,但若听了这些人的话而追究这件事,那么家丑必定外扬,对自己来说绝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定会有损声威,而且自己又不想加罪代善,只能隐忍不发。
  不久,大妃又被人告发私匿财物,努尔哈赤派人一查,还确有其事,查出的绸缎、银子还真不少。努尔哈赤骂大妃说:“你这个人心存奸诈、险恶,是个心狠虚伪的贼徒,人间所有的凶恶心肠,你都具备了。你不爱自己的丈夫,却背着我去爱别人,这样的人不杀掉还有什么用?”努尔哈赤杀大妃的心思在这时已经产生了,但当时顾虑到三男一女四个孩子还小,不忍心让他们从小失去母亲,所以才免其一死,将她废黜。他又令周围的人让他们看护孩子,不准孩子接受大妃的东西或听她的话。就这样,与努尔哈赤生活近20年,一直受宠不衰的阿巴亥被迫愤然离去。代因紮达到了目的,她以举发有功,加以荐拔,并享受“陪汗同桌用膳而不避”的优待。其他两位中伤阿巴亥的妃子各分得阿巴亥的缎面被褥一套。
  1626年,努尔哈赤临死时,下遗嘱说:“大妃这个人心怀嫉妒,常常使我过得很不开心,人虽机智聪明,但如果留着必定会作乱。我已给各位贝勒遗书,待我死时让她殉葬。”大妃不想死,求各位贝勒,贝勒们不答应。在各位贝勒的逼迫下,大妃无计可施,只能穿戴好衣服,自尽以身殉葬。临殉葬前她对诸贝勒哭诉道:“我从十二岁以来就事奉先帝,锦衣玉食了二十六年,我实在不想离开他,所以与上同殓。我的二个小儿子多尔衮和多铎希望各位多多照顾。”大妃死的时候,多尔衮只有15岁。
  努尔哈赤死时到底有没有这个遗嘱?除了日本传钞的《三朝实录》记载外,其他史书并没有具体记载。从今天来看,即使有这样一个遗嘱,这个遗嘱是不是努尔哈赤本人的真实想法,仍是值得怀疑的。所以,很多人推测大妃殉葬恐怕另有隐情。
  一些人认为上面的这种看法肯定是有问题的,因为努尔哈赤废黜阿巴亥一年多后,又召回了阿巴亥,将其复立为大妃。这说明大妃的所作所为,根本没有引起努尔哈赤的反感,同时也证明努尔哈赤对可爱的阿巴亥确实情有独钟,那个与她几近同时被轰出去的继妃衮代就根本没有再被召回。可以想像,古代皇帝身边被赶走的女人太多了,不论她们此前多么高贵,一经出宫,沦入民间,能有几个获得回头的机会?刚愎自用的努尔哈赤能把“复婚”的决定做得这样果断必有深刻的原因。阿巴亥之所以能浮出政坛,是因为她的重要,她的持家理政、相夫教子的能力出类拔萃。她在厄运中没有颓废,经过风雨的历练反而更加成熟。她鲜亮如初,再次介入到诸王和众妃建构的政治格局当中。
  在清朝入关前较为广泛翔实的官方记录《满文老档》中,自阿巴亥复出后,关于众妃活动的笔墨不断出现。努尔哈赤的女人逐渐从闺阁走上政殿,有组织地协助丈夫从事一些政务,她们给努尔哈赤以政治的鼓舞,这一切与众妃之首阿巴亥的作用密切相关。如天命元年(1621)八月二十八日,东京城在辽阳太子河北岸山冈奠基,这是他们未来的皇都。众福晋在努尔哈赤和大妃的率领下,出席庆贺大典,前来参加活动的还有诸贝勒和众官员。众妃子点缀在政治活动中,让历史留下她们为努尔哈赤的事业助阵的呼声。
  天命七年(1622)二月十一日,众福晋冒着早春寒冷,奔赴战斗的前线。十四日,她们到达广宁,统兵大臣一行人等出城叩见。衙门之内,路铺红毡,努尔哈赤坐在高高的龙椅里。接近中午时,“大福晋率众福晋叩见汗,曰:汗蒙天眷,乃得广宁城。再,众贝勒之妻在殿外三叩首而退。嗣后,以迎福晋之礼设大筵宴之”。这一支由女人组成的慰问团,大约在血火前线的广宁停留了三天,于十八日随努尔哈赤返回辽阳。
上一篇:百年一觉扬州梦 美女瘦马不相逢
下一篇:张飞为何娶曹操侄女为妻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