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伯拉罕·林肯(4)


  历史声誉
  在1940年代以来学界对美国总统的排名中,林肯稳居前三位,时常位列第一。2004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历史和政治学界的学者将林肯排在第一位,而法律界学者则将他排在华盛顿之后,位列第二。在自1948年以来的大部分总统排名投票中,林肯都被排在第一位:1948年施莱辛格、1962年施莱辛格、1982年穆雷布莱辛、1982年芝加哥论坛报、1996年施莱辛格、1996年CSPAN、1996年莱丁斯-迈克伊弗、2008年时代周刊、2009年CSPAN。多数时候,前三名为林肯、华盛顿和富兰克林·D·罗斯福占据,虽然林肯与华盛顿或是华盛顿与罗斯福的位置时常对调。
  林肯的遇刺使他成为了国家的殉道者,并赋予他近乎神话一般的认可。对于废奴主义者来说,林肯是人类自由的扞卫者。共和党人将林肯的名字与自己的政党联系在一起。许多美国人,虽然并非全部南方人,认为林肯是一个有杰出才能的人。
  施瓦茨提出林肯的声望在19世纪末提升缓慢,直至进步时代(1900至1920年代),他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受尊崇的英雄人物之一,甚至南方白人也同意这一点。这一风潮在1922年林肯纪念堂在华盛顿开放达到顶峰。在罗斯福新政时代,自由派对林肯作为自力更生者或战时总统的崇敬有限,但认为他是平凡人的代表,必然会支持福利国家的构想。在冷战时期,林肯的形象成为自由的象征,为那些在共产主义政权之下受到压迫的人带来希望。
  到1970年代,林肯成为美国政治保守派的英雄人物,原因是他支持民族主义、支持商业、坚持阻止人类奴役的扩张、基于自由和传统的洛克和伯克式的原则,以及他对国父所立原则的坚持。作为辉格党活动家,林肯是商业利益的代言人,支持高关税、银行业、内部提升和铁路建设,反对杰克逊民主。威廉·C·哈里斯认为林“对国父、宪法、宪法下法律、共和制和其体系的尊崇加强他的保守主义立场。”詹姆斯·G·兰道尔强调他的容忍,尤其是他的温和主张,“对有序进步的偏向、对危险躁动的不信任,以及对难以消化的改革方案的不情愿”。兰道尔总结道:“在他完全回避所谓的‘激进主义’(即对南方欺压、对奴隶主的愤恨、对复仇的渴望、党派阴谋和希望南方体制在一夜之间为外人所改变)这方面,他是保守主义的。”
  到1960年代末,自由派诸如史学家勒容·本内特则有不同的看法,尤其是在林肯对待种族问题的方面。本内特由于在1968年称林肯为白人至上主义论者而受到广泛关注。他注意到林肯使用种族蔑称,说嘲讽黑人的笑话,强调自己反对社会平等,并建议将解放奴隶送到外国。林肯的支持者,例如作家德克和卡辛则说林肯要比与他同一时代的大多数政客好得多,并且他是一个“道德远见者”,巧妙地推动废奴主义事业,在政治上做到最快。而他对反对平等的强调则将问题的重心从“解放者林肯”转移到黑人身上,由此显得黑人是自己挣脱奴隶制的枷锁,或者至少这能够在解放奴隶方面对政府施压。史学家巴里·施瓦茨在2009年写道林肯的形象在20世纪末受到“侵蚀、褪色和温和的嘲讽”。而唐纳德则在他1996年的传记中写到林肯的性格是“消极能力说”的代表,这一说法为诗人约翰·济慈所定义,用于描述那些“在不确定和怀疑中能保持安心,并不被迫向事实或理性前进”的杰出领袖们。
  林肯经常为好莱坞所描绘,形象几乎一直都是十分积极及正面的。
  纪念地
  林肯的头像出现在两种面值的美国货币上——1美分硬币和5美元纸币。他的相貌还出现在许多邮票上,并为许多城镇和县的名字所纪念,例如内布拉斯加州的首府。
  最为著名且访问量最大的纪念地是华盛顿特区的林肯纪念堂;拉什莫尔山上的林肯像;华盛顿的福特剧院和彼得森住所以及伊利诺伊州斯普林菲尔德的亚伯拉罕·林肯总统图书馆和博物馆,以及附近的宅邸及陵墓。
  社会学家巴里·施瓦茨研究美国的文化记忆,提出在1930年代和1940年代,对林肯的记忆是十分神圣而实用的,它为国家提供“一个道德标志,鼓励和引导美国人的生活”。富兰克林·D·罗斯福在备战期间引用林肯的话语,来表明德国和日本带来的威胁。美国人问道:“林肯会怎么做?”然而他还发现在二战之后林肯的象征性力量减弱了,而这“褪色的英雄恰好是人们对国家的伟大失去信心的象征”。他认为后现代主义和文化多元主义在一定程度上稀释“伟大”这一概念。
上一篇:战争之神拿破仑的战斗力从何而来
下一篇:卡尔·马克思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