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晏婴被炒鱿鱼谈起

  春秋时期齐国大夫晏婴把在他手下为官三年、谨慎小心的高寮炒了鱿鱼。开创了“老板炒鱿鱼”的先例。晏婴的家臣不解,晏婴却说:“我是个不中用的人,正如弯曲的木头,需要墨绳来取直,斧头来砍,刨子来刨,才能作成有用的器具,高寮在我身边三年来看见我的过错从来不说,这对我有何用?所以把他辞掉。”又如解放初期陈毅任上海市长期间,每遇到重大事情时就想昕听秘书的意见,结果秘书每次都是那句话:“首长决策英明,太好啦。”久之,陈毅意识到听不到不同意见的危险性,便将那位秘书调离了工作岗位。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而改过一方面要靠自醒、自励,也就是所谓“君子每日三省吾身”。而一重要方面就是要善于听取别人的不同意见,甚至是批评。从晏婴到共和国元帅陈毅,把听取逆耳之言作为自我监督的一个重要举措,并且主动寻找工作上的“反对者”就很值得推崇了。
  “目见百步之处,而不能自见其眦”,由于自己观察和认识能力的局限,人们有时对外界事物看得很清,而对自身存在的问题却茫然不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但别人却对自身的过错看得非常清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果同志、朋友之间相互把对方的过错指出来,开诚布公地批评和规劝,“当局者”就会对自己的过错有个清醒的认识,从而就能及时改正错误,减少失误,对工作和生活就会大有裨益。“忠言逆耳利于行”,反之一味地赞同、认可甚至逢迎谄媚,这样的“老好先生”就会将当局者“捧杀”。对朋友对同志都是一种危害,如此“朋友”岂不是成了“温柔杀手”?
  “道吾恶者是吾师,道吾好者是吾贼”,古往今来,大凡以民为重,以社稷为己任的良吏能臣,无不乐闻直言谏语、从善如流。视诤友为知己,用以修正自身。
  “武官战死,文官谏亡”,当然,敢于直言人过,犯颜进谏是需要一种勇气的,甚至要有不怕死的精神。现在进谏言虽说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因此“冒犯”领导和朋友的却大有人在,甚至还有遭贬、降级、被炒的情况。所以人们在说话上就变得越来越谨小慎微、唯唯诺诺,或者是“徐庶进曹营一言不赞”、或者是“刘姥姥进贾府净说过年话”。“只种花不种刺”的处世哲学还很有市场。针砭时弊的声音对我们来说又是多么重要和难能可贵。作为一名领导干部,不但要善于听取逆耳之言,还要有一颗豁达包容之心来对待持不同意见者,甚至是反对者。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讲真理,不讲面子”,如果人人都能敢言人过,帮人改过,“助人促已”、“闻过则喜”,那么我们这个社会就会不断地涌现出更多正直之人、纯粹之人,那些有违法纪、有悖文明的行为就会有效地收敛萎缩。
上一篇:事实狄仁杰非常小气
下一篇:仓皇北顾-元朝覆亡真相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