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西门庆妻妾们的下场(2)


  李瓶儿
  李瓶儿是《金瓶梅》中西门庆的第六房妾。是作者用来与潘金莲对比、抗衡的主要角色,也是金、瓶、梅三女主角中虽淫荡而情感专注于西门庆的人物。她是一个绝色美人温情娃,一个天生弱命而自拥财产,以温情求温情,却缘温情亡,温柔而敦朴,血枯感夫君的人物。
  密友之妻不可欺,西门庆敢占友妻。花子虚家娘子本姓李,正月十五日元宵时生,那日人家送来一对鱼瓶儿来,因此取名叫瓶姐,长大后人们皆称瓶儿。瓶儿长到十六七岁便如花似玉,娇小玲珑。18岁时与大名府梁中书为妾。中书夫人却是个妒忌心最强的女性。凡是老公喜欢的小妾、婢女,千般刁难,寻出根由毒打至死,埋入后花圃。梁中书奈夫人不容,又十分喜欢瓶儿,便把她安排在外边书房住,并派养娘奉养。瓶儿虽为内妾,实是外房。那时看去不好,实际上是一桩好事,就因为住在外边书房,才躲过一场劫难,保全了一条人命。政和三年正月上元之夜,梁中书偕夫人登翠云楼观灯。梁山泊英雄趁机混进城来,烧了翠云楼。梁中书多亏手下将士拼死庇护,才逃了一条命。李逵挥舞两把大板斧,杀进梁中书府宅,把宅中老少杀个干洁净净。中书夫人躲进后花圃得以幸存。李瓶儿见火光冲天,杀声不绝,便随身带了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与养娘一道,上东京投亲。
  正值此时朝廷重用太监,年近花甲的花太监由御前值班升任广南镇守,得知李瓶儿美貌性和,因侄儿花子虚尚未配妻室,就使媒人说亲,娶为正室。花太监广南上任,只带瓶儿随任,在广南住了半年有余,便体虚染疾,卸甲归田,回家乡清河县城买了一所宅院住下。这宅院就在西门庆家隔邻,两家后花圃仅一墙之隔。花太监回乡不久,便重疾不治而死。一份大好家财落到花子虚手里。这花子虚虽非名门,却犹如纨绔,巴掌缝大,花钱如流水。每月伙同密友玩赌钱,逛妓院,又入了西门庆等十人的拜把兄弟会,每月会在一处,叫上几个唱曲弹弦的妓儿,或上勾栏,或去酒馆,花攒锦簇,畅杯顽耍,只图快乐。这十兄弟会中,就是西门庆和花子虚算得上财主,其余数人,像应伯爵、谢希大,穷得叮当响,整天地寻来,邀着上馆逛院,干手沾芝麻,白吃白喝,白玩白捞。西门庆时常在外玩乐,心中还惦着家中妻妾,这花子虚却是越旬半月不归,真的把瓶儿当花瓶儿摆在家中、丢在一旁了。
  花太监在世时与瓶儿关系暧昧,死后极大一份家财就交在了李瓶儿之手。西门庆与花子虚系“会友”,对这个标致出众,且手握巨财的娘子早就心怀不良。而瓶儿早就对老公终日在外飘风不满,经与西门庆勾结,遇着了他的“暴风骤雨”,在性生活上深深地感到满意,便罄其所有,越墙转财来就他(第十四回)。后花子虚的叔伯兄弟们为财诉讼,将花子虚拘入狱中,花了银子卖了房,待子虚归家一看,家财早被瓶儿转移殆尽,因而一气丧命(第十四回)。李瓶儿今后与西门庆议就了过门之事。不料这个时候适逢杨戬被参事发,西门庆是其手下亲党,也在核办之列,于是终日将大门紧闭,一面差来保去东京做事,一面把瓶儿那边荒了。瓶儿相思成疾,遇郎中蒋竹山,看视得愈,便招赘蒋竹山做了夫婿(第十七回)。西门庆得知消息,便让两个暴徒将蒋竹山痛打一顿。而李瓶儿因蒋是个“中看不中吃蜡枪头,死王八”,一心还在西门庆身上,最终仍归入西门庆之宅(第十九回)。
  李瓶儿进西门庆宅,对潘金莲夺宠是个威胁:首先,因她长得美丽,“细弯弯两道眉儿,且自白皙,好个温克性儿”,深可西门庆之心,小说不止一次写到西门庆爱其体白软绵,而枕上风月有她的独处处;其次,她压倒众妾地富有,转来之财使西门庆家马上改观,西门庆接连翻房造室,打开门面各处开店等等,很大程度上系赖瓶儿之力;尤其重要的是,她为西门庆生了个传宗接代的宝贝儿子,官哥刚落地,西门庆即平白得官职,于是更相信“李大姐养的这孩儿甚是脚硬”(第三十回),是他家起家显赫的福星。
  由于这一切,李瓶儿在西门庆众妻妾中,很快地上升到独宠的职位,这就使潘金莲恨得必需除之尔后快。
  金、瓶、梅三妇,金瓶之争是小说浓墨重彩铺写的主要内容,其间到处以瓶儿与金莲比照:金莲恶毒刻薄,瓶儿忍让大度;金莲工于心计,瓶儿拙于争斗。虽然在西门之宅,金莲失道寡助,讲金莲好的人微乎其微,而瓶儿赢得了宅上宅下一片夸赞声,甚至连金莲的生身母亲也极口褒瓶贬金。但由于瓶儿有着性格懦弱的基本缺点,在步步进逼的金莲眼前,一味委曲求全、谦让退缩,纵然在床笫间也不敢向西门庆提一声,反一次又一次地撺掇汉子往金莲房中去睡,因此,她也未能保住自己的儿子,自己激发了血崩之症,终于身亡。亡时年仅27岁(第六十二回)。
上一篇:《赵氏孤儿》的历史真相
下一篇:《铡美案》戏剧舞台上的历史“冤案”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