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艳后婚姻生活揭秘

  “埃及艳后”婚姻生活揭秘:克列奥帕特拉又称克克列奥帕特拉七世,她的第一任丈夫是她的弟弟、埃及国王托勒密十三世,两人共同执掌政权。托勒密十三世去世之后,弟弟托勒密十四世继位,克列奥帕特拉又与这位兄弟结为夫妇并共同执政。据说凯撒攻入埃及首都的时候,克列奥帕特拉突然来到凯撒面前,以她的绝世美貌彻底征服了这位入侵者,此后她和凯撒共同掌握埃及的权力。后来克列奥帕特拉杀害了托勒密十四世,由她与凯撒的儿子小凯撒继位,称托勒密十五世。克列奥帕特拉还曾经跟凯撒的老部下、罗马的新巨头安东尼结婚,借此稳定了自己的权力和埃及的局势。
埃及艳后婚姻  埃及艳后即克丽奥佩托拉七世是古埃及托勒密王朝的最后一任法老。文艺或电影上,她被认为是为保持国家免受罗马帝国吞并,曾色诱凯撒大帝及他的手下马克.安东尼。
  有人说,克莉奥佩特拉是“尼罗河畔的妖妇”,是“尼罗河的花蛇”;有人说,克莉奥佩特拉是世界上所有诗人的情妇,是世界上所有狂欢者的女主人;罗马人对她痛恨不已,因为她差一点让罗马变成埃及的一个行省;埃及人称颂她是勇士,因为她为弱小的埃及赢得了22年的和平。公元前30年,屋大维进攻埃及,克丽奥佩特拉自杀身亡(她的死亡方式存在多种版本,有说并非毒蛇噬身,而是被屋大维杀死),埃及并入罗马,古埃及的文明从此走向终结。
  埃及艳后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美人,然后要了解“埃及艳后”,首先要了解她所处的时代。
  最早的埃及王朝叫托勒密王朝。托勒密王朝从开始到被罗马征服一共经历了275年,十五代。托勒密王朝是一个希腊文化与埃及文化交融的时代,经济的发展也推进托勒密王朝强盛,但是由於王室内部的权力之争复杂而频繁,削弱了统治力度,所以,王室内部的通婚成了巩固统治和缓冲矛盾的主要方法,此外还可以确保统治权不会旁落。例如:托勒密八世娶了自己的亲妹妹,他们的女儿又嫁给了自己的亲叔叔托勒密九世,他们的儿子又和自己的妹妹结婚……(这种婚姻体制下,美女克列奥帕特拉的出现应该是一种奇迹……)
  “埃及艳后”所指的是克列奥帕特拉七世。从现存和考古发现的雕塑和铸币看来克列奥帕特拉是一个典型的古希腊美女:椭圆脸型,大眼睛和鹰钩鼻。她是一个很有抱负和野心的人,也是整个托勒密王朝唯一能流利讲埃及语的人,她从小就立志要做女王、统治者。他的父亲托勒密十二世死后,17岁的克列奥帕特拉如愿了,但是由於托勒密王朝的惯例和要取信於埃及人,克列奥帕特拉与她的弟弟托勒密十三世结婚,共掌大权。
  短短的三年不到,由於宫廷权斗争和王室内部矛盾的激化,托勒密十三世和克列奥帕特拉姐弟失和,恰逢罗马内战,在姐弟双方都想方设法置对方於死地的时候,庞培取得了埃及的控制权,成为托勒密十三世的监护人,实力陡增的托勒密十三世将克列奥帕特拉逐出王宫。不久,罗马执政官凯撒打败了宿敌庞培,召集姐弟二人,意为调停托勒密王室内部纠纷。克列奥帕特拉命仆人将自己裹在毯子里从密道扛进王宫,凯撒万分惊愕,同时也被这个女人吸引了,古典作家在描述这一情节时写到:“她来了。看见了。征服了。”克列奥帕特拉用自己的魅力征服了这位战无不胜的罗马统帅,同时,她也凭借凯撒的支持回到了王宫,得到了埃及的统治权,再一次与她的弟弟和丈夫托勒密十三世共同执政,但天平显然已经倒向了克列奥帕特拉一边。克列奥帕特拉设法依靠凯撒这样的铁腕人物稳住了自己的王位,目的有二,第一,维持埃及不会沦落为罗马的一个行省;第二,通过自己及儿子的统治恢复托勒密王朝的鼎盛。
  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统治的王朝是脆弱的,克列奥帕特拉将希望寄托於凯撒的部将安东尼,希望能通过安东尼的力量保证埃及的独立地位,恢复托勒密王朝鼎盛时期的版图。而安东尼也希望得到埃及支持,以巩固自己在东方的统治地位对抗屋大维,安东尼迎娶了克列奥帕特拉。这两个因政治目的走到一起的人,最后似乎真的发生了感情,安东尼从亚美尼亚凯旋归来,在凯旋仪式上称克列奥帕特拉为“众王之女王”,并将罗马在东方的领土割出一部分送给克列奥帕特拉母子。这一行为触怒了罗马,元老院立即宣布安东尼为国家的敌人。公元前31年,屋大维出兵埃及,与安东尼和埃及的联军在亚克兴海展开会战,双方正处於焦灼状态时,克列奥帕特拉却离奇的离开了战场,返回埃及,据我个人猜测,原因可能是收到错误的战报,惧战而逃。安东尼见克列奥帕特拉离开,也无心恋战,匆匆离开。也许他们不知道,他们放弃了最好的时机,军队因为主将逃离战场而一败涂地。
  第二年,屋大维攻克亚历山大城,安东尼自刎,克列奥帕特拉不愿作为俘虏被带回罗马,将毒蛇放在胸口,被咬中毒身亡,年仅39岁。屋大维尊重了克列奥帕特拉遗愿,将两人合葬在了亚历山大城的法老墓地。随即屋大维在上埃及找到了克列奥帕特拉的儿子托勒密十五世,将他诱骗到亚历山大城处死,托勒密王朝告终,埃及沦为罗马一个行省。
  埃及艳后结束了自己传奇的一生,尽管世人喜欢把她描绘成妖艳的、善於勾引人的女人,或者是一个以美貌着称的女人,但她吸引人之处却是在於她的气质和性格。她聪明美貌,却又是个阴险的野心家。她为了埃及和权力走上历史的风口浪尖,却终成就了一段历史湮没的悲剧……
  埃及艳后的贞操情欲
  这个托勒密家族的女主人可以安安稳稳地坐在自己的王位上了。为了这个王位,她曾亲自下令杀死自己的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现在托勒密家族就只剩下她自己了,除了恺撒里昂,再也没有人了。考虑到这儿,她又有了一个新想法,和这位罗马共和国的第二号人物再生一个孩子。克娄巴特拉也具有多情女人生儿育女的正常愿望。
  天真幼稚常爱口若悬河的安东尼常常会提到浮维娅。在克娄巴特拉的眼中,浮维娅是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罗马女人,她已经为三个男人生育了四个孩子,而且这些孩子都是她亲自抚养长大的。如今,她正值年轻力壮的时候,自然会关注国家和政权,会关注安东尼和屋大维,希望屋大维早日死去,尽管这个人曾与她结成同盟,还是她的女婿。腓力比战役结束后,屋大维就身染重病,卧床不起。在意大利,几乎每个人都听说了屋大维在战场上是如何怯懦无能,惨败而归的事情。安东尼则获得了一致的赞颂。其实,安东尼也希望早日摆脱屋大维的羁绊。
  安东尼接着说,那些回到罗马的军团都想得到出征前就曾许诺分给他们的土地,他们无休止的要求正在形成一种新的危机。李必达唯浮维娅之命是听,安东尼指挥不了他。浮维娅扣留了两个本该属於屋大维的军团,还反对屋大维没收人们的私有财产的做法,因为罗马的有产阶层正是她的支持者。浮维娅的弟弟卢西乌斯只好编造出许多手谕来,假借安东尼的名义发布。屋大维针锋相对地编写了一些以浮维娅为对象的淫秽讽刺短诗,命人在军队里四处传播。
  克娄巴特拉不由得眼睛一亮,喊道,念几首短诗来听听!听罢,她发出了一阵哄笑,安东尼也用他低沉粗犷的声音附和着她的笑声。可克娄巴特拉还让安东尼再反复说那句挖苦他妻子的刻薄话。直到他俩笑得前仰后合地才肯作罢。那些奴仆们蜷缩在角落里,个个面面相觑,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女王笑得如此酣畅淋漓过。
  聪明的女王知道,在这种心境中比较容易说动安东尼,让他前往自己的国家和皇宫。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是越来越喜欢他了。冬天就快来临了,他为什么还是龟缩在这样一个小地方呢?因为安东尼已经拟订了进攻波斯的计划,甚至都调动了一些军团向北部开进。可每当他提到这个问题时,克娄巴特拉都会赶紧把话题转移开。因为凭她的超常,安东尼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只是刻意模仿恺撒罢了,可他心里并没有恺撒那种以亚历山大大帝为榜样,要一统天下的雄心。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学习恺撒。克娄巴特拉轻而易举地就能劝说他推迟出征的时间。在国内形势方面,安东尼与屋大维闹僵的危险性并不是很高,因为浮维娅再怎么闹腾,没有安东尼的帮助她就不可能与屋大维开战。而安东尼已经下定决心尽可能延长目前的三寡头政治格局,给他的盟友多一些宽容和忍让。
  难道安东尼的目光就如此短浅,竟然看不出来他和女王的这种行为将导致什么样的恶果吗?克娄巴特拉提出回国的事儿,并指出埃及现有的奇珍异宝远比那些到目前为止还虚无缥缈的波斯金银财宝可靠可信得多。再说,作为埃及女王克娄巴特拉心仪的人,他根本就用不着攻城略地就可以获得大量的钱财,更何况富有的女主人正在隆重地邀请他呢!将来他如果还有恺撒那种想步亚历山大大帝之后尘的打算,这次亚历山大之行对他而言不也是求得了出征前的一个最好的护身符吗?话已至此,还有什么能够阻拦这位出身贫苦人家而天性诚实的罗马人成为埃及女王的座上嘉宾呢?
  安东尼终於答应随克娄巴特拉前往亚历山大城了,为的是用普鲁塔克的话来说,“掉进穷奢极欲的深渊,在追求荣华富贵的同时,却作出了最大的牺牲失去了宝贵的战争主动权。”
  古老的托勒密皇宫里再一次回响起各种充满生机的声音。马车夫和兵器盔甲铸造工、清运垃圾和赶苍蝇的工人、箍桶匠和调酒师,还有许多做饭炒菜的厨子们都在潮湿的拱顶地下室里忙碌着。奴隶们总想指使别人做些事,好让自己显得像个上等人。他们不时爬到上面的大厅里,跪在地上叩头。多数情况下他们会遭遇一顿拳打脚踢,偶尔会得到一点儿赏赐,有时会有人盘问他们半天,有时会被指派一大堆要干的活。如果哪天主人有事走开了,他们干完活后就还要在那儿等待验收,有时等到天黑,有时要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实在熬不住了,他们能在大理石地上睡着。这种情况下主人多半已经忘记了这件事,奴隶们则在被内侍踢醒后,呻吟着、啜泣着步履蹒跚地回到潮湿的拱顶地下室,回到他们的同伴身边去,等待下一次侍候主人。每位工匠都要不分昼夜地时刻准备着。“肯定是要来一大堆客人吧?”一个年轻的学徒好奇地问厨师的领班(他后来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普鲁塔克的父亲)。领班笑着告诉他说:“不,晚上吃饭的不到十个人。但是要保证能够随叫随到地上每一道菜,如果哪道菜没有做好,就要立马倒掉。现在,那个罗马人可能就想吃晚饭了,大概再过二十分钟就要上菜,或许也会晚一些,如果他要先喝点儿酒或者找些别的乐子,那么做好的这些饭菜就得先等等。所以,每天我们都要预备好几桌晚饭,因为谁也说不清他们今天什么时候想吃什么样的饭。”
  安东尼如巴克斯酒神一般在亚历山大城中快乐地度假。他身边只有一小撮军队,自己从来不穿铠甲,整天和祭司、文人一样穿希腊式的古典装束和典雅的白鞋四处游逛。有时他会钓鱼、打猎,有时就和缪斯昂的那些哲人贤士或躺或坐地一起讨论交流。他偶尔想起自己在雅典读书时遇到过的一两个问题,就提出来听听大家的观点,听着听着便会打起瞌睡来,然后醒过来再接着听每个人的高谈阔论。间或插上几句话,似乎显得他也能在每个问题上都有自己的见解。晚上,他还会邀请大家与他共饮几杯。当然,无论安东尼在哪里,船上、马背上,还是骑着骆驼在沙漠边缘散步,女王总是不离左右。无论他的突发奇想有多怪诞,克娄巴特拉都会尽量满心愉快地接受。她从不厌烦,也不知疲倦,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可是,每天上午安东尼还在睡觉的时候,女王已经和她的内阁大臣们料理好了当天要解决的诸多事务。另外,为了满足恺撒里昂的各种需要,克娄巴特拉也要在他身上花去几个小时。但当她出现在安东尼面前的时候,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她还在为这么多事情操心呢,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这是女王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不辞辛劳地去讨好一个人。她要在这个罗马人的记忆里刻下酒神式的所作所为,那些狂欢作乐的经过,那些她对浮维娅的男人的调教和管束。她要使他完全被自己一个人占有。因为克娄巴特拉已经完全坠入情网了。
上一篇:茶马古道的历史渊源
下一篇:爱新觉罗氏家族的后人身在何处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