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时期北凉乱伦成风

  摘自《落架的凤凰》
  作者:杨府
  拓跋焘虽然派武威公主到北凉去做卧底,但也未尝不想让他痛爱的妹子武威公主过上几年风光的皇后日子。却不料武威公主一入北凉就陷入了情感纠葛的漩涡之中,险些遭到灭顶之灾。
  沮渠牧犍不久就和自己妖艳的寡嫂李氏打得火热,这李氏天生妖娆,精于房中术,勾得牧犍灵魂出窍,不能矜持。两人成日在一起翻云覆雨,大乱人伦。这还不算,他的几个兄弟沮渠无讳、沮渠安周等也纷纷效仿,三个人轮番上阵,都和她相好。沮渠牧犍也不介怀,甚至兄弟三人,公然和李氏作连床之戏。沮渠牧犍如此荒诞,自然冷落了武威公主。
  武威公主发觉后,伤心万分,把沮渠牧健骂了个狗血喷头。武威公主还不解气,一定要叫沮渠牧犍杀了李氏方肯罢休,但效果却适得其反,不仅使沮渠牧犍产生了逆反心理,与李氏打得愈加火热不说,相反,李氏也绝非善类,知道后恨得咬牙切齿。她因有沮渠牧犍兄弟撑腰,愈益跋扈,基本不把武威公主放在眼里,团结宗室势力挤对她。
  武威公主把李氏看作眼中钉,李氏也把武威公看成肉中刺,都欲拔之尔后快,就看谁出手快了。李氏人脉交锋威公主要好,在宫中又广结纳,根基深厚。为了能持久和沮渠牧犍鬼混,她与沮渠牧犍的姐姐图谋,买通奉养武威公主的小爆女,在武威公主的饮食中投下杀人的毒药。诡计毒死她,好今后清平静静地过剩下的快活日子,真是人有色胆比天大。
  假如按正常的药量,武威公主必死无疑。可那些日子武威公主为斗不过李氏而焦心急躁,时刻渴望着北魏的使臣到来,好让婆家人来为她出气。因此,食欲不振,每次都是草草地撩拨几口,搪塞宫女。就这也很够呛,毕竟药性奇毒,虽无人命之忧,但中毒的症状清楚。呕吐不止,表情蜡黄,口吐白沫,高热不退,始终酣睡不醒,双颊出现病态的酽红。御医们急得团团转,沮渠牧犍虽然跟武威公主的情感淡薄,但也急得抓耳挠腮。他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公主的安危牵系着国家的运气。他迭声问太医:“可另有救?”太医面色颓然,跪地磕头:“请国主恕臣医术浮浅,臣只能救下她的命,因为王后中毒很深,恐怕今后要落下残疾。”
  “一定要给我治好!”沮渠牧犍唯恐公主死去,这不是他对她有几许伴侣之情,他担心的是自己,因为他不得不思量公主背后强盛的北魏王朝。
  刚巧北魏的使臣李盖到来,得知公主中毒的病因,急发800里加急情报。
  武威公主被毒的消息传到平城(今山西大同)后,拓跋焘雷霆大怒,心急如焚。急忙派出最好的解毒大夫,乘坐御用“传车”,奔驰救治;险些与此同时,又勒令沮渠牧犍期限交出李氏。但这一次沮渠牧犍没有像以前一样很是恭敬的看待北魏的下令,反而令外交部召开新闻公布会,指责北魏的霸权主义行径。说沮渠牧犍有气节也行,耍赖也可,总之,他对拓跋焘的下令口气很是反感,虽然惴惴,但强调这是国家的尊严。你拓跋焘是帝王,我沮渠牧犍也是帝王,国家无论巨细强弱,一律同等;何况两国仍是郎舅关系,更不应该用这样的通牒形式。但最主要的原由,恐怕是沮渠牧健实在舍不得艳嫂,所以始终不愿交出。这不是我的无妄之言,从他送给李氏好多财物,厚资扶养,并把她迁居到酒泉隐匿起来就可见端倪了。
  武威公主终于在重兵护送下回到平城,虽捡回一命,但已形同废人。人变得恍惚起来,半天不发一语。太后大哭,说嫁时还好好的一个人,二年时间,就只剩下了半个人了。别人都是由丑小鸭变成天鹅,武威公主却由一个鲜活的天鹅变成了一个傻小鸭,也或许只能算半个人吧!说得拓跋焘顿起灭凉之心。
  也合该北凉有事,当时候,拓跋焘英雄顾盼,气魄正雄。太武帝路过几年暴风扫落叶的气力,终于征服了东边的北燕,新降之地形势渐稳,高句丽也被赶到渤海以东去了,并且对剽悍的柔然始终保持战略优势。北魏又革新六镇,在边境增强六镇防御,招募精兵驻防,可谓是国势富强、兵锋正盛。宽大的北方只剩下了最后一块绊脚石——处于卧榻之侧的北凉国了。拓跋焘犹豫满志,灭凉是既定的国家战略的一环,只是时间迟早罢了。因此,没有借口还要寻找借口呐。沮渠牧犍却自己找菜,色迷心窍,真是正要睡觉,送来一个枕头。这下拓跋焘师出有名了,灭亡的披风从天而降。
上一篇:南冠北系-南唐覆亡真相
下一篇:南逃无路-南宋覆亡真相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