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伯特・爱因斯坦(2)


  反战斗士
  随着对社会和战争的认识,爱因斯坦从本能地对军国主义的厌恶到绝对反战再到相对的反战经历了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正是广义相对论研究的关键时期。
  爱因斯坦到柏林半年后战争爆发。柏林街头到处是被军国主义宣传鼓动起来的人们,他们就像一座火山一样在柏林爆发了。在狂热的民族沙文主义的鼓动下,连素来不问政治的清高的教授们也卷入了战争。学术界93个显要人物起草了《告文明世界书》,表示支持国家的战争政策。普朗克也签了字。许多科学家都自觉地为战争卖力:能斯特教授当上了国防部顾问;哈柏教授实现了人工合成氨,解决了火药生产的大问题,接着又开始了糜烂性气体和窒息性气体的研究。
  而爱因斯坦永远是“世界公民”,在原来的朋友中反战的实在太少!他像瘟神一样避开普鲁士科学院和威廉皇家学会数不清的研究炮弹、潜艇和飞机的委员会,把自己锁在工作室里,夜以继日地紧张地进行着研究。在给朋友的信中,充满了他对民族堕落的厌恶和对战争的愤怒:“在我看来,战争是多么卑鄙和丑恶的现象!我宁愿被千刀万剐,也不愿意参加这种可耻的勾当!”
  面对侵略战争对人民的蹂躏,爱因斯坦觉得沉默是有罪的,在这样的时刻应该站出来大声疾呼,唤醒受了蒙蔽的人民。“善良的欧洲人民。团结起来!”他与另3位不大有名的人针对93人宣言发表了《告欧洲人民书》,并拒绝在93人宣言上签名。这时,他发现罗曼•罗兰也发出类似的疾呼,他终于找到了以罗曼•罗兰为代表的志同道合者,以及聚在罗兰周围的反战学者和作家。爱因斯坦参加了反战组织“新祖国同盟”,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反抗沙文主义暴行的国际友好团体的一名战士。1915年秋,爱因斯坦到瑞士斐维拜访了罗曼•罗兰,了解到了所有交战国都有反战争团体。 但在当时,他们的声音与莱茵河西岸民族自大狂的喧嚣声比起来太微弱了。
  在社会大多数人都被卷入战争狂潮的时候,爱因斯坦表现出来了惊人冷静、深刻的理性和大无畏的反“潮流”精神,以自己的行为再次证明,大思想家从来都是人类的大脑与灵魂,是社会的良心。他们的言行是指引人类绕过暗礁、驶向幸福彼岸的航灯。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了,但沙文主义并没有死亡。他们挑起的排犹活动日甚一日,法西斯主义迅速发展,新的战争危险正在加巨。
  战后英国科学家的天文观察证实了广义相对论的结果后,爱因斯坦赢得了巨大的声誉和普通的崇敬,而他也利用自己在科学界和世界各国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威望,为反对种族迫害、反对战争奔走呼号。这一切引起了反动势力的恐慌,他们形成了一股暗流向爱因斯坦袭来:鼓动一些狂热分子举行反对相对论的演讲会、冲击爱因斯坦的课堂,还出版了一本《反爱因斯坦百人文集》,甚至把他的名字列入了暗杀名单,还有人在报纸上公然狂吠要谋害爱因斯坦。这些引起了德国科学界许多正直的、有良心的学者们的愤怒和抨击。
  爱因斯坦也意识到自己处境非常危险,他已成了民族主义分子的眼中钉。但他还是参加了一系列的活动,如“国际知识分子合作委员会”,并在其中活动、任职了八年。当卢瑟福根据由狭义相对论提出的质能关系实现了击破氮原子核时(1919年6 月9日),他忧心忡忡,因为他感到“人类还没有成熟到可以享受原子能的程度。”他还访问了德国的“世袭对手”法国,这无任在邀请者还是访问者都需要莫大的勇气。他还访问了美国和远东。
  1933年1月纳粹党攫取德国政权后,爱因斯坦是科学界首要的迫害对象,幸而当时他在美国讲学,未遭毒手。德国政府查封了爱因斯坦在柏林的住宅,焚毁了他的著作。3月他回欧洲后避居比利时,9月9日发现有准备行刺他的盖世太保跟踪,星夜渡海到英国。10月转到美国担任新建的普林斯顿高级研究院的教授(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与普林斯顿大学不是同一机构),直至1945年退休。1940年他取得美国国籍。
  普林斯顿
  爱因斯坦离开欧洲后一直住在普林斯顿,这是他生活中的最后20年,也是他一生中很艰难的一段岁月。应该说这种艰难不是来自于物质层面,实际上,他在普林斯顿的工作条件和待遇非常好,他的年薪是在他自己一再要求降低的情况下开出的:16000美元,而他却说“一年3000美元大概够了”。而研究院为了保证爱因斯坦能够集中精力搞研究,对他的住所实行了严格的保密制度。当时连总统邀请爱因斯坦做客也要征得所长同意。
  他的艰难来自思想和感情层面。
  首先,是他的亲人和朋友的去世带给他的悲痛和忧伤。到普林斯顿的第二年5月,他的女儿在欧洲去逝了,这对埃丽莎的打击太大了,她一下子老了许多。1936年,埃丽莎去了,这使爱因斯坦陷入了孤独和忧伤,他只有像发疯了似的拼命工作。早在三十年代初,长子汉斯就去世了,次子爱德华也被精神病困扰,他的身边只有小女儿玛尔戈和秘书杜卡斯了。朗之万的去世和眼睁睁地看着妹妹的去世更是让他感到无尽的悲伤。
  其次是统一场论问题的困扰。爱因斯坦的后半生一直从事寻找统一场论的工作。对于爱因斯坦来说,统一场论的意义太重大了。在他心目中的统一场论将系统地表述普遍具有的规律,是一种包罗万象的全面概括,将弥补存在于宏观世界和微观世界、无限大和无限小之间的裂缝。宇宙的复杂总体从此将以一种同一的运动得到解决。它由最少数的概念和基本的关系所组成,从它那里可用逻辑的方法推导出各个分科的一切概念和一切关系。对统一场论的研究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希望与失望不断交织的韧的战斗。建立统一场论在科学本身和思想上的巨大意义以及其任务之艰巨以至久久难以突破,给爱因斯坦带来了不少痛苦,而物理学界追随他的人也越来越少,他尖锐地感觉到自己的事业缺乏理解和同情。虽然在研究过程中产生了一些阶段性的结果,比如提出了有限无界宇宙模型,但直到自己生命终点在统一场论研究方面未能获得自己满意的结果,但也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目标。
  现在,寻找比统一场论包含内容更广泛、能够统一解释各种基本相互作用的理论,是理论物理学研究的中心问题之一。
  第三个方面是对战争的态度,他一如继往地反对战争。并且积极地参加了许多的活动。1939年他获悉铀核裂变及其链式反应的发现,在匈牙利物理学家利奥•西拉德推动下,上书罗斯福总统,建议研制原子弹,以防德国占先。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夕,美国在日本广岛和长崎两个城市上空投掷原子弹,爱因斯坦对此强烈不满。战后,为开展反对核战争的和平运动和反对美国国内法西斯,进行了不懈的斗争。
上一篇:喜剧大师卓别林
下一篇:腓力二世前的早期马其顿史

赞助我们!

赞助我们!