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比慈禧早死一天之谜(2)

  当年,同治帝自己选立皇后阿鲁特氏,而慈禧却偏偏让同治帝去喜欢慧妃,结果闹得母子不和。这次慈禧为光绪选配叶赫氏为皇后,可光绪又偏偏喜爱珍妃他他拉氏,其结果可想而知。那时,光绪明明知道痛爱珍妃,就要冒犯皇后,而与皇后不睦,即即是开罪慈禧太后。然而,慈禧可以在任何事情上迫使光绪就范,惟独在情爱和情感上无法以己之所愿强加于人。据《悔逸斋笔乘》纪录:光绪十八年(1892)仲夏之时,一天,光绪与隆裕皇后为小事争吵,隆裕跑到慈禧眼前哭诉其事。慈禧震怒,对身边的人说:“皇上是我所立,实乃忘恩之举,隆裕是我的亲侄,唾骂皇后就是对我最大的不敬,实在难以忍受。”接连数日,光绪入宫请安,慈禧一言不发。今后光绪与慈禧的嫌隙就算形成了。
  苦闷的帝王生涯
  扁绪临朝亲政后,五十三岁的慈禧,表面退居颐和园颐养天年,实则权势依旧,裁决政事,一如既往。她一方面到处限制光绪的权利,国家重要大事都要承袭她的懿旨去办理;一方面又通过自己的侄女——隆裕皇后及知己太监李连英等人,暗中监督光绪的行踪。并规定:光绪每隔一日,必需亲往颐和园向她报告政务,听候训示。乃至光绪常常披着星星来,头顶月亮去,饱受奔忙,遇有重大事情,更得随时叨教,名为帝王,实为傀儡。
  扁绪的政治理想不能得以实现,日久天长,精神愈加抑郁,情志愈益不畅,宿病不去,又添新愁。从“脉案”看,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光绪体质虽未见好,遗精及腰背酸沉等病仍在继续,但诊病和吃药的次数却相对减少。这主要是光绪力求在政治上有所作为,以挽救他那风雨飘摇的政权,整天忙于政务,关注****,别的,还要随时应付慈禧的训斥,一时无暇顾及诊病吃药。
  疾病缠身的光绪亲政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遭逢日本侵犯朝鲜,进而侵犯中国。
  扁绪帝违背母后之意,决心援朝抗日,但溃烂的体制导致战争失败,被迫签订《马关公约》,失地赔款,这虽使他受到重大打击,加深了“母子”的不和,但也引发他力求革新政治,富国强兵的大志。光绪帝在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的影响下,在珍妃的努力支持下,于光绪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三日(1898年6月11日),颁布“明定国是诏”,公布变法,强调博采西学,推行新政,授予康有为“专折奏事”特权。
  那些保守的亲珍贵臣畏惧光绪帝王在革新政治中触动他们的职位,纷纷投靠慈禧并勉力教唆他们“母子”的关系。慈禧也深恐光绪革新的成功会影响到她的独裁。这样朝臣内呈现了“后党”与“帝党”,双方铺开了猛烈的斗争。光绪亲政的十年,是他与慈禧进行政治和权利斗争的十年,从中日甲午战争到戊戌变法运动,双方矛盾日益锋利化。
  扁绪二十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光绪帝到颐和园见慈禧太后,慈禧太后明了表示要废掉光绪帝,并图谋由北洋总督荣禄,在九月初帝王、太后到天津阅兵时政变,破除光绪帝,形势危急。光绪帝当天就给帝党人物杨锐发下密谕:“朕惟时局艰难,非变法不足以救中国,非去保守衰谬之大臣,而用通达英勇之士,不能变法。而皇太后不觉得然,朕屡次进谏,太后更怒。今朕位几不保,汝康有为、杨锐、林旭、谭嗣同、刘光第等,可妥速密筹,想法相救。朕十分焦灼,不胜盼望之至。特谕。”
  杨锐怯弱,将密谕扣住不传他人,光绪等不到回音,急不择路,于八月初一、初二持续两次召见袁世凯,晋升他为侍郎衔,让他专办练兵事宜,想以此使袁世凯感恩报德,尽忠帝王。同时,光绪帝于八月二日另有一道密谕给林旭,让他转告康有为迅速离京。林旭将两道密谕同时转给康有为、谭嗣平等人,大家看了十分感动,但都束手无策,最后也以为只有拉袁世凯,由谭嗣同出面请袁世凯,顿时举兵,先杀掉荣禄,回兵包围颐和园。袁世凯表面上满口承诺,八月五日回到天津,却在八月六日顿时向荣禄告发。
  八月初四日,慈禧太后由颐和园回城,住中南海仪鸾殿,第二天祭蚕神,立即回颐和园。回园顷接荣禄密电,顿时乘轻轿返城,重返南海瀛台。返瀛台后当即传光绪来见,见到光绪,慈禧太后破口痛骂,骂他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在以慈禧为首的保守势力的反对和镇压下,变法运动最终失败,康有为、梁启超出逃,谭嗣平等“戊戌六君子”遇害,光绪本人亦被软禁在中南海瀛台,他的政治生涯实际上到此已经结束。今后,光绪渡过了十年没有人身自由的阶下囚生活。他虽然名义上仍保持着帝王的名位,但实际已没有了帝王的权威。戊戌变法失败后,慈禧又将光绪挚爱的珍妃囚禁在钟粹宫后北三所,而且给她立下了一条规矩,此后不许觐见皇上。
上一篇:阿房宫为何取名“阿房”
下一篇:二十年中国文化撒娇史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