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明末清初才落后于世界的吗

  从政治上来说,西方国家自文艺复兴后,罗马法为西方法治社会的确立作了奠基。就在相当于中国明朝时期,西方律师的地位和作用近乎膨胀性地上升,并将中国人世世代代梦寐以求却世世代代遭受戏弄的“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的理想上升到了“国王犯法,与民同罪”的境地。英国革命后的律师库克以证据确凿的叛国罪将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的创举,就是当时英国民主和法制发展程度的见证;新兴的资产阶级分子克伦威尔能够与王室对抗并取得胜利,同样反映的是英国人当时的法制和民主意识。而此时的中国,皇权神圣、重农抑商,君权神授观念雷打不动。与英国革命同期的李自成^造**,旧皇帝吊死,李自成宁可弃命,不忘龙椅上过把瘾才死。咬定君权神授皇权不放松的中国人,与英国以法律的名义把国王送上断头台,两种选择,印着着背后巨大的不同社会变革和差异。
  从经济上说,十世纪到十二世纪,在西欧主要国家形成时期,今亚平宁半岛自美第奇家族柯西莫统治时期(1434-1464),以及后来的罗梭索统治时期(1469-1492),佛罗伦萨出现了空前的经济和文化繁荣,成为“黑暗”中世纪欧洲的一盏明灯。与此前后,荷兰、西班牙等见势走强,海盗和海上霸权兴盛,在扩张海外殖民地的过程中几乎无坚不摧。葡萄牙占领中国澳门,从来被我们说成是“海盗式的欺骗”,却不看这种欺骗和掠夺式侵略,当时是它们尖端的航海技术和强大的海外殖民力量的表现,否则,就不会有对全球殖民地的持续经营。后期的英法等国在国家形成后,迅速吸取东南欧洲的经济文化成果,完成了近代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向全世界扩展势力,落后的中国在鸦片战争中一触即溃,绝非偶然。
  从文化上说,古希腊和古罗马在法律、数学、民主思想、天文学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罗马的法律和法学发展到了古代世界的高峰,成为近代欧美国家在这方面的奠基。即便在西欧的黑暗中世纪,大学教育也取得了比中国封建盛世下高得多的成就,仅举几个此时建立的当今世界排名前100的大学便可窥出一斑:1096年牛津大学建立;1209年牛津学生^造**,部分师生分离出去建立剑桥大学;1386年德国建立海德堡大学;1425年比利时建立鲁汶大学;1575年荷兰建立莱顿大学;1087意大利建立波伦亚大学年;1472年德国建立慕尼黑大学。1365奥地利建立维也纳大学;1479年,丹麦建立哥本哈根大学;1218年西班牙建立萨拉曼卡大学。教育被视作生命的思想被广为接受,英国清教徒逃难到美洲后,捐出书籍积蓄,1636年在美国建立哈佛大学。由此便不难理解,当文艺复兴时期西欧资产阶级搬出古希腊哲学家普罗塔哥拉斯的名言“人是衡量一切事物的尺度”后,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突飞猛进的原因;也不难理解此时欧洲为何产生了一大批学术和艺术巨人,由文化巨变迎来了近代经济和政治巨变的新时代。
  由此可见,早在明末清初以前,中国早就落后于西方。更客观些说,对比西方和中国的先进与落后本身没有任何意义。这是因为,古希腊和古罗马只在文化上是西方文化的起源,但这两个国家不代表西方,古罗马和古希腊时代,西方大部分地区没有形成国家,历史无从考究,更谈不上跟中国先进落后的对比。欧洲近代国家形成以后,直接汲取了古希腊、古罗马的文化成就,凭借文艺复兴的东风,一开始就比中国先进。也就是说,从西方主要国家形成那天起,中国就从来落后于它们。
  所谓中国古代在世界上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是一个人在操场上比赛,没有比赛对手,不论快慢,都是第一。
上一篇:日军为何亲点李鸿章进行马关和谈
下一篇:“断弦”与“续弦”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