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西门庆妻妾们的下场(4)

  李娇儿
  李娇儿是西门庆的第二房妾。原为西门庆在勾栏勾结上的妓女,娶来家中后反倒闲置起来。尤其是西门庆陆续娶入孟玉楼、潘金莲、李瓶儿后,老公就可贵入她房来,因此,常与吴月娘、孙雪娥相伴,与潘金莲等有隙。为人量小猥琐,不善合群,每西门庆众妻妾出资集会宴乐,她往往不能欢处。
  李娇儿与吴月娘的二哥吴二舅旧有首尾,又因吴月娘不管事务,家中出入银钱都在她手中,因此,西门庆方才猝死,她们趁众人忙于西门庆祭灵出殡之机,在吴二舅眼皮底下,暗暗将财物偷转给前来“帮忙”的她家妓院的优儿李铭,非止一两日。其实,早在西门庆猝死时,吴月娘“跌倒在床上”的时候,李娇儿赶月娘昏沉,房内无人,箱子开着,暗暗拿了五锭元宝,往她屋去了(第七十九回)。李娇儿趁机偷盗,结果被春梅看破举发,她反寻着由头与吴月娘大吵大闹,寻死觅活,月娘无奈,只得打发她归于妓院,财物尽与之。
  于是李娇儿便成为西门庆死后第一个盗财离散而去的妇人(第八十回)。今后,由应伯爵做牵头,改嫁大街上另一个西门庆式的富户张懋德,做了他二房娘子。
  孟玉楼
  孟玉楼是西门庆的第三房妾(原补卓丢儿)。她是布贩子杨宗锡之妻,杨死,身边无子女,守寡一年多,便由媒人薛嫂向西门庆说娶她回家,带来了“手里一分好钱”及两张南京拨步床、头面衣服、首饰绢绸之类,约有二十余担(第七回),惹得杨家舅子和姑娘为了争夺这份财物相吵了一大场。
  孟玉楼为人审慎,性格温和,心中恼谁喜谁都不显示出来。入西门庆宅后,她在众妇女间俱各温柔和睦,稍与潘金莲相善,两人常在一起嗑瓜子说闲话,但是后来西门庆独宠金莲,连她生日也不来她房中,便难免含妒,略发恨言:“心爱的扯落着你(西门庆)哩!把俺每这僻时的货儿,都打到揣字号听题去了,后十年挂在你那心里。”(第七十五回)不过,她在西门庆众妻妾中,尚属较为得宠者。
  西门庆死后,孟玉楼与吴月娘相守,寡居一年余,一日,清明时节,上坟祭奠,与知县儿子李拱璧(李衙内)相遇,四目传情,衙内便托陶妈妈来说媒,玉楼终嫁李衙内为继室。吴月娘以善相送,将她房中箱笼衣服首饰以及丫环等,尽教带去,一乘大轿吹打着起程。这也是西门庆众妾中结果最好者(第九十一回)。今后,陈经济因起初曾拾得她的一枚金簪,欲去威吓,拐带她,但被她设计拘住,痛打一顿。但因李通判受知府徐崶斥责,言玉楼“带了很多东西,应没官赃物”,回家杖打衙内,逼休孟玉楼。然拱璧伴侣两人离舍不得,讨情归李家原籍枣强县去了(第九十三回)。
  孙雪娥
  孙雪娥是西门庆第四房妾。她本来是西门庆元配陈氏的陪床丫头,因有姿色,二十来岁年龄,又善做五鲜原汤,西门庆便在娶潘金莲之前,与她戴了   髻,排行第四。然而,在西门庆众妾中,其品最卑。她劳作事多,享用、娱乐事少,单管带领家人媳妇厨中上灶,打发各房伙食。西门庆吃酒用饭,用汤用菜,均经她手整理。潘金莲入门后,与春梅两个很快与她结了仇,事情只不过是她开了春梅一句“想汉子”的玩笑。一日,西门庆宿于潘金莲房中,凌晨起来要吃荷花饼、银丝鲊汤,雪娥一时赶造不及,被春梅骂将起来,潘金莲便撺掇西门庆将她狠打一顿(第十一回)。
  今后,西门庆与宋惠莲有奸,她把两人的奸情透露给了来旺。来旺醉谤西门庆。然而她自己与来旺私会之事被丫环小玉撞见,西门庆将她一顿狠打,“拘了她的头面衣服,只教他伴着家人媳妇上灶,不许他见人。”(第二十五回)小说中写西门庆入她房中宿歇事很少,“有一年多没进他房中来”,后一次仅吃得酩酊烂醉了,偶尔撞进她房(第五十八回),雪娥景况才略有好转,因汉子在房里时少,所以她无银钱来历,妻妾姐妹们凑资玩耍饮酒,她多不去,月娘带众妾外出,她则每每守家。
  西门庆死后,金莲、春梅与陈经济的奸情袒露,雪娥便在吴月娘耳根前极力撺掇打发她们出门,并率丫环媳妇棒打陈经济,终于得报前仇(第八十五、八十六回)。但后来她携财跟来旺私奔,被拘捕,官卖周守备府,霎时间落到了庞春梅的手里,马上被掠去头面花翠衣裳,下厨为奴(第九十回)。今后,又因春梅要在守备府中安插陈经济,因恐雪娥知情举发,便把她卖到了临清酒家为娼(第九十四回)。守备府周秀的亲随张胜包下了她,但是等到张胜杀死陈经济,孙雪娥见张胜被杖杀,恐怕拿她,便自缢身亡(第九十九回),终年34岁。
上一篇:《赵氏孤儿》的历史真相
下一篇:《铡美案》戏剧舞台上的历史“冤案”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