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价昂贵的一次偷情

  假如不是因为和嫂子偷情,沮渠牧犍不会落到“面缚请降”(《通鉴》)的难堪田地,北凉的死亡也不至于来的那么快。历史就是这样残忍,一个看似不经意的偶尔事件,却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产生一系列连锁效应,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历史过去了1500年,我们无法令光阴倒流,去探究沮渠牧犍的内心世界,也无从考证他是否将亡国的最终结局归结到那次偷情,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确实为此付出了最为繁重的代价。
  沮渠牧犍,生年不详,死于公元477年,五胡十六国时北凉国的末代君王。“临松卢水胡人”(《晋书》),卢水胡人是匈奴的一个分支部落,因居于卢水(今青海西宁)而得名。沮渠本是匈奴部族的一种官职称呼,分左沮渠、右沮渠,相当于汉制的宰相或太尉,沮渠牧犍的“先世为匈奴左沮渠,遂以官为氏焉”(《晋书》)。到了东汉时期,沮渠部族迁居卢水(今青海西宁),之后向南向北均有发展,渐成西域一支强盛部族。
  沮渠牧犍门第也算显赫,世代为部落酋长,属于部族中的贵族,因而得以在后凉为官。伯父沮渠蒙逊是后凉的宿卫,蒙逊的伯父沮渠罗仇在追随后凉帝吕光征河南失利后被杀,“宗姻诸部会葬者万余人”(《晋书》),蒙逊于是与堂兄沮渠男成起兵叛逆后凉,并拥立建康太守段业为凉州牧(不久改称凉王),是为北凉。但段业只是傀儡,大权由沮渠蒙逊掌控。4年后蒙逊杀段业自立,随后打败南凉攻灭西凉,统一了凉州全境,成为那时西部最为强盛的割据政权。公元433年,沮渠蒙逊病死,因其子尚幼,侄子沮渠牧犍即位。
  北魏灭北凉,北方疆土尽属拓跋氏,标记着五胡十六国的彻底终结。北凉,在五胡十六国中,只是偏安西陲的小柄,并不起眼,然而由于它非凡的地理位置,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凉州的范围大抵是今天的甘肃省,还囊括内蒙和青海一部分,也就是《史记》上常说的“河西陇右”之地,是华夏与西域诸国的交通要冲,“河西走廊”的必经之地。为了防御匈奴,汉武帝开拓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后设凉州刺史,凉州因“地处西方,常寒凉也”而得名。五胡乱华时,这里先后创立了前凉、后凉、南凉、西凉、北凉五个割据政权,占到了16国的三分之一。
  沮渠牧犍死时,已是北凉被北魏灭国的38年后,之所以那时没有被杀,皆因他与北魏那时的太武帝拓跋焘互为妹夫:沮渠牧犍的妹妹兴平公主嫁给了拓跋焘,拓跋焘的妹妹武威公主嫁给了牧犍。牧犍即位之初,北魏已是北方强国,风头正健,先灭掉慕容氏的后燕,迫其分为南北两部,又攻灭赫连氏的大夏国,根本统一北方。北凉虽占据要塞,又据山险,但终究不能和北魏抗衡,于是沮渠牧犍采取和亲政策,以作缓和,并接受北魏封号。
  但是事情坏就坏在,沮渠牧犍是个闲不住的主儿,他看上了嫂子李氏,并和李氏偷情,“通于其嫂李氏”(《通鉴》)。李氏既得宠幸,便看武威公主不顺眼了,于是和牧犍的姐姐一起给武威公主下毒,拓跋焘听闻,“遣解毒医乘传救之”(《通鉴》),公主才得以幸免(预计李氏下的也是慢性毒药,要不再怎么马不停蹄也来不及救啊)。这下可把拓跋焘惹怒了,非要牧犍把李氏押解到魏惩罚,牧犍哪舍得啊,就悄悄把李氏安顿到酒泉,并且待遇不变,好吃好喝的随便招呼。拓跋焘盛怒之下,于公元439年大肆进攻北凉,围攻姑臧(北凉京城,今甘肃武威),北凉军闻风披靡,牧犍最后不得不“帅其文武五千人面缚请降”(《通鉴》),北凉死亡。
  沮渠牧犍和嫂子私通,咱们暂且不以道德标准论之,单从政治上思量,也是犯了大忌的,这无疑是对北魏帝王的一种大不敬。既是这样,沮渠牧犍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在我看来,有以下几个原由:首先说,沮渠牧犍虽然娶了北魏的公主,但这不过是一种政治上的攀亲,是权宜之计,双方并无情感可言;另一方面,身边多了这么个公主,无异于安插了个魏国的线人,牧犍不喜欢也在情理之中;最重要的一点,沮渠牧犍和魏帝的职位过失等。武威公主嫁过来,拓跋焘让牧犍安排她做王后,牧犍的原配李氏为此迁居酒泉,不久死掉。而牧犍的妹妹嫁给拓跋焘,只给了个右昭仪的名分,双方职位贵贱自分,北凉在北魏眼里,不过是从属国,牧犍在拓跋焘眼里也只是一种君臣关系,职位如此过失等,牧犍心里肯定不是滋味;另有一点,就是牧犍低估了北魏的实力,北魏攻打北方的蠕蠕(亦即柔然)失利,这让牧犍以为北魏也不过如此,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厉害,纵然来犯,也可请与北魏对敌的柔然帮忙。可没想到的是,北魏雄师势不可挡,不仅北凉无法招架,就连柔然派出的救兵也被北魏杀的大败。
  应该说,北凉的死亡是迟早的事,是局势所趋。但可以肯定的是,假如不是因为牧犍偷情,不是因为偷情而激发出毒杀事件,北魏绝不会这么早对北凉下手,沮渠牧犍的河西王也会多当些日子。《通鉴》中纪录了这么一个事:有个老头给牧犍写过一封信,说“凉王三十年若七年”,意思是说,凉王在位30年,也大概是7年。这大概是后人的演绎,不过话又说回来,假如不是中间插了偷情这么一档子事,沮渠牧犍稳稳当当的当上30年河西王也未可知。因为:一则那时北魏全国未定,不会过早对臣服自己的从属国下手;二则因为双方的姻亲关系,北魏会留情面的。事实上,北魏仍是很在乎这门婚事的,就在牧犍反绑着自己出城投降后,拓跋焘并没马上杀了他,而是“释其缚而礼之”,还拿他当妹夫看,仍封他为征西上将军、河西王(不过这个河西王就大打折扣了)。牧犍母亲死了,拓跋焘“葬以太妃礼”,可见拓跋焘仍是很讲仁义的。直到北凉死亡38年后,沮渠牧犍才因“谋反伏法”(《北史》),不然一定会安享晚年,平度余生的。
上一篇:仓皇北顾-元朝覆亡真相
下一篇:众人皆醉我独醒-屈原自沉汨罗江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