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导航网-手机版

网站首页 > 好书推荐 >

酸甜苦辣自由放歌——《诗经》(3)

  在《诗经》里突出表现统治阶级爱国思想的诗篇要数《鄘风。载驰》。

  作者许穆夫人,是一位有胆有识的爱国诗人,也是世界历史上最早的女诗人。

  她本是卫国女公子,出嫁给许穆公。当卫国由于狄人的入侵面临覆灭时,她为了拯救卫国,不顾礼法的限制和自身的安危,返归卫国,联齐抗狄,在齐桓公的支持下,终于达到恢复卫国的目的。全诗五章,表达了许穆夫人强烈的爱国精神,其中第二章更是表达她不顾礼法的限制、坚决返卫的决心。

  既不我嘉,大家虽然不赞成,不能旋反。我可不能就回头。

  视尔不臧,比起你们没良策,我思不远。我的计划近可求。

  既不我嘉,大家虽然不赞成,不能旋济。决不渡河再回头。

  视尔不臧,比起你们没良策,我思不閟. 我计可行效可收。

  这种行动的思想基础,就是对卫国的热爱。再看《王风。黍离》。一般认为作者是周大夫,当他行经周王朝的故都镐京时,看到宗庙宫室都夷为废墟,长满了禾黍,精神上的失落与种种感叹立刻在这位士大夫胸中引起了不安和激情。这种失落正是爱故国思想的曲折表现,诗共三章。

  彼黍离离,看那小米满田畴,彼稷之苗。高粱抽苗绿油油。

  行迈靡靡,远行在即难迈步,中心摇摇。无尽愁思闷心头。

  知我者谓我心忧,知心人说我心烦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局外人当我啥要求。

  悠悠苍天,高高在上的老天爷,此何人哉?是谁害我离家走?

  彼黍离离,看那小米满田畴,彼稷之穗。高粱穗儿垂下头。

  行迈靡靡,远行在即难迈步,中心如醉。心中难受像醉酒。

  知我者谓我心忧,知心人说我心烦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局外人当我啥要求。

  悠悠苍天,高高在上的老天爷,此何人哉?是谁害我离家走?

  彼黍离离,看那小米满田畴,彼稷之实。高粱结实不胜收。

  行迈靡靡,远行在即难迈步,中心如噎。心如噎住真难受。

  知我者谓我心忧,知心人说我心烦忧,不知我者请我何求。局外人当我啥要求。

  悠悠苍天,高高在上的老天爷,此何人哉?是谁害我离家走?

  这首诗的基调是悲凉伤感的,笔法是委婉的。但是独具慧眼的读者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位周大夫在此地徘徊不忍离去,他在这里所看到的与其说是一片青葱的黍子,不如说是湮灭的古都的废墟和它衰落的历史。透过表面的东西,一个人走过一片黍地这种外在现象,深入到诗的中心,是周大夫面对遗迹而产生的对往事的忧思。我们能理解他这种忧愁愤怨的情怀。诗三章,分别写谷物从苗到穗再到实三个阶段。谷物依照自然规律变化成长。那个彷徨者心理的变化归结成两个字,就是“痛苦”。摇荡不安、忧郁似醉、压抑如噎,这是一种没有结果的无边的痛苦,从摇到醉再到噎的三种状态是对一种感情的反复申诉。在这变与不变之中,我们感到这种情绪之沉重,决非是从个人的留恋与贪求出发,而是有更深、更远的东西,那就是愤怨周王朝的衰落。

  这种隐晦曲折的表达方式,却造成了内容理解上的分歧。郭沫若曾在《中国古代社会研究》里说:“这是有名的故宫禾黍之悲,事实上怕就是悲自己(旧家贵族)的破产。”从以上分析看这种说法是片面的。《鲁诗》《韩诗》也都有不同说法,但都已被前人否定,或称之为无客观依据,或说之不切诗义,都不足为据。这种借眼前景抒心中事的手法,已经成为中国古代诗歌常用的表现手法,文人骚客对世事兴衰之叹,也一直延续着。刘锡的《金陵五题》中的《石头城》云“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写旧城四周的青山依然,而世事已变迁,写月的探望,写潮热情拍打这破碎的古城,抒发了六朝兴衰之叹,情感深沉含蓄。杜甫的《春望》更是如此,“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本为繁华的地方,如今长满了茂盛的春草,“草木深”是说无人,“山河在”是说国已破。这些著名诗人都有深厚的文化素养,对中国诗歌这条长江大河的“源头”——305 篇的《诗经》——早已化为自己的内在,并自如习惯地运用于自己的创作系统之内。这不仅是形式的简单接受,更是中华民族爱故国、爱故土精神的延续和发展。

相关文章推荐:
  • 要自由
  • 蔡元培:思想自由 兼容并包
  • 范雎:从厕所里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 曼德拉:追求平等与自由的“一号囚犯”
  • 李先念的故事:“民告官”获婚姻自由
  • 关于自由的名言
  • 上一篇:亮煌煌开创新纪元——《新民主主义论》
  • 下一篇:九曲回肠泪洒丰碑——《楚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