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西门庆妻妾们的下场(3)


  庞春梅
  美艳少女庞春梅,命如纸薄,心比天高,天生一副傲骨头。她是潘金莲的贴身丫环,两人狼狈为奸,把西门庆大宅搅得鸡犬不宁,淫乱无度。在《金瓶梅》中,庞春梅是一个颇有意味的人物。她的职位,在前八十五回中只不过是西门庆宅中的一个丫头,但她不时任性的性情却使得潘金莲也要让她三分,西门庆依她话儿办事,且竟敢与孙雪娥匹敌,教吴月娘拿她无可奈何。在后十五回中,她成了主子,并且是一个令吴月娘自惭的显赫大奶奶。但她在表现善心宽容大度的同时,又陷入到一种自贵的不规矩的欲望之中。庞春梅也许正是如此这般没规矩,能力在西门庆家脱颖而出,才在周守备家为所欲为,可是,也就违背了那时的“天理”,走上自我毁灭之路。自豪、艳情、负义、贪欲、残酷的春梅,淫乱无度,欲火高烧,最后淫死于19岁的小伙子身上。
  北宋政和二年,黄河下游,河水溢岸,奔腾呼啸,河东平原大闹水灾,饿殍遍野,人相食人。那时只有15岁的庞春梅,本是庞员外的四侄女,因为命苦,周岁死娘,3岁死爹,全靠叔叔庞员外从大水中抢出来,然而好性命苦,庞员外却被大水沉没了。幸好庞四姐命不该绝,赶上好人被救出沧州地界,过南皮,上运河,光临清,进入清河县城,由薛嫂领入卖银十六两给西门庆家。原为吴月娘房丫环,后转入潘金莲房中。
  春梅“性聪慧、喜谑浪、善应付”,兼具姿色,16岁那年就被西门庆收用。之后与潘金莲沆瀣一气,连裆结帮,蛮横一方,人都怕她。在小说中此妇形象与潘金莲有很多相似之处。比方,她漂亮、智慧、逞强、暴躁,又好淫乐贪汉,但好像比金莲更自豪骄横。她虽身世仆从,但因得宠于西门庆,因此把一般人既如孙雪娥这样的“主子”也基本不放在眼里,敢于嚷骂触犯,引得西门庆把雪娥好打一顿(第十一回)。毁骂申二姐(第七十五回)。别人做不出,她做得出。而平白唆打与她处于相同职位的秋菊,更是屡见不鲜(第二十九回等)。纵然如如意儿这样的为西门庆所宠之妇,她也敢寻事端(如借槌衣棒等)调动金莲,叫她服软(第七十二回)。小说借潘金莲之口说出她在西门庆家的职位:哪止“收用过二字儿?死鬼把她当心肝肺肠儿一般对待!说一句听十句,要一奉十,正经成房立纪妻子且打靠后,她要打哪个小厮小摈儿,她爹不敢打五棍儿”(第八十五回)。潘金莲明白:有时甚至在自己(金莲)眼前,她也心气自高,无半点软媚之意。因此,要在西门庆家中压倒众妇,霸拦汉子,或与女婿偷情等,脱离了她就不能成其事。于是两人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潘金莲主动腾空让西门庆“收用”了她,自己却避去一边(第十回)。今后凡遇西门庆与她行房,就主动多了,并不敢有半点醋意。同时,金莲被她(春梅)撞着与陈经济弄奸,就当面让女婿陈经济奸耍了她,从此三人暗约偷情,什么事做不出来?(第八十二回)终于,陈经济在两个人肚子中都弄出了个私生子。金莲打胎而败露,春梅则将肚子带去了周守备府,并就此而登上了周府“正室”之位(第八十五、九十四回)。自从她被卖离西门庆之宅,到周守备府中,组成了小说后半部的中心人物,一些故事情节由之发展:她收拾潘金莲尸首、哭祭金莲、为金莲做结(第八十八、八十九回);她荣归旧家池院,与西门庆宅迅速衰败景辉煌相照应(第九十六回);她激打孙雪娥、卖雪娥为娼(第九十四回);她找回陈经济,暗续旧情,因此断送了陈经济人命(第九十九回);她贪淫不已,最后生出“骨蒸痨病症”,气绝于19岁的姘夫小周义身上,亡年仅29岁(第一百回)。
  吴月娘
  吴月娘是清河县左卫吴千户之女,排行第三,上有两个哥哥。第一个未婚夫在她未嫁前就害了伤寒病死去,接着第二年父亲病笔,翌年娘也殁了。虽说那时根据服孝的规定,未出阁的女儿,为爹妈只服孝一年,可这年“望门寡”的她已芳龄24岁了。有人向吴家提及将她嫁给在狮子街开草药铺的西门庆。这西门庆结发娘子姓陈,嫁到西门家10年了,生了两个女儿,夭折了一个,还存活了一个,今年已13岁了。这西门庆有人叫他做“西门大郎”,可一般人念到“大”字的时候,还都加上个“儿”音,但有些人不敢叫“西门大儿”,都改口叫“西门大官人”。其实,他不是“官”,不是一位克绍箕裘的子弟,相反地,喜欢花街柳巷,瓦舍勾栏,聚结一些狐朋狗友、浮浪子弟,玩枪弄棍,包赌包娼,交通官吏,包办诉讼。所以清河县的小捣子们,都仰承其鼻息,体会他的眼神来讨生活。
  吴月娘嫁给西门庆,作为继配正室,一般都称为“大娘”。在《金瓶梅》中,吴月娘作为西门庆的内助、大妻子,面临五个小妻子、众多的淫妇、妓女、娈童,她怎样相处?她往往洁身自好,对西门庆的丑陋行为虽或有所劝戒,但在劝戒不果时,每每听之任之,乃至西门庆勾栏嫖妓、奸耍他人妻女,蓄养外室,偷弄侍童使女,均在月娘眼皮下行之,而她只推不知。西门庆陆续置李娇儿、卓丢儿、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莲、李瓶儿为妾,吴月娘极力维持,因此,西门庆赞她:“俺吴家的这个拙荆,他倒好性儿哩!否则,手下怎生容得这些人?”(第十六回)全书前半部分,吴月娘与众妾尚相安无事,潘金莲千般笼住了她,她对西门庆娶李瓶儿曾稍有劝言,西门庆不听,反与她生了场气。
  她因见潘金莲暗下辣手,由恫吓官哥,煎熬瓶儿而使其母子双逝,又见她日益盘窝住西门庆,淫伤夫身,便对金莲存下戒心。一次,她为金莲房中春梅毁骂、驱出盲乐申二姐,便与金莲大吵了一场。西门庆刚死,金莲、春梅与女婿陈经济撺合弄奸,丑事检举,月娘卖春梅、逐金莲、打经济,将他三人打发出西门庆之门(第八十五、八十六回),致使金莲丧命,经济潦倒。吴月娘也有妒意,她见瓶儿有子而得宠于西门庆,便求薛姑弄来生胎符药,也生了一儿(孝哥儿)。西门庆死后,吴月娘则拘守流派,养护儿子,收拾树倒猢狲散的那番悲凉残局。另一方面,吴月娘修身信佛,在性生活方面性冷漠,无法与金莲、瓶儿等宠妾抗衡,便常纠集几个尼姑说经宣卷,伴随空房。
  当金兵侵略华夏,抢了东京汴梁,徽、钦二帝被掳北上,华夏无主,兵荒马乱之时,吴月娘打点细软,与玳安几个男女奴婢领着15岁的孝哥儿逃难。在郊野碰见普净禅师,这禅师指引大家来到永福寺中歇息。是夜,禅师超度幽魂,荐拨超生。吴月娘刚刚醒悟,愿送孝哥拜师出家,法名“明悟”。不久国分南北,华夏有主,兵戈退去,吴月娘还家,将玳安更名西门安,蒙受家业,人称西门小员外,月娘70岁善终。
上一篇:《赵氏孤儿》的历史真相
下一篇:《铡美案》戏剧舞台上的历史“冤案”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