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导航网-手机版

网站首页 > 佛教故事 > 佛经故事 >

精进永不停息

  鬼逼禅师,本来是个专门赶经忏的和尚,每每忙到三更半夜,才踩着月光归去。
  
  某一晚,他刚赶完一堂经忏,回程中路过一户人家,院子里的狗不断地向他咆哮着,他听到屋子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快出去看看,是不是贼?”接着听到屋子里的男人说:“就是那个赶经忏鬼嘛!”他听了羞赧地想着:“怎么给我起这么一个不好听的名字呢?我为亡者念经祈福,他们却把我叫做鬼!”这时候,正巧下雨了,他便跑到桥下避雨,顺道也打打坐,养养神,就盘双腿而坐。
  
  这时来了两个真正的鬼,一个鬼说:“这里怎会有一座金塔?”另一个鬼说:“金塔内有舍利,我们快顶礼膜拜,以求超生善道!”于是两个鬼便不停地拜他。
  
  这个出家人坐了一会儿,觉得腿痛,于是放下一条腿来,改成单盘。一个鬼就说:“怎么金塔忽然变成银塔呢?”另一个鬼说:“不管是金塔、银塔,皆有舍利在内,礼拜功德一样不可思议!”于是继续膜拜。
  
  过了一段时间,这位和尚感到腿痛难忍,于是把另一条腿也放下来,随便散盘而坐。这时两个鬼齐声大叫:“怎么银塔变成土堆了?竞敢戏弄我们,真是可恶!”
  
  和尚听到两个鬼生气了,立刻又把双腿收起来,双盘而坐。两个鬼又叫:“土堆又变成了金塔,一定是佛在考验我们的诚心,赶紧继续叩头啊!”
  
  这时雨停了,这位和尚自忖:我结双盘,就是金塔;结单盘,就是银塔;随便散盘坐,就变成了泥巴,这结跏趺禅坐修行的功德真是不可思议!
  
  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赶经忏了,只管专心、精进修行,不久便智慧大开,获得神通,自号“鬼逼”,因为是鬼逼而成就自己的修行。
  
  精进是佛门弟子一生的功课,学习是人终生的事情,它也正如逆水行舟一样,不进则退。有大学问的人,贵在勤勉和持之以恒的努力,在一点成就面前就沾沾自喜、满足于现状,再聪明的人也会有江郎才尽的那一天。
  
  宋代的翰林学士宋濂也是一个勤学不倦、不知老之将至的人。宋濂,字景濂,潜溪(今浙江金华)人。生于公元1310年,卒于公元1381年。宋濂很有学问,散文写得很生动。明太宗起用他做翰林学士,当时朝廷上的重要文章都是他写的。他编修过《元史》,着有《宋学士集》七十五卷,在当时被人们誉为“开国文臣之首”。不知道底细的人,一定认为他大概有很好的学习条件,其实不然。他自己曾说:“我从小就特别爱学习、好钻研。那时候家里穷,没钱买书,我只好到有书的人家里去借;借来以后,就抓紧时间抄写,以便按预约时间归还。
  
  “有时天气特别冷,砚里的墨汁都冻成了冰,手也冻得弯不过来,但我还是赶着抄写,不敢有半点怠惰。抄写完了,总是赶快把书送还,绝对不敢稍稍超过还书的时间。
  
  “因为我守信用,所以好多人家都肯把书借给我看,我也因此能够遍览群书了。
  
  “到了成年,我就更加羡慕学者们的成就和品德,想学到更多的东西,但苦于没有好的老师指导,也没有知名的朋友互相切磋,只好赶到百里之外,找有名望的老师请教……
  
  “我向百里外的老师去求教的时候,自己要背上书籍和行李,爬过高山,越过深谷。那时天气极为寒冷,刮着大风,飘着大雪,脚下的积雪有好几尺深,脚上冻裂了口也不知道疼痛。等赶到老师的家里,冻得四肢僵直,都动弹不了了。老师家里的人给端来热水烫洗,又给我身上披上被子,好长时间才算暖和过来。
  
  “住不起学校,我便和一个穷兄弟一起吃住,一天吃两顿饭,谈不上有什么鱼肉。和我一起学习的人,都穿着绣花的绫罗绸缎,戴着镶嵌明珠、珍宝的帽子,腰里系着白玉环,左边佩着宝刀,打扮得光彩照人,神仙似的,而我却穿着旧衣破袍,夹杂在这些阔学生中间。但自己从来没羡慕过这些人,因为我自己得到了知识的极大乐趣,什么吃得不如人呀,穿得不如人呀,这些便根本不去理会了……”
  
  在人的一生中,都有接受教育的可能性。而且到了壮年以后,在很多方面的学习甚至比年轻时更有利,因为此时积累了更多的经验,具有不同于青年人的判断力,深知光阴的宝贵,更善于利用一切机会来学习。
  
  更进一步说,人的一生都是受教育的时间,我们提倡终生教育和终生学习。有许多人在学校时,由于不努力而没能学到什么知识。但是到了中年以后,他为了要补救知识上的缺憾,便开始努力用功,最终也能取得惊人的成就。
相关文章推荐:
  • 美国“三权分立”例子:永不鼓掌不起立的
  • 杰里・桑德斯:永不放弃、永不投降的硅谷
  • 永不言败
  • 上一篇:心性专一有始有终
  • 下一篇:积极进取创造卓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