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之战

  牧野之战是殷商帝辛(周朝称之为纣王)军队和周武王军队的决战,史称“武王克殷”、“武王克商”、“武王伐纣”。由于殷商主力东征东夷,周人乘商王不设防的朝歌祭祀之机发动突然袭击,帝辛自尽,《左传》称:“纣克东夷而损其身”。
  战争经过
  商朝末期,周武王十一年(前1059年)一月二十六日,此时帝辛派大军远征东夷,周武王见机不可失,在太公吕尚等人辅佐下,以兵车三百乘,虎贲(精锐武士)三千人,东进突袭商朝,总兵力达甲士四万五千人。临行前,鱼辛谏阻。
  二月二十一日,周军抵达孟津(今河南省孟津县)[注 1],与庸、卢、彭、濮、蜀、羌、微、髳等方国(商为王畿,臣属为方国)部落部队会合。二十八日周军由孟津冒雨东进,从汜地(今河南荥阳汜水镇)渡过黄河,至百泉(今河南辉县西北)而东行,每天近三十公里的速度急行军,直捣帝辛的行在朝歌(今河南淇县),二月二十六日抵达牧野(今河南省新乡市)。
  周人宣传商方武装大量战俘迎战周师,《诗经》上称“殷商之旅,其会如林”。周人史称有七十万之众,较夸张。二十七日清晨,周军庄严誓师,历数帝辛种种暴行,即为尚书所记载之“牧誓”。
  誓师结束,武王下令发起总攻,先遣太公吕尚以数百名精锐部队出击,武王亲率主力跟进冲杀,在牧野祭祀的商人毫无防范, 《尚书·武成》曰:“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会于牧野。罔有敌于我师,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血流漂杵”。帝辛见大势已去,逃回朝歌,登鹿台,“蒙衣其珠玉,自燔于火而死”,史称“牧野之战”。
  据《尚书·周书·武成》描述牧野之战 :“……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会于牧野。罔有敌于我师,前途倒戈,攻于后以北,血流漂杵。……”,战场极为血腥残酷。孟子观此书之后感叹:“尽信书,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然而客观看当时情况,《尚书·周书·武成》所记载的情况可能比较接近事实。汉朝王充评说:“察《武成》之篇,牧野之战,血流浮杵,赤地千里。由此言之,周之取殷,与汉、秦一实也。而云取殷易,兵不血刃,美武王之德,增益其实也。”也有根据“会朝清明”认为当时多天大雨,原本就有积水,所以血流漂杵。
  “奴隶倒戈”一说是现代有奴派学者根据史书记载臆断的说法,然而实际上,商朝并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奴隶社会,也不可能武装数十万的奴隶。而“倒戈”的士兵究竟是未被完全收服的东夷战俘,亦或是商王朝的平民,或者是反对帝辛的贵族势力带领的“倒戈”,还未能有定论。
  战争结果
  《逸周书·世俘》记载牧野之战武王大获全胜,之后征伐列国,灭99国,共征服652国,击毙十八万人,生俘三十三万人,并捕猎犀牛、虎、熊、鹿等动物,获取了大量的珠宝财物,“一戎衣”参战者每人都拥有了盔甲。胜利后,武王用“轻吕”击刺纣王的尸体,接下来周武王四处征伐商朝各地诸侯,驱逐商朝大将飞廉于海滨,逐一肃清殷商顽民。
  秦朝以前,中国素有“兴灭国,继绝世”的传统,因此武庚的封地仍获得保留。此外,周武王兵力有限,牧野之战后,商王朝南征的主力军队尚未返回,牧野之后下落不明,商军离开东夷之后,周公东征向东开拓疆土。
  年代考证
  关于武王伐纣的年代在过去在研究上有45种说法(从前1130年—前1018年都有)。
  根据《国语》记载伶州鸠说:“昔武王克商,岁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晨在斗柄,星在天”,可推定为公元前1046年。历史学家何炳棣认为鹑火是“东周的洛阳,绝不会是几百年前西周在陕西的丰镐两京”。何炳棣还认为周武王伐纣时“岁在鹑火”之说,缺乏逻辑的合理性,并且指出西周尚无二十八宿与十二次的观念。
  据《竹书纪年》记载推测公元前1027年。何炳棣认为《古本竹书纪年》伐纣是公元前1027年最为可信。
  《尸子》卷下记载:“武王伐纣,鱼辛谏曰:‘岁(木星)在北方不北征。’武王不从。”荀子《儒效篇》说:“武王之诛纣也,行之日以兵忌,东面而迎太岁。”《淮南子?兵略训》也载:“武王伐纣,东面而迎岁。”根据计算得出公元前1045年12月3日的日期。
  《利簋》铭曰:“武王征商,唯甲子朝(早晨),岁鼎克昏辰,夙(日出)有商”
  明代黄道周的戊子岁(纪元前1053年)之说。
  黄宗羲的《历代甲子考》与《答朱康流论历代甲子书》以武王克商为己卯岁(前1062年),并多次与朱朝瑛辩之。
  夏商周断代工程确定为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
  年12月20日断代工程会议上江晓原结论,武王克商是前1044年1月9日。
  张闻玉等《西周纪年研究》(2010.9)推定为公元前1106年。
上一篇:西夏的悲惨命运
下一篇:顾命大臣(摄政)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